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响美国第二次鸦片战争(组图)


1841年1月7日虎门之战,清军水师与英国海军在穿鼻湾激战。
1841年1月7日虎门之战,清军水师与英国海军在穿鼻湾激战。(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无论你是否在乎人类文明,无论你是否知道毒品危害美国的程度,无论你是否了解排华法案背后的历史恩怨,你都不得不承认:向外出口毒品的中共国产业要倒霉了。

川普发推打响禁毒战争,与一直试图将毒品合法化的民主党完全相反。这一届的白宫主人是个彻头彻尾的保守主义领袖,他对毒品在美国的蔓延早就深恶痛疾。以前却碍于一连串的政治因素,没把矛盾公开化。然而八月底的形势大变,白宫霸道总裁开始向毒品宣战了。

他是这么说的:

来自某不可说国的有毒的合成的海洛因芬太尼,正通过便捷的邮递系统从中国大量涌入美国,这是咱们无法容忍的,咱白宫能够并且必须立即终止这种可怕的状况。参议院必须通过一项停止法案,坚决阻止毒品继续杀害咱美国的孩子,毁灭我们的国家。一刻也不能耽搁了啊!

川普这话显然语气非常重。虽然为了避免全面冲突,故意给某国留面子并不符合他的风格,但寥寥数语还是把要义阐明了来自中国的芬太尼类药物在美国市场上氾滥。光是大选年2016年,全美就有超过42000人因过量使用上瘾药而导致死亡,其中一半由芬太尼引起,该药物的毒性可要比海洛因强50倍。进入2018年后,关于此类毒品的坏消息接踵而来。


川普在8月20日发推喊出了“坚决阻止某国的毒品继续杀害我们的孩子”这样的口号,把又一个风口浪尖的争议,转化为了战争元素,打响21世纪美国的鸦片战争! (推特截图@Donald J.Trump)

近一年的国会调查,发现从海外购买非法的芬太尼非常容易。芬太尼的卖家仅使用美国邮政进行国际快递,是因为美国邮政尚没有完全履行电子数据系统来帮助官方识别可疑包裹。

川普所说的Stop Act,指阻止合成药物非法交易和过量使用法案,英语全称为Synthetics Trafficking and Overdose Prevention Act。该法案将强制所有包裹快递公司安装与联邦快递一样的电子包裹跟踪系统,来帮助识别和阻止芬太尼类毒品的运输。该法案要求来自外国的包裹在进入美国之前先向美国海关发送该包裹的各种信息,包括从哪里来以及发给谁。

众议院已经在2018年夏通过该法案,而参议院方面呢,尽管参议院领袖早已宣布提前终止2018年8月的休会,但是仍有很多参议员没有回来工作,而导致这么重要的议案在参议院没进行表决。心急如焚的川普只能再推特上喊话,希望两党的参议员们能提前放弃休假,赶紧回来加班。就目前中美局势而言,川普无疑是又用推特打响了一场战争。

一百年前的美国鸦片战争

纵观历史,美国因为毒品氾滥而向中国开炮,是有先例可循的。最著名的就要数100年前那次波澜壮阔的美式鸦片战争了。众所周知,提炼鸦片的罂粟原产亚洲,北美洲并无种植或消费鸦片的历史,美国白人清教徒更没吸鸦片习俗。然而,随着中英鸦片战争结束,中国接受了通商条约,成长为一个国际贸易势力。本来用作中药制剂的鸦片成了被大量消费和出口的一种工业产品。与此同时,作为同样是英国死敌的美国,接受了海量的中国人前来工作和定居。


仅1852年一年,前往旧金山淘金的中国人就多达30,000。(网络图片)

中国人把一种有趣的“东方休闲享乐”方式带到了美国。许多美国青年前往体验烟馆,成了一种时髦的享乐方式,更成了跨国黑帮大赚利润的产业链。光是1885年,美国就进口了20万磅用于消费的鸦片,全部供应美国境内的大小烟馆。随着烟馆事业的扩大,基于烟馆的毒品亚文化也在美国流行开来,美国时髦青年们发明了许多基于汉语的吸毒单词。

