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大法官对美国社会影响有多大?(图)

2018-07-11 15:39 作者: 天白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最高法院
美国最高法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11日讯】随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宣布退休,川普再次获得大法官人选提名。美国各界对此十分关注,因为大法官的人选,对未来美国社会道德、价值观的导向举足轻重。

7月9日,美国总统川普公布了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卡瓦诺曾经在共和党籍的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担任过白宫律师。民主党人誓言将对抗到底。

大法官价值观取向影响深远

其实被提名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否是坚定的保守派。因为一旦提名通过参议院的批准,最高法院中保守派的大法官占领了大半壁江山,今后最高法的案例判决,将会影响到美国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前通过的被保守派认为违反道德观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堕胎权等都可能被推翻,这才是以自由派为主导的民主党人焦虑的重点。

美国法律有四种来源:宪法、行政法、成文法与普通法(包括案例法)。案例法强调“遵循先例原则”,透过法官的判决起到立法的效果。一旦最高法判决的案例,以后高法或州法院的相似案例,都必须按照最高法案例的原则裁决。因此,法官的个人道德与价值观,对相关案例的判决会有一定影响。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由9位大法官组成,其中保守派法官占四席,自由派法官占四席,宣布退休的肯尼迪大法官是里根总统在任时提名的,他算保守派一边,但在同性恋、堕胎权等社会争议巨大的问题上,又偏向自由派,被称为是最高法的摇摆派。

2013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了由9名大法官以5:4的法官意见作出的裁决,禁止各州规定同性婚姻违法。肯尼迪的一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称,最高法院在否决公众之决定这条路上迈出了最为激进的一步。

美国价值观的标杆和导向作用是全球性的,这种影响及其深远。美国最高法判决的案例,会潜移默化的成为世界各国政府或法院制定相关法规的参照。截止2017年,全球已有27个主权国家和1个地区全境同性婚姻合法。

道德体系与权利至上的较量

早在1986年鲍尔斯诉哈德威克同性恋案中,最高法首席大法官伯格就说过,“认为同性恋是一项受保护的基本权利的观点,无疑是弃数千年来的道德教化于不顾”。斯卡利亚大法官则认为,对同性恋行为的不干涉,会导致社会危害的扩散,以及道德立法和秩序的终结。

在同性婚姻被最高法裁定合法之前,美国只有11个州承认了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这恰恰证明,绝大部分的美国人民依然并愿意遵循传统的道德、价值观。

肯尼迪支持过的另一项关键法案,就是堕胎权。堕胎权法案在美国引起的争议超过同性恋婚姻合法。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的判决中,将堕胎合法化,可谓是石破天惊,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被美国人称为“第二次国内战争”。随后,是否支持堕胎权也成为保守派总统和自由派总统最旗帜鲜明的标志。

美国前总统里根是历史上首位因反对堕胎权而获得民众支持胜选的共和党籍总统。1984年,里根确立反堕胎相关政策,但1993年被克林顿取消,小布什任总统时恢复,又被奥巴马取消。川普上任后,又将其恢复。他在竞选期间,就清楚地表明自己是个“支持生命权的总统”。

由于美国实行的是联邦法院与州法院双轨制,除了上一级法院的司法程序可以推翻州法院的判决,总统的行政命令也不行,所以州法院法官就有权对州政府行政签署的法律予以否决。

2018年4月,肯塔基州一名联邦法官颁布一道法庭命令,暂停实施州长马特・贝文(Matt Bevin)新近签署的一项旨在禁止中期堕胎的法律。虽然肯塔基州议会以绝对的优势通过了这项禁止中期堕胎的法案。

在美国国内,56%的美国人认为堕胎在道德上是错误的,有四分之三的美国人支持对堕胎行为设置限制。反堕胎的声浪越来越高涨,生命权与生育权的斗争也愈加激烈,堕胎诊所的日子越来越难以为继。2017年,全美有49家堕题诊所被关闭,中晚期堕胎诊所仅剩3、4家。除肯塔基州外,多个州都剩下一家堕胎诊所。

保守派大法官包括新任的法官尼尔・戈萨奇,都认为宪法并不保护堕胎的权利。当然,作为被反堕胎的里根总统提名、归入保守派行列的肯尼迪大法官,在对待同性恋及堕胎权问题上是个意外。

