神助明军 安南“特种兵”竟这样被打败(组图)

2018-06-09 10:00 作者: 李清源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军正式出师,旌旗蔽空,鼓角齐鸣,明军威武雄壮,军容之盛为开国以来所未有。
大军正式出师,旌旗蔽空,鼓角齐鸣,明军威武雄壮,军容之盛为开国以来所未有。

安南(即今越南)古称交趾,自汉至唐,一直是中原皇朝属地,五代以后,方独立成国。元末,安南趁乱发兵攻入思明路永平寨,侵占丘温、庆远等五县。明太祖洪武年间,朱元璋曾令安南国王陈日昆退回元朝界定的边境,但安南外戚黎季犛篡权胁迫国王,称兵拒命。朱元璋因天下初定,不愿再起干戈,于是未再深究。

胡氏篡权 骗取册封

自大明立国,安南内乱不断,大权逐渐被黎季犛控制。公元1400年,他索性灭陈朝自立为帝,改国号为大虞,并自己改名为胡一元,不久让位给次子胡汉苍,以太上皇的身份仍掌朝政。

胡一元自称帝舜后裔,遣使奉表到大明帝国报备,谎称陈氏宗族无后,胡汉苍是陈明宗外孙,因此暂时登基理政,当时明朝正值“靖难之役”,建文帝根本顾不上管这事。明成祖朱棣登基后,派官员到安南通告。公元1403年,胡汉苍遣使到南京朝贺,同时请封。于是,朱棣命行人杨渤等前往安南,调查胡汉苍奏章真伪,杨渤等人被胡氏重贿收买,交给明成祖一份假报告,朱棣因此册封胡汉苍为安南国王。

然而,真相总会浮出水面的。1404年8月,有位裴伯耆先生突然来到南京,他是安南陈朝旧臣,这位裴先生描述的安南,与杨渤等人的报告完全不同,裴伯耆称胡一元篡位自立,他的父母家人同时遇害,他当时领兵在外,闻信逃入深山,后乔装辗转来到大明帝国陈情。裴伯耆在殿上向朱棣哭诉:“臣不才,窃效申包胥之忠,敢以死请,伏望陛下哀矜。”此事虽令朱棣起疑,但终究也是一面之词,因此朱棣只是安顿了裴伯耆的生活,没有轻动刀兵。

此事刚过了十几天,老挝宣慰使刀线歹又给永乐大帝送来一个人证——前安南国王陈日亘之孙陈天平。原来陈天平当初逃过一劫,还曾一度兴兵复仇,但不幸失败。陈天平转投老挝,可老挝无力帮他复国,就把陈天平送到大明帝国求助。

陈天平在大殿上泪流满面:“贼臣侵思明府,夺其土地,究其本心,实欲抗衡上国,暴征横敛,酷法淫刑,百姓愁怨,如蹈水火,陛下德配天地,亿育四海,一物失所,心有未安,伐罪吊民,兴灭继绝,此远夷之望,微臣之大愿也。”这一番话,声情并茂,大明君臣无不动容,但一时难辨陈天平的身份真伪,于是永乐大帝赐给陈天平一处府地,让他暂住下来。

陈天平在大殿上泪流满面,大明君臣无不动容,但一时难辨陈天平的身份真伪,于是永乐大帝赐给陈天平一处府地,让他暂住下来。
陈天平在大殿上泪流满面,大明君臣无不动容,但一时难辨陈天平的身份真伪,于是永乐大帝赐给陈天平一处府地,让他暂住下来。

陈氏归国 明军遇伏

这年底,安南胡汉苍遣使来朝,朱棣让陈天平参与朝见,安南使臣见到陈天平后,都惊呆了,其中有的对陈行君臣之礼,朱棣因此确认了陈天平的身份。1405年初,朱棣派监察御史李琦等人前往安南,命胡汉苍自供罪行,当年6月,安南使臣随李琦等返回京城,表示归还侵占中原的领地,并“迎归天平、以君事之”,对胡汉苍这种态度,朱棣起初有疑惑,认为“虑尔习于变诈,或未尽诚”,但又觉得当时应以“布思信怀远人为务”,恰好胡汉苍又派人奉表再次表达“恭顺”之意,让朱棣最终打消了疑虑。

1406年初,朱棣命使臣聂聪陪同,并命广西总兵、征南将军韩观派左副将军黄中、右副将军吕毅、大理寺卿薛品等人率官兵五千人护送陈天平回国。临行前,朱棣赐陈天平绮罗纱衣各二袭、钞一万贯,告诫他要宽仁待下,悉心防患,并封胡汉苍为顺化郡公,以示安抚。

当年3月,陈天平进入安南境内,到丘温时,胡汉苍派黄晦卿等人前来迎接,还犒劳护送的明军,姿态低的很。大明诸将心存疑惑,派侦察兵四处打探,见一路上都是迎接的安南百姓,未发现可疑之处,明军进至山道险峻的芹站时,大雨泥泞,队伍已不成阵型。突然,安南伏兵四出,将明军全部包围,一安南将领隔涧遥呼:“远夷不敢抗大国,犯王师,缘天平实疏远小人,非陈氏亲属,而敢肆其巧伪,以惑圣听,劳师旅,死有余责,今幸而杀之,以谢天子,吾王即当上表待罪,天兵远临,小国贫乏,不足以久淹从者。”

说完,安南伏兵也不与明军交战,只是突入队中,虏走陈天平,黄中等人措手不及,又因兵困马乏,无力抵抗,只能眼看着陈天平被杀,大理寺卿薛品因自觉失职,义不偷生,中伏后自杀,聂聪死于乱军之中,黄中等人只得引兵而还。