比比皆是大烟馆引起了美国精英的反感,媒体上出现了16到20岁的白人女孩半裸着和各色男人一起躺在地板上吞云吐雾这类极具煽动性的贬损之辞。这对推动美国排华风潮起到了关键作用。可以说排华法案能通过,和遍布美国的中式烟馆很有关系。在媒体新闻中,中国商人甚至和鸦片贸易划上了等号。配合1882年通过的联邦排华法案,在美华人的处境跌到了谷底。

美国政府绞尽脑汁想办法禁烟,但它自我定位于一个市场主义国家,只能通过一系列经济手段限制鸦片的传播,几年下来收效甚微。国会为鸦片特别制定的每盎司75美分的重税,不但没能阻止鸦片消费的增长,反而使得以三合会为首的华裔黑帮通过非法走私鸦片赚的盆满钵满。

1909年,美国国会又通过鸦片专卖法案,规定美国机构只能进口医疗用的鸦片而禁止进口消费用鸦片。但和同时期的禁酒令类似,彻底的禁绝鸦片使得美国市场上的鸦片利润疯涨,结果不但华人黑帮能赚到钱,连美国本土的黑帮势力也大捞了一票。

随着鸦片价格的提高,鸦片在普通中国劳工中的消费大幅减少,代之是美国上流阶层对鸦片的青睐。作为一种既能打发时间,又带有东方神秘感的新鲜玩意儿,迈阿密、芝加哥、洛杉矶各地烟馆逐渐发展成美国名流秘密聚会的场所。黑社会通过庇护这些精英群体的隐秘爱好获得丰富利润。美国文青们发明了一个词叫做HOP,既能指代鸦片生意,又特指代同时拥有鸦片和美女的秘密聚会。与此同时,中国从鸦片的进口国转变成输出国,鸦片贸易甚至成了中美贸易中的重要部分。

美国政府决心彻底对鸦片宣战,展开大规模武力清剿,同时对一些华人社区进行严格监视。光是1913年的洛杉矶,清查烟馆的突击行动就逮捕了1300人,大量鸦片和烟枪被收缴,大部分以半公开名义开设的烟馆都被查封。根据洛杉矶警察局的消息,有些从广东运来的烟枪,在美甚至使用了半个世纪甚至更久,然而鸦片的问题并没能得到缓解。

早在1909年,美国就找到当时的中国政府,牵头让13个国家联合在上海成立了国际鸦片委员会,这是针对毒品进行国际协作的最早努力。然而这并没有起到明显的作用,中国对美出口鸦片的速度减缓是因为后来难以弥合的军阀割据。

一战以后,国际联盟成立了鸦片与走私问题顾问委员会,企图让各国联手根除鸦片走私问题。但中国反复革命,根本没出现可以兑现承诺的政府。

19世纪末的美国鸦片战争,配合着的联邦排华法案,使得两代在美华人处境非常困难。与此同时,它也使美国的立法和司法系统蒙羞,这是美国历史无法抹除的污点。

无比讽刺的是,让美国市场上鸦片和大烟馆消声灭迹的,并不是各州政府的高压,也不是白宫发起的禁烟运动本身,而是可卡因和海洛因等新毒品的流行。

早在19世纪末,一些中国烟贩就发现,毗邻美国的墨西哥的土地适合种植鸦片。于是带来了中国鸦片的种子,并且在墨西哥将鸦片进一步提纯,也就得到了大量的吗啡,再拿去和乙酸进行化合与提纯,就得到了海洛因。然而产自墨西哥的海洛因纯度有限,奸商在制造时通常会掺杂半数的奶粉和糖。但这些新兴毒品因为携带方便,利润率奇高和不需要复杂的吸食工具,很快就淘汰了传统的鸦片。

