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武器肆虐海内外 知情人爆惊人内幕(图)

2018-06-20 11:39 作者: 杨浩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6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采访报导)6月14日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抵达北京跟中共外长王毅见面后,提出了美国外交官在中国受到神秘声波攻击的“健康相关事件”。要求中方跟美合作,弄清事件真相,“以防再次发生。”王毅表示,中方已经对神秘声波事件进行了调查,但“目前没发现美方提到情况的任何线索或缘由。”

尽管中共官方一直否认有关疑似声波攻击事件,但几个月来媒体及互联网“脑控”等“黑科技”新武器议题不断刷屏,知情人不断道出内幕。

美外交官疑受声波攻击噩梦不断人数增增 官媒:应从自身找问题

6月6日至少再有两名在广州的外交人员因听见怪声生病,撤离中国;两天后的8日,两名美国外交人员也从古巴撤离,检查是否脑损。

6月8日的健康警报中说,国务院收到医学确认,这些驻华外交人员的症状与美国驻古巴外交人员报告的症状一致,身体感觉到“异常声音和压力,“疾病的症状包括头晕、头痛、耳鸣、疲劳、认知问题、视力问题、耳部和听力损失,以及睡眠困难。”

而在已经撤离广州的安全工程师马克・A・伦齐(Mark A.Lenzi),在返美前曾描述,在过去一年里,他和妻子都感觉到相似身体不适症状,包括头痛、失眠、恶心,且能听见三、四种奇怪的声音。而其他受伤人员能听到如蝉鸣、静电声、挥动金属板的声音。

2016年至2017年间,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至少24名人员出现失聪、头晕、耳鸣,及头痛等身体异状,有人甚至永久丧失听力,外界质疑是遭到“音波攻击”。


音波攻击大脑(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据路透社报导,美国国务院6月6日表示,已让一些人员撤离广州并接受进一步症状评估,担心他们可能遭到类似的神秘疾病袭击。

针对美国驻广州领事馆的外交人员是否也受到声波攻击的质疑,中国外交部6月7日声称,未发现任何线索,不了解更多情况。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则称,美方不应迅速做出使馆人员遭到外部力量攻击的结论,而应当在美方内部加强查找原因。

海外金女士:我奇怪,我听见的声音为什么别人听不见

美国之音报道,在中国继古巴之后又出现美国外交人员报告感知异常声音并被诊断为轻度脑损伤后,有关疑似声波攻击的报道再度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在互联网上,围绕包括“脑控武器”在内的种种“黑科技”讨论再度刷屏。

来美的法轮功学员金女士向《看中国》表示,从2010年12月到2012年10月,她本人在中国大陆由于炼法轮功被中共当局用电磁波及脑电波等“黑科技”迫害。

2010年12月中旬的一天,便衣警察想要砸门强行而入绑架她,她就把窗户打开跟社区的人讲真相,迫于压力,便衣警察没敢破门而入。“我以为没事了,然而这天晚上大概七八点钟,我就突然间感觉我的头,就像有一个球形的网状的刀往下压往脑袋里切的感觉,其实它不是网状的刀,它就是种声波或是射线,它往下压的时候人的脑袋感觉特别难受,我知道它可能是种高科技,”金女士说,它不只是大脑,而且可以对你身体的其它部位切割:一个是大脑,一个是胸部,还有就是右腿。右腿是从髋骨和大腿股骨之间,这个刀也是往里切,从大腿根的右外侧,就感觉有一把刀往里切,刀刃很钝,往里硬拉的那种感觉,那种被伤害的感觉无以言表,是真的。或者心脏难受;或者大脑被切的感觉。

我经常听到,铁板击打铁块的声音,被迫害的感觉是很多的,大脑的感觉那真是特别难受的。

当记者提到脑控议题时,金女士说,从第一开始我被迫害,我就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非常清晰,但是非常小。我周围的人谁也听不到这种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当时我听声音我奇怪在哪呢,我聼见的声音为什么别人听不见。我周围还有人,问他你聼见他说话声音吗?人家还以为我出现幻觉了,其实不是。

他们用这个东西迫害我的时候,因为我知道是外来的一个高科技,但我不知是什么,我就很明确的跟他们讲,“我说你们行啊,你们杀人不见血是吧。”我就听那边传过来说的,那种感觉就像有人跟我耳语一样,声音非常小但非常清晰:“哎呀,她知道了,”他是男声。就像别人在我耳边低语,但是只有我能听到那种感觉。

他们离我很近,因为我一出门就能很快的追上来,他们会在你住房附近租房或者买通谁家。我估计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当我出门有人跟着我或者是街上不止我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不追我,没人他们才追我,他们在后头拿着一个像手机一样的东西,每个人走到我附近对着我的方向,在下边“啪”按个键,过一会他们每个人按下键之后,就会感觉到那个东西往你身上开始,心脏开始难受了,然后我就开始用正念排除,那是真难受啊,(网上)有的人真的是宁可自杀也不活了,我可以理解那个(感受)真难受。

