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家属的自述(图)

2018-07-03 09:00 作者: 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家属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终于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我和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
(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8年7月3日讯】我的妻子是一个虔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妻子被迫害时我也曾经不理解她。在妻子的耐心帮助下,我终于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我和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下面谈谈我家被迫害的辛酸经历和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

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我妻子是一名小学教师,今年五十七岁。她性格内向,一九九六年在同事的引导下修炼了法轮大法。从那之后,她心态平和,性格变的开朗豁达,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她带的班级教学成绩一直是年级的优秀班。连续三年她被评为局级优秀教师和教学骨干。教学论文先后在省里评为一等奖和三等奖,是大家公认的好班主任、好老师。

在家里她也把家务都承担起来,侍奉老人带好孩子,洗衣服做饭和打扫卫生,我不愿做这些家务,她也不和我计较,是个贤妻良母。所以我们的家很和睦,很温馨,也很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和诽谤,大气候一下反过来了,各方面的压力一下子压了下来。从此我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被众人羡慕的家庭变成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开始时,学校想“转化”妻子,校长带着她丈夫(局长),亲自登门来我家劝说我妻子放弃修炼,两位领导都是能说会道的人,从各个方面来劝说。妻子就讲法轮功的美好和她悟到的真理,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没能说服她,失望的走了,但也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

2000年的第一天,妻子独自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由我们当地的公安警察劫持回来继续关押。因她去北京上访,株连到局领导、教育部门领导、学校的领导、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领导,不少领导被罚款、写检查,他们都非常生气。公安局副局长带着四个警察打骂她。我听说后,对她又恨又担心。我找人托关系,使尽了招数让她出来,两个月后她才回家。

我是个胆小怕事懦弱的人,但又极爱面子,利益心很重,还很固执。现在的家一下翻过来了,由和睦温馨变成了埋怨争吵。局领导让单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让我时时看着妻子。外界的压力大,同事有的讥讽,亲属们也埋怨我,我受不了了,怨气全发泄到妻子身上,家庭矛盾不断。我用离婚威胁,也曾绝食三天让她放弃修炼,她都不妥协。后来我发展到酗酒,借酒消愁,有时发酒疯,摔东西辱骂她,有时失控还打她。

学校扣罚妻子一个月工资,还降职到后勤扫厕所。我更是怨恨她的固执。那时我和众人一样不解,她为什么好日子不过,非顶着社会的压力、单位的压力、家庭的压力放弃名利,坚持信仰而遭受各方面的欺辱和冷落?为什么非得遭这个罪?而且还牵连到了我及家庭。

2000年一年内她被关押两次,一次是上北京上访,一次是因片警问她:“还去北京吗?”她回答:“去!”于是就被关押,那是在放暑假前半个月。那年的寒假和暑假她都是在看守所过的。那时我被搞的焦头烂额,老人和孩子没人管,我还不会做饭,单位的工作也很辛苦,还得听一些冷言碎语,我被搞的身心疲惫,真是苦不堪言。

特别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中共为了搞“平安奥运”,大批非法抓捕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七月末的一天晚上,半夜近十二点,我在睡梦中被惊醒,家中突然闯进一群警察,把我和妻子都控制住,不让动。在极度恐惧中看着他们抄家,把家抄了个底朝天之后,我又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警察抓走。警察抄走电脑等不少物品,至今没还。这突然降临的灾难,象天塌下来一样,我承受不住病倒了。紧接着,我老父亲听说此事后,血压升高去世。在这双重打击下,我病了两个多月。

她想到的不是自己

在姊妹的窜纵下,刚过完年,元宵节还没过,我带着法院的人去看守所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她说,为了弥补给我带来的痛苦,离婚她不怨我,还说她什么都不要。看着她满眼含泪消瘦的脸,我心里很痛,也很愧疚。我知道她没有错,她很善良,也很贤惠。在磨难中我不能为她遮风挡雨,却又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她被判刑五年,被迫离婚,被开除教职,被关进了大牢。我很担心她柔弱的个性和身体,能不能活着出来。

