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能在时下的中国做个清官?(图)

2018-07-02 16:12 作者: 宏宇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中国时下无官不贪的败坏潮流中,有一些人因为其正信而决心做清官,受尽排挤而无悔。(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2日讯】编者按:现在人们都知道,中国大陆官场无官不贪,不过总有一些人,因为有坚实的信仰,他们洁身自好。尽管被排挤,但其故事在腐败的官场中如一股浊世清流,读来发人深醒。以下这篇署名文章,原文载于《明慧网》(略有删节):

我原来在政府一个经济部门任副职,这是一个实权职位。修炼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不贪不占,说实话,办实事,遇事为别人着想。

可是,当我这样做之后,发现很难施展自己的能力,当官不会弄虚作假、不会说官场话、不会含蓄和欺上瞒下、不会吃吃喝喝,别人看着我不对劲,我也深感官场难为。

记得有一年,我分管主抓“招商引资”项目,我是十月份接管这个工作的,按惯例,十二月份得上报一年业绩,手下人很快把统计报告做了出来。我一看,业绩是一亿元,我心里惊讶,我一年里的招商引资业绩还不到一百万元,怎么一下子上升到上亿呢?

我问统计人员:“这个数字从哪来的?”统计人员说:“去年是八千万,今年总得上升呀?每年都这样报呀?”看我不高兴,他又说:“去年八千万,今年一百万,这涉及到政府政绩问题,你刚来,可能不清楚,不能按实数报。”

跟下面我不能说什么,我知道这是上面的意图。于是,在政府召开的经济会议上,我公开提出我的反对意见:“要实事求是,不能弄虚作假,这个数字差的太大了……”

当时参加会议的都是上级政府领导,我说完后,在场的人谁也不作声,他们心里明白。尽管我说的话没错,但也看出我是个不识时务者,因为大家心里清楚,业绩是领导的脸面,按我说的报等于领导没干工作,领导等着数字提拔呢,一下子成绩让我给弄丢了,他们能干吗?最后,还是按政府领导的意见:按一亿元层层上报。

此事之后,大家都觉的我不合群,做事古板,不会当官,好多人对我不理解,有人跟我说:“共产党的官是很容易当的呀?做事要顺着,别拧着,主要领导的意图要摸清,不然的话,你这个副职能干长吗?”虽然大家也都认为我人好,实在,不奸猾,不会欺上瞒下,但都觉的我这样下去会吃不开的,会被冷落和架空。

我也清楚,如果不修法轮功,官场上那套圆滑的套路我也会,共产党的干部,统计数字和汇报工作是每个人的特长,能讲能写能糊弄才能坐稳,一帮糊弄一帮,一直糊弄到中央。可我不能糊弄,不能说谎,得按法轮大法要求自己,我也不能脚踩两只船,一边修煉,一边做两面人,那叫什么大法弟子!?

按说,不管在哪个单位,副职这个位置是最好干的,大事一把手说了算,小事你愿张罗就张罗,不愿张罗没人敢说你,咋干都行,有好处落不下,里外风光,又不得罪人。可我不是,什么事情你不找我便罢,找我参加研究了,我就得说实话,修炼人的真诚和正派不管在哪里都不能打折扣,都要给人一个正派的影响。有好几次,单位开会时,我提了不少反对意见,一提反对意见就得罪人,机关人说话都是含蓄的,有意见也不直接端到桌面上来,我是有啥说啥,不拐弯,有些意见甚至跟一把手的意图是对立的。

私下里跟我好的人就说:“你得会当官,别抗上,好处该拿就拿。”其实我不糊涂,这些都懂,我的位置是很肥的,捞钱捞物随时都有机会。单位里有个女孩,人挺厚实漂亮,几次接触后,我就感觉她不一样了,而且后来这“不一样”越来越明显。于是我坦诚的跟她说:“我和你父亲是一辈人,我把你当侄女看待,你要自重,不能这样。”打那以后,她再见到我时,那个“不一样”就没了。

法轮功教我遇事要为别人着想,要无私无我,不是自己的东西丝毫不沾。做事上要有原则,不能同流合污。一次,下属有个企业,把产品低于收购价卖给了外地一个客商,我知道后很生气,这不是败家吗?这样的企业还不搞黄了吗?哪有赔钱做生意的?于是我找那个厂长谈,提出我的意见,可是厂长对我很不满意,拍桌子跟我理论,说:“这批货要压下来卖不掉谁负责?”意思是他赔钱卖是对的。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个厂长跟区长、市长都打得火热,称兄道弟的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上头领导都清楚这件事,谁都不说,就你冒失。”我后来想了想,哎,这何苦呢?这里肯定有猫腻,从上到下涉及到很多人呢,只是,我对这种出格的损公肥私的事情看不惯,不说心里难受,说了又得罪一大片人。

