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穷“软实力”到富“软实力”(图)

2018-09-13 08:47 作者: 林傲霜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以金銭为后盾的“富软实力”已达到了“富凶极恶”的地步。(示意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9月13日讯】近年来中共当局又“发明”了个新词叫“软实力”。其实也并不新,只不过是换了个包装,以新瓶装旧酒而已。按中共过去的说法就是所谓的要抓住枪杆子与笔杆子这“两杆子”。前者即武力夺权打江山并暴力维稳赖在台上专权霸国,后者则是隐瞒真相,欺骗洗脑愚弄民众。二者狼狈为奸,共同作恶,实则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回顾历史,上世纪1946至1949年那场内战,中共之所以能夺得国柄,虽然主要的原因是国军在八年抗日战争中与日本拚了个鱼死网破,元气大伤。而中共八年中则由毛泽东派潘汉年与日本和汪伪方面达成默契,于是变成双方实则是互不侵犯的局面,中共便由此可以“游而不击”,一心发展壮大自己,在抗战胜利后以逸待劳来对付国军。与此同时更由苏联把数万计的日本投降的关东军连同武器成建制的交付与中共,致使中共越发坐大。而与此同时,美国总统杜鲁门与国务卿马歇尔等“左派”政客却被中共当时成天大唱对英、美民主制度的赞美颂歌冲昏了头,以为毛泽东等人当真是要在中国实行民主宪政。因此处处刁难中国国民政府对中共实行武装叛乱的镇压。甚至在国共内战期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美国的对华援助几乎完全是被冻结了的。于是乎使中共更加得势。而正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又发生了一桩令人始料不及的意外事件。

1948年美国进行总统换届大选。共和党候选人托马斯.埃蒙德.杜威(1902年-1971年)在竞选中明确宣称要强硬对付苏俄共产阵营对外输出“革命”甚至不惜打一场世界大战。笔者还记得此君慷慨陈词地宣称,打垮苏联宜早不宜迟,越往后拖代价越大。并宣布要加强对中华民国国民政疛剿共的支持与合作。并对美国国内的压制共党活动法律亦做了充分加固工作的承诺与布署。这亠切对于中华民国政府而言当然是十分利好因素。而当时美国国内的各项民意调查的结果均显示杜威的支持率大幅度地领先于杜鲁门。于是南京中华民国政府高调公开表态支持杜威。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选举结果杜鲁门反以微弱优势胜出。心胸狭窄的杜鲁门愤怒之余,与中华民国之间的矛盾纠葛由此更加剧烈,甚至完全停止了对中华民国的军事援助。大大影响了国军的实力与士气。终至大陆最后沦于共军之手。而此时中共还一直在高唱着赞美美国民主的颂歌。把个美国的“白左”政客们唱得晕头转向。最可笑的是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南京陷落之后竟然不离去,盼望着中共派人来与之商谈建交事宜,准备彻底吿别中华民国政府。结果它哪里知道北京当局此时早已身许苏俄斯大林。待到大局稳定妥当后。毛泽东抛出一篇尖酸刻薄的批判文字,《别了,司徒雷登》对美国挖苦讽刺之余公开宣布它要倒向苏联一边。所以在这场国共的内战中,中共利用它哄骗离间之术的“软实力”折散中、美同盟对其取胜起了不小的作用。

也就在这场争夺“江山”之战中,中共的“软实力”在另一个战场上也大显身手。众所周知,中华民国政府在当时虽还不能算是一个完全合格的民主国家,还有很大的威权体制性质,但它并不是共产极权专横统治,尤其在新闻与言论自由上已相当接近欧美民主国家。于是中共十分成功地利用了这一点,把它大批的所谓地下党员以及它收买拉拢的所谓“民主进步人士”,大批涌入潜伏到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管辖治理的城市、学校、机关团体、新闻単位中,而当时国民政府允许民间办报,中共乘机大钻空子投入大量资金办成各种披着“民间中立”的外衣实则是中共“喉舌”或十分亲共的媒体。除了中共的《新华日报》,明目张胆公开长期在国民政府管辖区内发行,其他较有名的如《观察》,《大公报》等都是被中共势力渗透或操控了的。又如四川成都的《华西晚报》亦是为中共及亲共份子所把持。更可悲的是这些报纸成天打着新闻言论自由的旗号,实则造谣生亊诬蔑国民政府,或把一点小事无限放大,煽动民众不满。国民政府则对此束手无策任其肇事煽动。而其中闹得影响最大,最“成功”的便是所谓的“沈崇事件”