美国的大法官是终身制的,地位远远高于总统,所谓铁打的大法官,流水的总统,他们往往都有很高的个人素质和极佳的职业修养,绝不会因为总统给他提名当上大法官而感恩戴德,唯总统马首是瞻,为了维护总统而改变自己的立场与观念。

宗教信仰与激进思想的碰撞

有意思的是,在同性恋婚姻合法的裁决中投出关键性一票的肯尼迪大法官,却在不久前的另一桩涉及同性恋婚姻的案例中,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

科罗拉多州一对同性恋者要结婚,到一家蛋糕店定制婚礼蛋糕,店老板以自己的信仰不能接受同性恋为由,拒绝为其服务。科罗拉多的州立法保护同性恋不受歧视,因此判决蛋糕店老板败诉。蛋糕店老板不服,将州法院告了,官司打了几年,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这桩案子在最高法引起激烈的辩论,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立场鲜明,毫不含糊。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规定,公民言论自由和宗教活动受宪法保护,保守派大法官认为,蛋糕师有权拒绝为同性恋定制婚礼蛋糕。自由派大法官则坚定地支持州法判决。

4比4势均力敌,五年前的场景再现,最后的结果就在肯尼迪大法官手中的那一票上,而这一票关系到未来美国在相关案例判决中的立法,甚至决定一个时代美国社会宗教信仰自由及价值观的走向。不过这一次,肯尼迪大法官的那一票没有再让保守派失望。

不但如此,在大法官生涯参加的最后一次法庭裁决中,肯尼迪用他关键的一票,选择了站在川普一边,站在保守派阵营,使最高法以5比4裁定川普总统基于国家安全考量签发的“禁穆令”合法。

在美国,人们习惯将那些捍卫传统的人称为保守派。保守一词,因语境的不同含义也有所区别,当前以川普为代表的保守派,更多的应该是对传统价值观的坚持。

自由派要求绝对的自由,认为个人的权利高于一切,任何束缚个人自由权利的框架诸如法律、道德、信仰等都必须跨越。

美国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大部分人都信神,认为人的一切权利来自于上帝,这一点在《独立宣言》中开宗明义。

神在创造人之后,以“一男一女”缔结婚姻这样的方式,让人类得以繁衍、生生不息。所以婚姻被认为是神圣的,结婚的男女双方要在上帝面前宣誓,以求得神的庇佑。

有人说,不能因为性取向不同,就剥夺一个人在上帝面前说“我愿意”的权利。理由很充分,其实挺荒唐。你既在上帝面前宣誓结婚,就说明你信奉上帝,可你却又完全违背了上帝赐予人婚姻须为一男一女结合的内涵。

堕胎也是一样。宗教中认为,人的生命是神赋予的,以残忍的手法强制剥夺他人生命权,违背了神的旨意,即使这个孩子存在于母体内,但他的生命并不属于那个人。

回归传统价值观念才是出路

同性恋的泛滥和堕胎的随意,让虔诚的天主教徒斯卡利亚大法官深感忧虑。他曾在2013年的一则访谈中强调,他相信,恶魔正在肆虐美国,最新的伎俩就是“让人们不再相信他或上帝”。

中国道家讲,一阴一阳谓之“道”,世间万物皆阴阳之道,人也一样。老子《道德经》中讲道法自然,人类之所以能够存在于天地之间千万年,皆因遵循自然规律。任何背“道”而驰的事都只能有一个结果,就是灭亡。人会例外吗?

目前美国两党之间分歧的焦点,包括同性恋婚姻、堕胎等等,实际上是一场传统与反传统的道德观、价值观上的博弈。这种博弈,在最高法院的此类判例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大法官中哪一派占优势,结果就会完全改变。

肯尼迪大法官宣布退休,给了川普再一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原本就属于保守派的肯尼迪,意识形态里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念终究还是传统的,他在这个时候宣布退休,无疑是想让川普能够提名年轻的与其政见理念更为合适的人选,加强最高法院保守派的力量,在一个较长的时期里以大法官的优势,推动美国社会逐步回归传统。唯有这样,才能真正“让美国在神的看护下再次伟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