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洋教授流连中国农村37年 揭示“残酷真相”(组图)



斯坦福大学的教授罗斯高(Scott Rozelle)(网络图片 以下皆同)

【看中国2018年6月27日讯】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在美国他处于上流社会,无数光环加身,是名副其实的社会顶级精英。可他却在50年前就开始学习中文,更是花费了20多年的时间,跑遍了中国各地的农村。他这“处心积虑”的究竟是想干什么?

最近有一位美国老人揭示了中国农村社会贫穷的根本原因,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这个人就是罗斯高(Scott Rozelle)一个满头银发、年过六旬的美国老人。

这是一个比中国人还担心中国发展的美国人,从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就长期驻扎在中国广袤田垄,要令贫困乡村脱胎换骨。

而他本人可不是个简单人物。本科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在康奈尔大学,之后任斯坦福大学教授,是美国响当当的发展经济学家

一身光环笼罩但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国农村,足迹几乎踏遍中国大陆的所有农村。罗斯高为何与中国农村问题杠上了?因为他发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高速发展,却一直处于“中等收入陷阱”中。

根本问题就出在,中国农村受过高中以上教育占比太低。

先来看看罗斯高在中国调研十年发现的一些惊人数据:在北欧、加拿大、美国这些高等收入国家的劳动力平均每4个人里就至少有3个高中毕业而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每3个劳动力里只有1个人是高中毕业。

而中国的高中受教育程度是所有中等收入国家里面最低的,甚至比南非还低。4个中国劳动力里只有1个上过高中。

虽然中国城市孩子上过高中占93%,然而,中国农村孩子只有37%走进过高中的校园。然而更严重的是中国城市户口仅占总人口的37%左右,再加上计划生育等原因,实际只有24%。绝大部分孩子还是在农村生活。


乡村与城市的教育两极分化和上世纪80年代的墨西哥完全一样 。80年代的墨西哥与韩国经济增速和产业结构几乎一个起点但到90年代后,两国的差异就越来越明显问题出在哪儿?

韩国几乎100%都接受了高中教育,成功地从中等收入陷阱毕业。20年前在工厂干活的那些人已经彻底转型从苦力变成了白领。

但是,墨西哥呢?大量文化水平不足的劳动力只能打杂工,或者跑到美国甚至违法犯罪,引起社会动荡。导致墨西哥这么多年仍然是中等收入国家,这恰恰是罗斯高最担心的问题随着中国的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流水线作业的逐渐撤出,体力劳动者将无以为生。

为了寻找解决中国这一问题的办法,他去了175所中国的初中对20000名学生做了一个大调查。随后又去了农村小学做调研,结果发现导致农村孩子教育程度低的三大杀手。

一、营养不足,影响智力发展

贫困农村儿童的食物仍以米饭、面条、馒头为主。肉类、水果和新鲜蔬菜摄取严重不足,他大胆地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建议,给农村孩子提供维生素片。这是提供铁元素和其他矿物质安全有效又非常便宜的方法。他说:“如果上述方案能够实施,中国农村儿童的营养问题,将很快成为过去。”

二、农村的学生大都存在健康问题

在农村有27%的孩子贫血,体质虚弱、认知能力下降学习的时候无法集中注意有25%的孩子近视却没有眼镜,上课看不清黑板,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

还有33%的孩子肚子里有蛔虫,影响身体发育。

这些问题的存在孩子们怎么做到专心学习?

三、家长不懂教育

在中国从分娩期前四个月到出生后农村里缺乏足够文化刺激的婴幼儿与在城市里长大自小和家长玩乐互动的婴幼儿两者之间在智商上的差距,从四岁开始便已经显现了我们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这个起跑线,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得多。

他认为最严重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孩子的认知能力低下。

诺贝尔奖获得者James Heckman研究发现,如果一个国家和家庭,投资0到3岁的孩子,回报率是最高的。

在0-3岁,你投资1块钱有18块钱会回来;3到4岁,投资1块是7块钱的回报;小学是3块钱;大学里投资1块钱是1块钱的报酬;成人则是负的。因此,我们的认知和IQ 90%是0到3岁的发育决定的,到了3岁,基本上我们的脑子已经定型了。

因为错过认知和IQ最佳发育阶段,一半农村孩子智力发展缓慢。

40年前,中国农村孩子长大之后可能就是做一个农民种庄稼。这可能不需要很高的智商,而现在中国农村孩子长大后可能要进城打工,在一个流水线上做工人也可能不需要很高的智商,但是以后不一样啊,随着科技的进步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肯定是越来越高。而当一个人的IQ低于90时,很多工作是他无法胜任的。

他呼吁让妈妈留在农村,国家和政府可以每年拿出部分资金做小学里的健康项目、养育项目。然而,就是因为这些惊人的数据和观点,9月的一次公开演讲罗斯高把自己送上了风口浪尖。

类似的演讲他做过五六十次

而这次却因为这些论调触动了人们敏感的神经,

“63%的贫困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

“外出打工的母亲回到家中”

引起一片哗然。

舆论甚嚣尘上他却冷静地表示: “希望大家去怀疑我们团队的结论,希望他们认为这个问题值得去研究。”他只是在抛砖引玉,希望中国学界也能出现一些关心农村教育的公开调查研究。

很多人不理解一位美国声名显赫的发展经济学家为何要顶着巨大的压力试图解决中国农村的教育问题?他笑笑说:

“因为我想看到中国发展得更快!更好!”

不同于坐实验室看数据的其他同行,罗斯高的工作场所是中国的广袤田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这个60多岁的老头几乎在中国农村度过了自己一半的人生。

他写了300多篇关于中国发展的论文,每篇都依靠严谨的实验和统计分析。他和青年农业经济学家黄季焜联合开办的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在2009年到2012年的四年间向国务院提交了34份政策简报。

从来都是拿到第一手数据实地做研究,因此罗斯高的学术水平在业界享有极高盛誉。因为他,国际认识了不一样的中国农村。为了表彰他的杰出贡献,2007年,美国农业经济协会授予了他终身成就奖

如今60多岁的他依旧不停下休息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开了一门“发展经济学”课程只有一个条件:允许其他人去听他的课,为的是把知识传递给中国的年轻学者。

他参与开办的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下设“农村教育行动项目——REAP”,深入解决寄宿制小学的管理和营养资助贫困生上大学等等项目。

他把自己从一个学者变成了倡议者,将学术研究和推动政策变革、改善贫困地区结合在一起将更多心血放在了未来中国的整体发展上30多年来这位外国老人从年轻力胜到鬓发渐白为中国教育殚精竭虑。

他常常说的一句话是:

“到中国是回家,去美国是探亲”

可在改变中国教育这条路上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他去做研究时,常常因为外国人的身份遭到当地排挤,还有许多人质疑他。到2017年,距离他首次来到中国大陆已经整整33年了。33年里,他用行动在一点一滴改变着中国。他说:也许,问题无法在一代中消除,但他微小的努力,一定会在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他才是真正走出书斋到现实中改变真实世界的那个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