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弟15年 哥哥吁鑒定悉尼人体展標本DNA(组图)


人体展
黄万青博士呼吁对展出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检视(摄影:晓行)

【看中国2018年9月21日讯】为寻找失踪15年的弟弟黄雄的下落,9月16号,美籍华人黄万青博士跨洋飞行将近20个小时,从美国来到澳大利亚悉尼。因为备受争议的“真实人体展”(Real Bodies:The Exhibition)正在这里进行。黄万青博士要求鉴定展览的人体标本中,是否有15年前在中国失踪的弟弟。

据海外媒体新唐人电视台报道,黄万青向悉尼警方报了案,要求警方对展出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检视,以确认自己的弟弟是否在其中。

黄万青说:“当我看到人体展的图片时,我感到非常震惊和沮丧,我的弟弟可能就在那些展览的尸体中。我想不出其他理由,为什么弟弟15年来与家人没有任何联系。每当我想到弟弟可能因为信仰遭受酷刑和谋杀,然后被用作商业展览,我都会感到心如刀割。”

这次悉尼的“真实人体展”共展出了20具尸体,200多件解剖标本。人体展一直以来备受外界质疑,因为尸体来源可能是死囚、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展览所有者Imagine Exhibition总裁曾对澳洲新闻集团网说,这些人体“毫无疑问来自中国”,但无法提供同意捐献身体的证明。

最后一次通话是2003年

黄万青表示,自己和弟弟最后一次通电话是在2003年4月19日,当时在上海的黄雄说马上要去云南,到了云南会再跟黄万青联系。从那之后弟弟便一直杳无音信。

他说:“我弟弟也正是在警察手中失踪的,上海的警方应该是抓了他,但是中国那边从来不承认也不公开,就打太极,我弟弟就失踪15年多,找不到下落。”

黄雄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失踪那年他只有25岁,因为派发法轮功资料,当时正遭到上海公安的通缉。

根据大纪元报导,2004年上海任职于当地公安的一位胡姓处长曾表示,他非常了解黄雄的情况,但是不能说。黄万青曾委讬国内的一位律师确认了黄雄在2003年被公安绑架。2005年黄万青的家人再次询问有关黄雄的下落时,他们得知当局已经从数据库中清除了黄雄的身分证字号与记录。而这通常是在一位囚犯死后中共警方才会这么做的。

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真实人体展”的合作方、人体标本的提供方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隋鸿锦曾称,部分“尸体”是来自中共公安部门。

黄万青在报案材料中说,“由于中共监狱之间的频繁转移和中国多家塑化工厂的存在,我认为我弟弟的身体很可能已经被展览。”

像黄雄这样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中共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囊括进了一个庞大的活体人体器官库,将他们按需要杀害,器官用于移植牟利。

黄万青说:“去年韩国做的一个专业的片子,正常的人要去做器官移植,在韩国要等3到5年,其他国家也大概是这样。但是韩国记者团队假装成是要去做器官移植的,跑到中国的医院去了,然后他们用秘密摄像镜头拍下来了,那里就像菜市场一样,2、3个礼拜你就可以拿到器官,你多给钱的话2天就行,所以呢这就证明它背后有一个活人的器官库。”

人体展
黄万青博士呼吁对展出的人体标本进行DNA检视(摄影:晓行)

专家:建议验DNA确认死者身分

而针对此次事件,医生、人权活动组织以及黄万青本人均提出相关部门应该对被展览人体进行DNA测试,以便进行家族DNA比对,这是一个可行的确认被展览尸体身分的方法。

寻找弟弟的黄万青认为,“如果这些展览公司不能提供文件证明死者(或遗嘱执行人)自愿、知情且同意死后身体或器官组织被塑化,并用于商业目的的展览”,那么他“要求警方采样DNA”,并进行比对,这有助于确认弟弟黄雄是否被迫害致死,他的尸体是否被用在这个展览上。

黄万青还提出:“所有从展览人体和器官组织上经过测试或其它方法获得的DNA样本应作为证据存盘,以确定死者身分。”“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基于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海外中国人在大陆有亲人失踪的事实,与我的情况类似。”

德国美因茨大学血管药理学研究所教授李会革表示:“从程序上,应该按照西方人的伦理道德来说,你如果不能提供来源的话,那它就应该关门,因为它这里面存在,就是什么可能性都有。”

英国国际医学专家、调查员尼克尔(David Nicholl)近期正要求对伯明翰的一个相同的展览进行DNA采样。他在声明中说:“法医遗传学的巨大进步意味着从塑化组织中提取DNA的真正可能性。”“我们建议使用这些方法来帮助确认展览的‘无人认领尸体’⋯⋯很多人在中国大陆的亲人多年来一直失踪。”

调查记者、《屠杀》一书的作者古特曼(Ethan Gutmann)对此表示赞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共对超过4000万人进行了DNA测试(较低的估计),他们还说想测试每个人的DNA。如果我们可以访问该数据库,理论上我们可以把展览上的人体DNA和家里有失踪人士的人的DNA进行匹配。”对于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人、基督徒,或者是一个政治犯,他认为有理由来检查世界上每一具塑化的人体标本来寻找他们的真实身分。

15年来跑遍各地 为揭露失踪真相

15年来中共公安威胁过黄万青,骚扰过他在国内的家人,到后期国安戏剧性的登场,带着礼物到黄家,声称要帮助他们找人,条件就是黄万青不能在海外公开呼吁。

而15年来黄万青跑遍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联合国,也曾对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的人体展提出同样的申诉。他表示为了揭开弟弟失踪的真相,哪怕有一线希望都不放弃。他希望此案能引起人们关注法轮功学员及其它良心犯在中国遭受的人权侵犯。

纽省上议员David Shoebridge说:“我们知道中共不尊重人权,中共长久以来在迫害政治异见者,这个展览声称这些人体无人认领,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证件证明。这在纽省是犯罪,对人体残骸进行不正当交易和缺乏尊重是犯罪。”

反强摘器官组织、新疆维吾尔人团体也表示联合国最近确认,中共任意关押了上百万的维吾尔人。他们也面临遭强摘器官的处境。

澳大利亚维吾尔人协会主席Mamtimin Ala在集会上说:“一些在再教育营和监狱被虐杀的维吾尔人,尸体给家人的时候上面有伤疤,这表示他们的器官,尤其是肾脏,在违背本人意愿的情况下被移除。”

黄万青在最后表示:“我希望澳洲政府和警方帮助我和我的家人找到弟弟黄雄的尸体,允许我们为他下葬,让他能够获得安息。”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