其实,人在世上只看眼前好处,没命的捞钱,捞完又后怕,再有机会还是捞,直到有一天鸡飞蛋打才罢休。修炼前我也不干净,比如有一次,下属一个企业一把手要退休了,预选的人要我们通过考核才能上任,当时我是考核小组负责人。通过考核,我觉的预选人能力业绩都不错,就通过了。事后,这个人以为我从中帮他运作了,给了我二万元感谢费,我当时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觉的大家都这样,这钱得了也没啥错,大家都这样。可是,这件事在我修煉后,越想越觉的不对劲,想来想去,觉的这钱我不能要,这是心不正,这种贪念修炼人不应该有,于是我找机会把二万元钱又送了回去,他知道我学大法,也没说啥留下了。

在官场里混,我觉的很累,特别是官场上那套虚假的作风,看上去就是在做戏,就像那个一亿元假报表一样,都知道是假的,还要认真讨论一番,跟真的一样。如果上面对这个数字要复查的话,下面早备好了应对的台词,漏不了的。

我作为法轮功学员,不能随波逐流,正因为这样,我处处吃亏和碰壁,在单位不被重用,还受排挤。后来,我被调到了一个下属的局任副职。按常规,像我这样的上面副职调到下面去,一般都任一把手,我等于是降职使用,我不在乎,自己正直坦荡,心里无私,做事问心无愧就行。

到了新单位后,我没有情绪,对一把手工作很支持,尽量去配合对方,说话平和,遇事能和善处理。好几次,一把手对我评价说:“你这个人呐,过去不了解你,其实你很有能力呀。”言外之意,有能力,就是太死板了,太直了。后来,单位又换了个局长,对我也是这种评价。我觉的,在红尘中把握好自己很不容易,正的副的我不计较,只是,我会遇到许多方方面面的诱惑,在做贪官还是做修炼人之间时常发生较量。

有一次,单位下属的一个企业需要一批设备,价值一百多万元,一把手让我去厂家看货,临走时告诉我:“如果这批货你看好了,就定下来。”话是这么说,但我从内部人知道,这批货一把手暗中早定妥了,好处都拿了,我去只是应个景,顶个名,意思这货是我进的。

到了那家厂子后,接待很是热情丰盛,生怕我不满意出岔子,想方设法拢住我这个财神爷。晚上,厂子接待人员让我去跳舞,不去不行。当时我们是两个人,去了后,舞厅灯光昏暗朦胧,厂家接待人员给我们找了两个漂亮小姐,一人一个,并跟小姐交代说:“今晚就看你的了,最好让他在宾馆过夜。”目地是让我对采购的这批货别亮红灯,给客人要小姐,就像餐桌点菜一样,很随便,领导出门吃喝嫖赌哪有不报销的?何况又是对方招待。

这种场所对修炼人来说,很不适应,真是一大关,我当时警告自己:不能被污染。尽管陪我的那个小姐甜言蜜意,柔情万种,甚至作出各种举动来,可我就是不动心,我淡定的跟她说:“我是一个正直的人,不能给自己抹黑。”跳了一会儿舞,我觉的没意思,推说不舒服,就走了。我一走,和我一起去的人也得走。后来他对我挺不满意,说跟我出门啥也得不到。

我当副职那些年,走过了许多这样的诱惑,能从名利情和吃喝嫖赌中解脱出来,心也轻松。

一次,单位一把手跟我说:“咱单位盖了一栋楼,你留一套吧,三室一厅,九十五平米的。”我说:“我有楼呀。”一把手说:“你孩子以后结婚不得有房子吗?”我说:“我没钱呀。”一把手说:“咳,啥钱不钱的?你先拿上钥匙,钱以后再说。”我知道,这是变相的给,但我不能要。后来,一把手又催我几次,我都没要。

每到年节时,下属单位都给领导送钱送东西什么的,有大米、白面、肉、鱼……我都一概拒绝,我觉的,修炼人不把这些蝇头小利看重。渐渐的,单位领导再分什么东西时就不叫我了,甚至背着我,特别是单位解散时,小金库的钱呀、物呀什么的,都无声无息的没了,我一分也没有见到。

回想那些年官场生涯,我坦荡无私的走了过来,不管在哪个单位,人们都认为我人好、善良,不计名利,无怨无恨。其实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如果不修大法,我也可能随波逐流,是大法使我变的高尚,改变了我的一切,懂得怎样去做人做事了。

我还体会到,虽然我不会当共产党的贪官,但我退休后,认识我的人对我评价比那些官还高,而且那些官病的病,过世的过世的,我身体很健康,精神非常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