到二战末,美国最后一个鸦片吸食者终于消失了,美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彻底结束。然而烟馆对华人负面影响却顽固而持久,一位参议员如此评价:

中国人作为劳工、矿工或仆人,大批移居到美国来,我们欢迎他们;我们欢迎他们做劳工,欢迎他们做市民。因为从密苏里到金门只有100万人,但如果他们是带着鸦片来的,我们无法欢迎他们。

新时代美国面临的威胁

美国是个自由之国,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彰显自己的所谓民主,不会以强力限制市民吸毒。比如西雅图这样的地方,市府还花钱建了专门的毒品注射中心,让你放心注射不用左顾右盼。如果注射过量危及了生命,还有专业急救等在一旁。本地的公共健康部门还公示了专业吸毒指南,以防止各位市民吸食过量。

政府的参与和医护人员的贴心服务,并不能带来更安全的局面。事实上,一些官方的投资是适得其反。

川普总统一直想要把制造业请回美国,回头一看,发现美国目前已经到了无可筹之饷,无可用之兵的危险处境,毒品危害比林则徐时代的大清还要严重。

最近有个在美国面试成功的案例在英美媒体疯传,是一个一无是处毫无特长的黑人面试成功的经过。他在媒体上透露自己的成功秘诀是:30个面试者前29个都没通过毒品药检,于是我就这样找到了工作。这事在推特上蔓延,很快就被希望美国重新伟大的总统看见了,于是30日他公开宣布对毒品开战。

川普和前任不一样,只要他公开在推文上喊过,就一定会在短期内执行。8月22日,川普王朝任命的本轮禁烟运动的钦差,就那位软弱的司法部长塞申斯,他向全世界宣布了本轮禁毒运动取得的重大成果:已查明并打击了来自中国的毒品供应商及他们的暗网交易系统,清查了相关的比特币洗钱活动,还捣毁了在美国本地的贩毒网络。

部长大人启封了联邦法庭的一份起诉书,这份起诉书对贩毒网为首的两名中国公民提出43项控罪。起诉书指上海两父子合谋制造并在全球贩运芬太尼类似物,35岁的郑Fujing Zheng和62岁的Guanghua Zheng父子,被控犯有合谋制造和销售列管管物质,合谋向美国输入列管物质,持续运作犯罪企业,洗钱和其它各项重罪。由于涉案药物已致人死命,导致被告已被美国司法部定为毒枭。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可被判终身监禁。

司法部长塞申斯继续说:芬太尼类化合物是当今美国头号毒品杀手,其中大多数来自中国。这是司法部在川普总统领导下,采取了历史性的新步骤应对芬太尼威胁而取得的阶段性成果。2017年10月,我们首次因贩卖芬太尼起诉中国公民。在这些案件中,先后已有32名被告受到指控。而今,我们宣布起诉总部在中国上海的郑氏贩毒组织的领导人。起诉书指称,他们出售的药物害死了俄亥俄人民。通过切断芬太尼及类似物的源头,我们可以拯救美国人的生命。

美方的起诉书是这么说的,郑氏父子伙同他人使用多家公司,包括Global United Biotechnology,Golden Chemicals,Golden RC,Cambridge Chemicals,Wonda Science等等,制造并销售数以万计的危险化合物,包括芬太尼及类似物,比如卡芬太尼、乙酰芬太尼等等。他们建立并维持多个跨国网站,以超过35种语言推销毒品……

从2008年至今,郑氏贩毒组织以上海为基地,合谋犯下各类重罪。他们声称每月可从自己的实验室运送超过16吨的危险化合物,并可以按照定制以任何数量合成几乎任何类型的化合物。他们还声称自己拥有特殊方式通过美国、俄罗斯、欧洲和其它国家的海关。如果邮件被海关没收,他们保证免费重寄。

长达88页的起诉书,详细地描述了这个贩毒网络的运营方式,甚至包括开曼群岛的空壳公司,如何揽客、如何洗钱、如何售后,甚至包括该公司如何运输躲避查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