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变潮牌女王 连金小妹都是粉丝(组图)


Unique Hype Collection服饰店
Unique Hype Collection服饰店(图片来源:google map)

【看中国2018年10月3日讯】纽约曼哈顿唐人街的一间半地下商铺里,柜台边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华人大妈,大家都叫她Og Ma。她不仅身为Unique Hype Collection服饰店的老板,贩卖潮牌Supreme的衣服、帽子、配饰,同时她也是纽约潮人圈无人不知的传奇大妈。

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Og Ma本名姓谢,1980年代的时候在深圳市工商局安安稳稳地当国家干部。如今她在纽约街头潮牌圈中名声响亮,以倒卖Supreme闻名。

而Og是Original的缩写,在街头文化里代表首次发行的正版商品,至于Ma(妈)则是对50几岁的谢女士的亲切称呼。在纽约这个时尚圣地跟文化熔炉里,这个打零工、英文也不流利的中国移民,在儿子Peter的协助下成为世界各地Supreme的粉丝心中货最全的卖家之一。

十年前在唐人街,大妈们开的店总会让人想到廉价的地摊货与名牌山寨款。那类生意直到现在仍有很大的市场。如今有机会到纽约的中国潮牌爱好者,会被Og Ma的名声吸引,也会去这家小店。

Og Ma的时髦刷新了不少人对中国大妈的印象。其独特的形象定位营造出的反差感,使她成了美国社交网络的网红。她在Instagram上穿着各种Supreme限量款的照片已吸引了17万粉丝。照片中的她总是做着“yeah”的手势或者是招牌式的面无表情,有时身旁还站着她从未听说的明星客人。

 
 
 
 
 
 
 
 
 
 
 
 
 
 
 
 

SUPREME 💎(@uniquehypecollection)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18 年 10月 月 1 日 下午 1:49 張貼

Og Ma说:“我一直知道自己想做生意,但是从没想过我会卖这个。”

Supreme品牌与限制

Supreme是由英国人詹姆斯・杰比亚(James Jebbia,以下皆音译)在1994年创立于曼哈顿Soho,其旗舰店很快就成为纽约滑板文化的圣地。原本它只是风行于滑板迷、朋克和嘻哈圈中,然而近几年在各国青少年当中人气暴增。

每位粉丝都知道买到一件货真价实的Supreme有多难。在每周四发布新品时,旗舰店门口排队的人一直排到下个街角。每件产品都是限量发售,购买也受到严格的限制,在店内——每个人每个款式只能购买一件;而在网上同样严格——每个IP地址也只能买一件。

Supreme在全球仅11家门店。如果想在网上买,你不仅要比人快,还得比机器人程序快——这类程序从20美元到500美元不等。便宜的只能帮你自动填写订单信息,贵一点的能帮你实时监控特别款式和内存。

Supreme台北店
Supreme台北店(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另外,Supreme的一些打击投机倒卖的行为反而陷入了某种僵局,即越来越严格的购买限制,使普通消费者越来越难买到,所以他们只能转向灰色市场。对于那些不想花几个小时排队或手不够快的人而言,Og Ma与儿子开的店成了他们的选择。在此随时可以买到最火的产品,当然要付出代价——双倍甚至20倍于原价的价格。

从唐人街到上西区

现实中的Og Ma并不很多言。卖了Supreme十多年的她,把自己与儿子的成功归结于好时机。Supreme还没活跃在大众视野前,他们就开始做这门生意了。

生意刚起步的时候,店里会找人去Supreme店排队买,买到之后把最火爆的款式立刻加价卖一部分,然后自己再留一部分等着日后升值。如今店里已经有固定的买手和源源不断的新货源,可保证几乎所有产品在官方旗舰店一抢而空以后能出现在她店里。

根据纽约的投资公司Wealthsimple做的一篇报告,倒卖Supreme的人能从每件产品中平均获利67美元!所以Og Ma已经有了一定的财富。光是店面和后面的小仓库里堆积的货品,估价值六位数的美金。刚来美国时,她和亲戚们挤在一起;现在她住在曼哈顿上西区的公寓里,每晚由司机送她回家。

Unique Hype Collection服饰店

Og Ma的潮牌店后面的仓库就是她和其他员工吃饭和休息的地方。小店12点开门之后他们会叫午饭外卖,而晚饭一直到8点关门后才会吃。Og Ma几乎从不做饭,即便是在后面仓库吃饭的时候,她也会盯着墙上的屏幕,8个摄像头实时监控着店里。

Og Ma也把路对门的警察局旁边的门店也盘了下来,在今年初开张了Unique Hype Collection 2.0,售出更为稀缺的Supreme爆款,而且只对VIP顾客开放,并更注重网上订单。

Og Ma为了和家人团聚,儿子Peter在7岁时和她一起搬到美国。刚来美国时的Og Ma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不只参加社区学校学习英文,还同时做几份保姆工来维持生计。“来纽约的前两年,我几乎每天都在哭,但是慢慢就习惯了。”

而Peter是个天生的生意人,从小就钻研低买高卖的生意经。18岁时靠卖电子游戏赚了第一桶金,然后逐渐对Supreme有了兴趣。一边买来自己穿,一边转手卖。眼看着大家对此牌子的热情高涨,他嗅到了商机。

在圈内货多者会带来很多关注,但是Peter似乎不想要这些可能会带来风险的名气,于是他让妈妈管理地下商城的一家小门店,于是Og Ma成了坐在收银台的店长。

从店长到“代言人”

生意越来越好,Og Ma逐渐积累了名气。她对潮牌文化了如指掌,看一眼就知道是否正版,哪一年的什么款,值多少钱。她来美国快30年了,英文词汇量仍然有限,她的普通话带着很浓的广东口音。但是她对于Supreme的历史,各合作款都有着百科全书一样的了解。

社群网络把Supreme从一种亚文化带入主流,也帮Og Ma成了网红。在店里打工的数个年轻人轮流管理门店的Instagram,部分工作就是给Og Ma跟明星客人拍合影。如国外网红名媛家族“卡戴珊家族”的“金小妹”凯莉・詹娜(Kylie Jenner)、美国的说唱明星特拉维斯・斯科特(Travis Scott)、Wiz Khalif都来过店里,还有周杰伦今年8月去纽约时也携妻子昆凌一同探店。

 
 
 
 
 
 
 
 
 
 
 
 
 
 
 
 

SUPREME 💎(@uniquehypecollection)分享的貼文 於 PST 2016 年 2月 月 15 日 下午 2:41 張貼

Og Ma和Kylie Jenner合影

Og Ma变成店里的代言人,每几天就会有一张她坐在最火的衣服旁的照片,配文一般还会加一句“价格到店可知”。在她从上西区的家里去店里的路上,人们会拦下她问好,要求和她合影。以前还只是很小众的生意,她经常拒绝这些人。“我以前会担心太多人知道我,但是现在我不在意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