后来我和一个朋友谈及此事,他告诉我,那个像手机一样的东西就是军事脉冲仪,他当过兵见到过这东西。

每天晚上我在睡觉的时候,他们轮班倒,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对我迫害。

不管我当时受到多大伤害,我表面上是不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我也不会说。(那期间)他们每天看到我没死,或者看到我没有什么伤害的时候,都感到惊讶,就加码的迫害我。

我就用修炼人方式抵制它们,只有那种方式才能抵挡那种强烈的伤害。

同是被脑控迫害的安徽网络作家吕千荣表示,受到中共脑控者在网络公开的约有20万中国人;2016年,全国有20多个省的脑控受害者上访。

民运人士:中共用电磁波及脑电波思维植入对华人进行精神控制和迫害

海外著名民运人士贾阔就曾在海外多家媒体爆料,他本人就是被中共海外特工用电磁波及脑电波思维植入等高科技手段进行秘密迫害的受害者之一。


海外著名民运人士贾阔(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贾阔在2016年6月12日于惠灵顿撰写的“贾阔:中共用电磁波对华人进行精神控制和迫害”一文中写到:

2006年10月我和父亲一道脱离中共,为中国大陆出现的退党大潮作证,从事了退党救国、民主建国、联邦强国等一系列民主政治活动。

在我和父亲获得政治庇护之后,中共海外特工用电磁波及脑电波思维植入等高科技手段对我们进行秘密迫害。我和父亲遭受秘密电磁波迫害,2009年10月22日,父亲被迫回国坐牢。

准确的讲,这种秘密迫害方式应该叫做模拟脑电波的电磁波迫害。

电磁波:是由相互垂直的电场和磁场在同相震荡下,在空间中以波的形式传递的震荡粒子波。电磁波的载体为光子,不需要依靠介质传播,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为光速。人们熟悉的电磁波按照不同的频率有无线电波、微波、红外线、紫外线、X射线、Y射线、伽马射线等。当前的人工电磁波设备可以根据需要发射不同频率、波长、强度的电磁波。

脑电波:大脑的神经在运行的过程中,会调动人体自有的生物电,生物电的运行产生了生命体的生物磁场。通过一系列的心和脑的联合作用,思维信息在运行和交换的过程中会由心和脑向外发射多种生物电磁波,这种由大脑发射出的生物电磁波被称作脑电波。正常人的脑电波介于0.1-100Hz之间,属于一种低频长波的生物电磁波。

经研究发现,不同人的大脑发射出的脑电波频率组合是不一样的,这个特征就像人的指纹一样具有识别性。台湾国立交通大学医学工程研究院的研究结果表明,每个人的脑电波频率组合的特征码是独一无二的。

这种迫害基于原理是,先采用高灵敏的电磁波接收元件设备接收并放大人体大脑运行时所产生的生物电磁波信号,记录下脑电波信号的频率组合集,并经计算机分析形成特征码。按照这样的特征码用人工电磁波设备模拟脑电波的频率和波长发射电磁波,那么就只有这个被采集的大脑可以接受到这样的电磁波,人工发射的电磁波遇到人脑的生物电磁波后,就会产生共振,依发射电磁波强度的大小,轻者可刺激人的大脑神经,使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混乱人的思维,出现类似神经衰弱的症状,如睡眠障碍、记忆力减退、心慌紧张、疲劳、耳鸣、脑鸣、双目发直、发呆、反应迟钝等。重者可产生昏厥、丧失正常大脑功能,出现大脑萎缩,甚至导致死亡。

2010年我曾写过一篇关于中共秘密实施精神迫害的文章,其中提到,我经历了两次蹊跷的采访经历,其实那两次采访,就是中共特工借用采访的名义,用伪装成录像机的脑电波记录仪器接收和记录我的脑电波频率组合集,从而分析出我的脑电波特征码。

运用我的脑电波特征码,制作出模拟我的脑电波频率的电磁波对我进行辐射和攻击。因为是我的脑电波频率,所以在对我进行辐射的时候别人感受不到。

2009年年中,在被电磁波辐射了半年后,我的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紊乱,说不出话来,思考不了问题,脑鸣严重,每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体重由原来的75公斤降至60公斤,整个人消瘦不堪,奄奄一息。父亲深感连累了我,每日自责不已。我的父亲也遭遇了同样的迫害,他就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被迫回国坐牢的。

他在分析中还写到,电磁波长期辐射人体会使体内铁分子发生游离、震荡、分解,主要的特征是血像呈现白血球、红血球数量下降,血液中的铁分子大量消失。同时对免疫系统造成损伤,心率加快、血压降低,甚至使人体细胞发生癌变。