1946年12月24日晚,北大一个名叫沈崇的女生,由当时几家亲共报刋爆出,说她夜出看电影遭到一美军上士强奸。立即被这些报刊、中共地下党员及亲共文人炒得沸反盈天,各地掀起反美狂潮最终迫使驻在华北阻止、调停中国内战的美军撤走,为共军在华北攻城略地创造了条件。几十年后才真相大白,这个名叫沈崇的女生,原来是出身名门。祖父沈葆桢是清朝两广总督,父亲是国民政府交通部的处长。这位大家闺秀为何会独自一人在北平寒冬季节零下几度的深更半夜去逛大街?完全匪夷所思,无人能回答。后来她改名换姓变成了漫画家丁聪的夫人沈峻。(改来改去,也就是这个“崇山峻岭”中的两个字)沈崇在中共建政后进入中共外文出版社工作,文革中她承认当年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制造这一假案就是为了“积极打击美国,孤立国民党”。后来此人移居美国。再次对外澄清这次“强奸事件”乃子虚乌有,并未遭到美军强奸。然而此时中共的政治目的早已达到。中共的“软实力”已经胜利完戓了它“伟大的历史使命”了。

而在1946至1949三年的国共内战中,中共更利用其所操控的报刊以及中共地下党员、所谓“民主人士”的文人记者们例如储安平,吴晗、浦熙修之流,成天用放大镜去找国民政府的毛病添油加醋尽量放大,并将社会上一切的困难、问题均归罪于国民党。更颠倒是非黒白,明明是中共挑起打内战却栽赃给国民党。潜伏在学校中的中共地下党更大肄煽动青年学生搞什么“反内战,要和平,要面包”各地大搞游行示威,造成天下大乱的局面,实则是支持中共叛乱夺权。国民政府既在舆论上处于被动防守,又在处理这些闹事骚乱上缩手缩脚。生怕美国“白左”们批评他专制独裁。结果使中共的“软实力”再次得逞其奸,为中共推翻国民政府立下了汗马功劳。

“殷鉴不远”。而今的这一套却正被中共在海外、特别在台湾轻车熟路地加以复制运用。试看看今日台湾的那些政客文人,开口“九二共识”,闭口“一中原则”,亦步亦趋地随着北京指挥棒起舞。这帮人在政治上投机取巧的本领,比当年的“民盟”,章伯钧,黄炎培,罗隆基等人能干多了,也更无底线地挟共自重,媚共求荣。尤其那个竹联帮的黒老大张安乐,竟然成了超级“爱国”贼,组成了什么“中华促统党”,公然拿着中共的五星红旗率众在台北中华民国的总统府前进行“示威”,狂叫反“台独”,中华民国早在1911年就独立了,如此胡闹。中华民国政府竟不敢予以取缔。而“蓝营”的大报纸更天天在为中共“和平统一”台湾,大造舆论声势。至于中共地下党员究竟已“埋伏”了多少在台湾,恐怕只有上帝才清楚了。面对中共如此强大的“软实力”入侵。台湾难道还不应赶快警惕猛醒吗?

更应看到的是中共而今的“软实力”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更不可同日而语。不仅早已“换代升级”,更装上了战无不胜的“孔方”导弹。指哪打哪,威力无穷。这东东可是个超级厉害的“大杀器”。说不定还真能把“美国人吓傻”,把“日本吓尿”。而且绝非照抄照搬西方,是我中华固有的“特色”产品。谓予不信,请看俺祖上晋人鲁褒《钱神论》是咋说的:“钱之为体,有乾坤之像。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接下来又说:“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简直就是当今中国的真实写照。中共这些年来,靠着对外与贪婪的国际资本狼狈为奸,对内则以低工资、低人权、低福利、低保障、高污染、横征暴敛,盘剥民众而闷声发了大财。于是与“孔方兄”(钱)结成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仗着这个“伙伴”对内高压专制,毎年砸上千亿的“维稳费”监控压制民众。对外则用以“孔方兄”为后盾的“软实力”,不许别人讲它半点不是。不仅如此,更要自由媒体也必须奴颜婢膝向它献媚。例如“习总”访美,一挥手狂砸数佰万美元在纽约时代广场打出欢迎习总访美的广吿。卑辞赞颂,令人肉麻。不知内情者以为美媒当真如此崇敬习总。实则是商人重利,见钱眼开说的瞎话。这种“富软实力”,岂是中共当年的“穷软实力”能望其项背的吗?