可是在磨难中,她想到的不是自己,想到这场迫害给我和家庭带来的痛苦,她感到内疚,她劝我找一个给我做饭的,不要太难过。孩子去监狱看她时,她劝孩子不要怨恨爸爸:只要你爸爸过的好,咱娘俩都放心。

2010年夏天,我去监狱看望她,监狱不让见,我是哭着走出监狱的。这场迫害给本人、老人和孩子及千千万万个家庭带来多大的伤害和痛苦,是我用文字无法表达的。我自己的体会是,那真是心力交瘁,痛苦不堪,那时我都不想活了,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妻子想做一个好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江泽民这个恶首却不让,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把我的一个本来幸福的家,迫害的支离破碎。这场迫害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的孩子辍学流落街头,老人无人照顾,生活在痛苦之中?

当了坏人的帮凶

她从监狱出来后,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又没经济来源。“六一零”不让她去外地,只能回本地。我就把她接回了家,之后复了婚。

妻子原本身体很健康,在监狱里身心被迫害的伤痕累累,一身是病。那时的她怕见人,怕别人看到她被践踏的残像,真是苦不堪言。

身体的痛苦能忍受,精神的痛苦更是剜心透骨。我都害怕了,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派出所、“六一零”、社区、片警就会上门骚扰,还监听电话。我对她也没有一天好脸色看。她渴望学法炼功,我都不让,她感觉从大监狱出来又进了小监狱,每天在无奈中痛苦的度日。她为了自由,不受限制,不得不远走他乡,流离失所,过着漂泊的日子。

现在想起来我感到深深的愧疚,我当了坏人的帮凶!在我和孩子多方面的努力下,她又回家了。我发现她并没有被迫害吓倒,反而更坚强了,对自己的信仰更坚定了。

观念的转变

回来后,我怕她再走,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说话不再那么难听了。她学法炼功我也不管了。环境宽松了许多,家庭气氛也温馨了。妻子静心学法炼功,她的身体变化很快,一天一个样,没花一分钱,没去医院打针吃药,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这对我触动很大,但妻子给我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时,一开始我还是不接受。她把一些文章复制下来叫我看,一开始我不敢看,很抵触,她就读给我听,慢慢的她看我敢看了,就教我上网。能上网了,我就很少看电视,而是主动翻墙看明慧网上的文章。有时间我们还一起看视频《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江泽民其人》等,我也都能接受了。渐渐的,我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观念开始改变。

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我非常憎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理解了妻子为什么坚持信仰,有时我也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朋友来了,妻子放真相视频,讲真相我也帮着说。为了法轮功弟子控告江泽民的事,当地的国保大队和片警来家骚扰时,我也能应对了。

2015年诉江大潮中,我也在网络上真名实姓举报了江泽民这个恶魔,控告他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弟子,制造天安门假自焚陷害法轮功,残酷的活摘法轮功弟子的器官搞移植获利,让人神共愤!江还出卖大片我们的国土给俄国……罪大恶极。

现在我每天都看新唐人电视节目,这已经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也让我大开眼界,使我从迷茫、困惑中清醒,我进一步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我的思想、观念、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把我听到、看到的讲给我的同事及朋友。我多么希望中国的老百姓都能看上《新唐人电视》,看看《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走出恶党的谎言。

现在我知道大法好,邪党恶,身体也健康了,工作也顺心了。现在我也常念“法轮大法好”,也是福报连连。前年考专业资格证顺利通过,并涨了工资。今年还换了一个满意的工作。妻子炼功,不知给我带来了多少福报。

女儿从小跟妻子一起听师父讲法,事事按真、善、忍的原则去做,她考上了自己满意的学校,毕业前在学校直接被招工的单位挑中,有了让人羡慕的工作。现在她已结婚成家,生活的很幸福。

我托法轮大法的福,现在心态平和、乐观、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家庭和睦,我发自内心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