朱棣闻报大怒:“蕞尔小丑,罪恶滔天,犹敢潜伏奸谋,肆毒如此,朕推诚容纳,乃为所欺,此而不诛,兵则奚用?!”成国公朱能带头应命:“逆贼罪大,天地不容,臣请仗天威,一举歼灭之。”当年7月,朱棣奉享太庙后,思虑再三,终于决心出兵安南。朱棣登殿点将,命成国公朱能,西平侯沐晟,新城侯张辅等,统率八十万大军远征安南。

出兵前,朱棣嘱咐众将“毋毁庐墓,毋害稼穑,毋姿妄取货财,毋掠人妻女,毋杀戮降附者”,并告诉他们,抓住叛乱者之后,在陈氏子孙里找贤德的人继承王位,治理自己的国家,然后就撤兵回来。

7月16日,大军正式出师,旌旗蔽空,鼓角齐鸣,明军威武雄壮,军容之盛为开国以来所未有。

然而,10月2日,南征军统帅朱能突然病逝于龙州,朱能“勇决得士心”,他死后,军中一片哀哭。但远征军箭在弦上,不容拖延,年仅31岁的张辅临危受命,他一面派人奏报朱棣,一面率军继续南进,六天后,远征军由凭祥度坡垒关,进入安南境内。军情紧急,朱棣命张辅代替朱能统率全军。

张辅,字文弼,系“靖难”名将张玉之长子。张辅不愧为名将之后,深明“攻心为上,攻城为下”之理,进入安南后,他命人先将胡一元父子的二十条罪状刻在木牌上,让其顺流而下,安南军民读过之后,人心离散。

同时,明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张辅率领,出广西凭祥;另一路由沐晟率领出云南蒙自,两路明军斩关而进,勇往直前,在芹站附近大败安南伏兵,进占新福,于白鹤江胜利会师。

张辅有备 象兵无功

胡氏父子没料到明军如此神速,大惊之下,倾全国之兵号称二百余万,依宣江、洮江、沱江、富良江天险,伐木筑寨,绵延九百余里,严阵以待。张辅大军进入富良江,先命骁将朱荣进攻嘉林江口,再进至多邦隘,沐晟军也沿洮江北岸鼓行而进,与张辅呈南北夹击之势。胡氏父子集重兵力于多邦城,企图据险顽抗。

多邦城坚固高峻,城下有密置竹刺的重濠,守卫严密。明军趁夜攻城,黄中因为此前护送陈天平被偷袭的事,正憋着一肚子火呢,他率数千敢死队,越过濠沟,凭云梯登城而上,数十万明军火把齐明,奋勇向前,那阵势让安南兵“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也忘了射箭扔石头,纷纷败退。

明军攻入城中,安南兵祭出独门武器——象兵。大象又属于皮糙肉厚型的,急切砍杀不死,明军险些支持不住。
明军攻入城中,安南兵祭出独门武器——象兵。大象又属于皮糙肉厚型的,急切砍杀不死,明军险些支持不住。

明军攻入城中,安南兵祭出独门武器——象兵,明军久在中原,很少有人见过这大家伙,大象又属于皮糙肉厚型的,急切砍杀不死,明军险些支持不住。幸好张辅听说过安南这支“特种兵”,早有准备,用画着狮子的罩在战马身上,并用火器辅助向象阵冲击,大象本来就怕狮子,再加上热兵器的威力,立即临阵倒戈,安南兵打败——“辅以画狮蒙马冲之,翼以神机火器。象皆反走,贼大溃。斩其帅二人,追至伞圆山,尽焚缘江木栅,俘斩无算”,胡氏父子以为固若金汤的多邦城被明军攻克。

12月,明军又攻克安南东西二都,安南各州县纷纷投降,张辅安抚收纳来投降的官民人众,“来归者日以万计”。胡氏父子见大势已去,一把火烧了宫殿仓库,逃进大海,继续与明军为敌。

1407年,明军水陆并进,攻破筹江、困枚、万劫、普赖诸寨,安南将领胡杜聚集水师扼守天险盘滩江,张辅命降将陈封攻击,又平定了东潮、谅江诸府州。3月,张辅与沐晟在富良江夹岸迎战安南军队残部,因天旱水浅,安南兵纷纷弃舟逃命,可是明军追到时,江水却又忽然大涨,明军乘胜急进,安南兵大多被歼灭。5月,安南残部全军覆没,胡氏父子带随从乘几条小船逃命,明军在当地百姓协助下,擒获了胡一元及其子胡澄,之后又抓住了胡汉苍和伪太子胡芮,全部押送京师。

朱棣诏告天下,改安南为交趾布政使司,自此安南在脱离北属数百年后,重新成了中原帝国一郡。
朱棣诏告天下,改安南为交趾布政使司,自此安南在脱离北属数百年后,重新成了中原帝国一郡。(以上图片皆来源于公有领域)

王师凯旋 安南复归

至此,明军出师仅一年,大获全胜,消灭了篡位的胡氏伪政权。永乐大帝甚为欣喜,群臣亦入贺曰:“黎贼父子违天逆命,今悉就擒,皆由圣德合天,神人助顺。”朱棣则说:“天地祖宗之灵,将士用命所致,朕何有焉。”

叛乱既平,却发现,陈氏已经“为黎贼杀尽,无可继者”,当地百姓则要求大明接管此地,“同内郡”。6月1日,朱棣诏告天下,改安南为交趾布政使司,以吕毅为都指挥使,黄中为副,黄福为布政使兼按察使,并分设官吏,改置17府,自此安南在脱离北属数百年后,重新成了中原帝国一郡。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