只许歌功颂德,不许它说半点不是,这种财大气粗的霸道固已令人不齿。然而当这种霸道被发挥到极致时,则变成了“富凶极恶”式的荒谬绝伦。2018年2月6日,在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品牌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引用了一句达赖喇嘛的话,竟招来一场飞来横祸。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在其Instagram帐号上的帖子带有#Monday Motivation的标签,配图是一辆停在海滩上的白色奔驰车。帖子引用了一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名言:“从各个角度看问题,视野会更开阔。”这本是一句既与政治无关也未针对任何人的格言般的话语,既饱含智慧哲理,而且用在汽车的广吿词中尤为贴切精辟,堪称驾驶车辆的座右铭。因而该帖获得大量浏览与点赞。谁知这样一句话竟招来北京方面的非难与打压。在莫名其妙的什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的谴责之后,竟然蛮横威胁要“抵制奔驰品牌”。本来对这种无理取闹完全可以不屑一顾。然而却因这种“软实力”有“孔方兄”作后盾,世界堂堂有名的奔驰公司,看在中共大陆市场份额和金钱的份上,梅赛德斯在中国版的Twitter微博上竟发表声明,称该贴包含“极为错误信息”,已被删除。梅赛德斯还说它诚恳接受各方的批评,并将采取一切行动加深“对中国文化及价值观的理解”。还称,“尽管我们已经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将相关信息删除,但我们深知此事对中国人情感造成的伤害”,该公司写道,“对此我们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真不敢相信这种媚态+足的昏话竟出自一家国际知名大公司之口!在中共“富软实力”的威胁打压下,一个久负盛名的民主国家的跨国大公司竟然可以如此低三下四到不要起码尊严,不顾普通常识,而去向金銭下跪,向专横膜拜!人们不禁要问:难道“中国文化及价值观”就是不可以、不允许“从各个角度看问题”吗?这句话怎么就成了“极为错误信息”?这句话怎么就对“中国人情感造成伤害”了呢?中国人莫非都长着一颗别样的“玻璃心”比曹雪芹先生笔下的林妹妺都还脆弱而如此易受“伤害”吗?难道中国人是只有一只眼睛,只能从一个角度看问题的特殊人种吗?为了钱,如此向北京语无伦次地认错,和那太监跪在皇帝面前,一边自打耳光一边自己骂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何其相似乃尔。这样旳“富软实力”真比鲁褒先生《钱神论》中说的“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还更荒唐百倍不止!

如果有人说,这话是达赖喇嘛讲的,所以再无懈可击也是“反动言论”。这就更加荒唐。评价达赖喇嘛不在本文论述的范畴。也不管北京当局如何恨达赖喇嘛,但孔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当局应该知道。你们满世界撒钞票办孔子学院。为什么二千多年前孔子早就指出了的这个浅近的道理,你们至今还不明白?尊什么孔?崇什么儒?也太可怜了吧!

当然,中共利用它的这种“富软实力”干成的荒唐事、覇道事,也决不止此一件。例如前不久北京当局竟要世界44家外国大航空公司限期修改所谓“涉台标注”。也就是硬要人家各大航空公司不顾历史和现实的状况,把台湾的台北、高雄等航班地点标注为属于中国大陆的城市。如此荒唐至极,而被美国政府斥为奥威尔式的胡说八道之举动。由于大陆市场份额、客源、利润等诸多因素构成的威胁与利诱,最终竟迫使各大航空公司纷纷按照中共指鹿为马式的霸道要求屈膝照办。再次显示出这种以金銭为后盾的“富软实力”真是达到了“有銭能使鬼推磨”的地步,这种“富凶极恶”,比穷凶极恶果然厉害多了!

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堂堂的联合国,也竟然遭到中共“富软实力”的入侵。中共“红顶商人”(即既经商又在中共当官的)中共全国政协委员、澳门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澳门地产大亨吴立胜,2015年被美国司法当局正式起诉,指控其涉嫌向第68届(2013年)联大主席、原任中美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驻联合国大使约翰.阿什提供逾130万美元的贿赂,以换取对方支持在澳门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这是赤裸裸的以金钱贿赂谋取不正当政治利益的犯罪活动,企图以金钱收买之手段,把联合国会议中心弄来澳门,以抬高中共在国际上的地位与影响,以便以东道国身份进一步对联合国施加影响。就是这个吴立胜,还曾卷入过美国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政治献金案,但是最后是将钱打入帐户的人替他顶了罪。可见中共搞这套伎俩早已是熟路轻车了,而今竟然敢对联大主席也公然行贿,实在不得不令人震惊!

由此可见中共的这种“富软实力”,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艺儿,更不是中共所吹嘘的什么“正能量”,什么“先进文明”。实则就是中共在大陆的专制腐败病毒向世界的渗透与扩张。这种邪恶肮脏的手段,是独裁专制政权邪恶本质的具体体现,所以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上面提到的那个吴立胜已被美国法院判刑。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随着以民主、自由、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观的深入人心。21世纪必将是民主的世纪。因此这种邪恶的“软实力”虽可得逞一时,猖狂一时,但决不可能横行一世。它必将随着独裁专制体制的灭亡,而最终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