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汉帝国扬威万里!(图)

2018-09-18 08:35 作者: 李清源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汉帝国气吞山河,是中国历史上的辉煌时代。图为汉武帝时代欧亚大陆形势。
汉帝国气吞山河,是中国历史上的辉煌时代。图为汉武帝时代欧亚大陆形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按:汉帝国与唐朝皆为中国历史上的辉煌时代,汉帝国气吞山河,被称为“强汉”!什么原因呢?“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有这样的气魄才能保护边境子民,维护国家尊严。

郅支负义杀汉使

西汉宣帝年间,匈奴呼韩邪单于(单于即匈奴首领)和其兄郅支单于发生窝里斗大战,两败据伤后,双方几乎同时向汉帝国求援,并遣质子入朝(就是把自己的儿子送到长安当人质,以换取汉帝国信任)。

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请求朝见汉天子,宣帝在甘泉宫亲自接见,给他的待遇在诸侯之上。月余之后,汉宣帝派一万多骑兵护送他回国,西域诸国见匈奴归汉,也纷纷表示臣服汉帝国。

这样一来,呼韩邪的哥哥郅支得知汉军护送呼韩邪回大漠收复失地后,“吃醋”了,他怨恨汉朝对他弟弟偏心,于是“困辱汉使”,并向西域进兵,击败乌孙,吞并乌揭、坚昆、丁令三个小国,建都坚昆(今俄罗斯境内叶尼塞河上游一带),割据一方。到汉元帝初元四年(前45年),郅支单于派使臣到长安,要求带质子回国。

卫司马谷吉作为汉朝使节千里迢迢把郅支的太子送回国都,郅支不但不领情,反而因为对汉朝的怨恨,把谷吉一行都杀了。泄愤之后,郅支清醒过来了,这下惨了,汉朝不能饶了自己啊,怎么办?快跑吧!

逃到哪里去呢?离汉帝国越远越好!公元前44年,恰逢西边的康居(西域国名,今新疆北境至俄领中亚)来向郅支求援,欲联合北匈奴击乌孙(西域国名,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东南),郅支单于趁机带北匈奴迁居康居东部。因为担心汉军追击,他一路狂奔,部众脱队、冻死者不计其数,到康居后只剩下3000来人了。但是远离汉帝国,他的胆气马上又壮了,几次入侵乌孙国杀人掠财,在西域横行霸道。汉帝国派使节向郅支索要谷吉等人的骸骨,他自认汉帝国对他鞭长莫及,反而戏耍侮辱汉朝来使。此时,一个出身贫寒的小人物——陈汤出现了,他后来因为一句千古名言被加载史册。

陈汤应时出西域

陈汤(?∼公元前6年):字子公,山阳瑕丘(今山东兖州北)人,小时侯喜欢读书,并且善于写作,可是家里很穷,只好到长安打工,当了个小官(太官献食丞),后来在别人举荐下,又做了郎官。他几次给上司写报告,要求“外派”,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建昭三年(前36年),甘延寿被任命为西域都护,陈汤终于如愿以偿,以西域副校尉的身份随行。

陈汤为人深沉智勇,“多策谋,喜奇功”,到西域后,陈汤对甘延寿说:“西域本来就被匈奴控制,郅支单于时常侵扰乌孙、大宛等国,还常常为康居国出主意到处劫掠,如果他哪天灭掉乌孙、大宛,挟众扩张,用不了几年,那些归顺汉朝的国家肯定都会被他灭掉。如果对郅支单于长久姑息,以后必为西域大患。匈奴传统上没有坚城劲弩的守备,如果我们调动屯田的士兵,加上乌孙军队,出其不意攻击他,他没地儿跑,也守不住,千载之功,一朝可成。”

甘延寿深以为然,准备给朝廷写个“报告”,要求出兵。陈汤则认为朝堂上的大臣们不会同意他们的计划,主张擅自行动,甘延寿坚持要上奏,两人争执其间,甘延寿病倒了,而且久病不愈。于是,陈汤假借朝廷名义征发西域汉朝属国军队以及屯田汉军,待甘延寿发觉要阻止,为时已晚。甘延寿无奈,只好依陈汤之策,带着四万各国联军出征,出兵前,甘、陈二人给朝廷写了一份“检讨”,说明了矫诏出兵的前后情形。

四万军队分六路进兵,途经乌孙国时,撞上康居副王抱阗正带着几千骑兵侵掠乌孙国都赤谷城,于是,顺手歼灭了几百康居骑兵,解救了被康居国虏去的赤谷居民,俘获的牛、羊、马等正好成了联军的军粮。到达康居东界后,又严禁军人抢掠当地人,并与康居首领饮酒为盟。联军势如破竹,距单于城六十里扎营,当地的康居人也怨恨郅支单于的残暴,把城内匈奴实情尽数告知汉军。

郅支单于做梦也没想到汉军竟然劳师袭远,闻讯后有点懵,派出使者到汉营询问:“汉军到这来干啥?”陈汤答道:“天子可怜单于远弃国土,屈居康居境内,现在派西域都护前来迎接单于一家回去,怕惊动单于,所以没有直接抵达城下。”

事到如今,郅支只能负隅顽抗,他调数百人披甲守城,向汉军呐喊(给自己壮胆),又调百余骑在城下来往驰骋,以耀兵威,城门处还有“外籍兵团”的百余人摆成鱼鳞阵,操练演习(据考证是败逃后被郅支单于收留的罗马士兵)。

匈奴人长于奔袭,至于攻坚战,汉军才是行家。陈汤令联军向城门那些骑兵步兵放箭,吓得那些人都跑回城里躲起来了。联军纵火焚烧土城外的木城,数百骑匈奴企图趁天黑外逃,全被迎头射杀。郅支单于没招了,带着几十个大小老婆(诸阏氏)一起上阵,结果,郅支本人中箭,娘子军也被射死大半。

当时有万余康居骑兵环城十余处援救郅支单于,但因为惧怕汉军,不敢向前。天亮后,康居兵全都溜了。汉军攻入城中,郅支单于受重伤而死。此次战役,共斩单于阏氏、太子、名王以下一千五百多人,生擒一百四十五人,投降的匈奴有一千多人。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大捷之后,甘延寿、陈汤给帝国朝廷发去了那封流传千古的疏奏:“我听说天下大义,是华夏一统,过去有唐、虞,现在是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经在北面称臣,只有郅支单于叛逆,不肯归服,逃到大夏以西,以为大汉帝国拿他没办法。而且他残暴狠毒,欺凌百姓,罪恶滔天。臣陈汤、甘延寿发动正义之师,代表上天去惩罚他,依赖陛下的神威,加上上天的帮助,才能攻克强敌,斩郅支首级和匈奴诸王。把他们的头挂在长安那些外国人居住的社区,以明示,敢于冒犯我强大汉帝国的人,不管他离的多远,都终将被诛灭!”

(甘延寿、陈汤疏奏原文——“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书・陈汤传》)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