同理如果以低于16Hz的次声波定向辐射人体或大脑,会产生更大的共振,后果会更加严重。辐射心脏,会使心血管通透性和张力降低,血液迅速膨胀,导致心血管破裂。辐射大脑,会强烈刺激大脑神经,出现癫狂、昏厥、丧失大脑功能。如果发射功率强度很大,可以瞬间至人死亡。

贾阔列出实例称,其父贾甲有一次接受华人媒体采访,在摄像机拍摄的过程中,心率突然加速、呼吸急促、说话困难,就像心脏病发作的症状,但是当摄像机关闭后,又逐渐恢复正常。

贾阔在文中还写道,“我和父亲都意识到中共正在对我们实施秘密迫害,我们试图去寻求外界的帮助,但人们却不能理解我们的遭遇。一是人们不太相信中共会在海外实施迫害,二是人们对这种迫害方式完全不了解,因为我们所感受到的电磁波,别人却感受不到。”

对于为什么他的妻也有被电磁波迫害的症状,贾阔称:

那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人,如父母兄弟,夫妻,子女等,会因为相互理解、关怀、等感情因素导致脑电波频率趋于接近或类似。在我与妻子半年的日夜相守下,她的脑电波频率竟然接近了我的频率,因此她也就接收到了我脑电波频率的电磁波辐射。那么我的几个月大的女儿命运又会如何,中共的秘密电磁波迫害对我的整个家庭都造成了株连。

这也或许解释了美国外交人员家属也出现的“神秘疾病袭击。”

对于脑电波思维植入技术,贾阔分析指称:

人的大脑不仅仅可以发射出生物电磁波即脑电波,同时也可以接收相同频率的脑电波。如前面所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脑电波频率组合特征码,在计算机分析后,按照特定的频率组合特征码制作出特定的脑电波信号,以模拟该脑电波信号的电磁波发射向人脑,就会实现思维的植入。如果发射强度大,就会覆盖人体原始脑电波信号,从而实现脑控。

中共在海外先后用低频、高频电磁波辐射贾阔,迫害在持续了几年后仍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在2014年2月对贾阔采用了更加秘密和更具科技含量的脑电波脑控迫害。

贾阔称,2月初的一个晚上,突然一个外来的思维打入我的思想,和我进行交流。在大概两个星期的交流后,这个思维命令我跳楼和做其它一些非常危险的事情。我开始认识到这是中共的另一种秘密的迫害方式¬--脑电波思维植入即脑控迫害。

中共前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两会”时公开承认:“脑控”是中国机密项目

事实上,名为“脑控”的科学研究早已是中共的机密项目。《苹果日报》2014年3月份的报导称,“两会”时,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被记者追问,当局是否在进行名叫“脑控”(人工大脑控制)的科学研究?刘源说:“‘脑控’是我们的机密项目。更多情况无可奉告。”该报导刊出不久即被全面封杀,但相关视频截图在网上疯传。

大陆声波袭击疑云四起 美专家:中共已试验多年

美国外交官在大陆疑遭声波袭击,原因众说纷纭,美国军事专家表示,中共早已进行声波及电磁波军事攻击的动物实验。

华盛顿国家融合中心(Washington State Fusion Center)最近发布了数份文件,详细说明了DEW武器(即“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DEW)的使用、攻击技术,及对人体和人类意识的影响。

声波和超声波武器(Sonic and Ultrasonic Weapons,USW)以及电磁频谱(electromagnetic spectrum)武器,都被归类为“定向能武器”(Directed Energy Weapons,DEW)。这些武器具有多种功能,包括销毁电子设备,让被锁定的目标感到不适,甚至是破坏目标人士的体内器官。

根据这些文件,电磁频率武器对人体和人类意识造成的影响包括,强制记忆消失及诱发错误行为、人体不同部位的强烈疼痛、无原因地心脏狂跳、引发听觉变化,以及做梦受到控制等。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U.S.Army War College)战略研究院(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客座教授邦克(Robert J.Bunker)说,不同频谱的DEW被用来攻击人类时,会对人类产生不同的生物效应,例如高功率微波(high-powered microwaves,HPM)会使人类大脑温度上升,导致癫痫发作和损伤,而次声波则会振动人体内部,导致功能障碍和失能,甚至可能造成器官衰竭。

邦克认为,美国外交官在中国及古巴遭遇袭击的事件相似,加害者都是使用了声波技术,这两起事件“在医学上都呈现了相似的生物反映,并且突显了中共安全部门有可能参与这些事件的迹象”。

他说,在美中贸易和国防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中共有可能“在‘超限战’(Unrestricted Warfare)思维及指导原则下,在积极交战计划行动中,偶尔‘隐秘地在边缘上’攻击美国军方和政府人员”。


美国军事专家邦克(Robert J. Bunker)表示,中共早已进行声波及电磁波军事攻击的动物实验。图为定向能武器(DEW)试验。(视频截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