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文苑】司徒雷登的故事(二)(图)

2018-10-30 09:0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司徒雷登曾任燕京大学校长和美国驻华大使。(网络图片)
司徒雷登曾任燕京大学校长和美国驻华大使。(网络图片)

1945年司徒雷登出狱后,继续担任燕京大学校长,此时燕京大学内迁到了重庆办学。在1945年秋天国共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曾宴请过他,并称对他是久仰。

从1946年7月开始他出任美国驻华大使。1947年他辞去燕大校长职务。在他担任驻华大使期间,与国共两党高层要员都有频繁接触往来。他曾经企图通过努力劝说,国共能合作组成一个联合政府,以避免相互残杀,但当时国共各有自己的算盘,都想自己统治中国,而且当时内战又打的火热,谁能听他的哪,因此他的努力也无效。作为美国使节,当然他还得执行华盛顿的政令。他也曾代表美国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签订过条约。1948年他向美国政府报告“国民党现政府之早日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了”。

1949年6月中共代表黄华与司徒雷登进行第二次会谈。司徒雷登在会谈中提醒黄华,中共要意识到他和其他外国大使馆留在南京,是一种意味深长的发展。他还请民主派的陈铭枢向中共递交了四个文件和转达五点意见。

这五点意见是:(1)美国人相信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可以和平共处。(2)美国对即将由中共控制的政府,有两点特别关注:真正尊重人权还是搞成极权或警察国家;是否从事暴力式的世界革命。(3)凡是希望美国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人,都对中共外交政策的迹象感到不安。(4)在经济关系方面中共官员的言论似乎也鼓励和美国通商。(5)美国方面是等着瞧,但中共应该重视司徒雷登大使及其他国家使团仍在南京。四个文件是说明和美国保持关系的重要性。

由此可见这也是司徒雷登在为保持中美友好关系所做的努力。但是中共是不会重视的,因为中共已经在1949年4月攻占了南京,迫使国民政府迁到了重庆,中共胜券在握。到6月时的毛泽东正在筹划在北京建立新政府。因此他挖苦司徒雷登的这些忠告是“书生气十足”。

1948年7月美国国务院批准他可以离开南京。1949年8月美国国务院发表了《美国与中国关系》的白皮书。此后毛泽东就连续写了五篇评白皮书的文章。“别了,司徒雷登”就是其一。

离开中国后,司徒雷登写了《回忆录》。他还在写给美国政府的报告中,揭露过中共的邪恶本质,他称中共具有“专横,顽固,欺骗,不顾人性和承袭独裁制度的恶性”他指出“中国大陆的丧失不仅是中国的灾祸,也是美国与全世界的灾祸”。

1949年12月司徒雷登因患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和失智。1962年9月19日在华盛顿DC病逝。他在生前立下遗嘱,交代给他的私人秘书傅泾波,希望将他的骨灰送到中国,埋在燕园与他妻子在一起,因为他的妻子埋在燕园未名湖畔。

傅泾波在1973年和1986年曾两次访问北京,向中共提出司徒雷登骨灰安葬之事。1984年他也曾讬人向邓小平转达此信息。直到1986年6月经中共中央秘书处批准,由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王学珍写信回复傅泾波,说是拟将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在临湖轩。不料此事又因一些“马列主义老太太”反对而搁浅。她们反对的理由是说毛泽东曾说“别了,司徒雷登”。

1988年傅泾波去世了,他的后人为完成他的遗愿,探索退其次而求之的途径。他们向杭州地方当政者提出要求。因为司徒雷登的父母和弟弟的墓就在西湖边的九里松。2008年11月18日司徒雷登的骨灰,被迁葬到杭州北郊工业区附近的一处叫半山安贤园的公墓。

作为近代史中美关系的一个重要历史人物,中国人对他的评价,由于世界观不同,立场不同,自然会有不同的评语。前面我讲过,闻一多就说他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作家冰心也说不承认司徒雷登对中国所作出的贡献是忘恩负义。可是我也看到一些五毛党和毛左写的东西,他们仍然把他当作中国的敌人。有个“毛左”就写道:“司徒雷登自1946年7月出任大使后,几乎所有的行动,都是抵制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他把这作为司徒雷登与中共为敌的证据。我说这评论提供的“证据”,更说明司徒雷登抵制共产主义在中国发展,是他希望中国能走人民民主和自由的道路。

大陆改革开放后,现在中国有觉悟的人,都知道美国人的普世价值观是讲人权,讲民主、自由。当年蒋介石曾经去苏联考察过,回来后,他在日记中记下了他的印象,即“在赤色政权内部也是腐败的,不符合人性的”。他还认为“这样必将激起人民的反抗”。后来苏联的垮台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证实了蒋中正的这一体验和观察结论是正确的。也有人指出,毛泽东在四十年代曾大谈民主,他写的新华社社论是向当时国民党控制的国民政府要民主。毛泽东曾对民主人士黄炎培说过:“我们发现了一个打破朝代兴衰更替的方法,那就是民主。”那时的有觉悟的国人就把民主制度称为普世价值观,其实就是美国人的价值观。但是中共一旦将政权拿到手,他就自食其言了,他们就不允许人民要人权,不允许老百姓讲民主自由了。

我记得美国前任总统小布什在他的演说中,在谈到普世价值观时,他说:“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发明和创造,不是令人炫目的高科技,不是众多的脍灸人口的文艺作品,而是人类发明了民主制度,把统治者关进位度的笼子里。”我曾见到有篇网文也说过,普世价值观是当今人类文明最先进的文化。无论自由民主,还是市场经济,都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合理和先进的东西,如果全世界都实现了,世界就会基本太平了。我还记得2011年《大纪元》网上有谢田写的一篇网文,是说美国最怕什么,中共最怕什么的,他说美国最怕中国把美国最菁华的东西学去了实践了,并完美的运用。而这些东西,自由民主的理念,也恰恰是中共最害怕当代中国具有的东西。

在结束本文之前,我们必须明确,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他是个好人。我在今年初曾写过《古代先贤如何识别好人》。古人辨别一个人是否是好人有两个要点,即一是“观其言,察其行”,二是“日久见人心”。这好人的标准不是张三说好就好,也不是李四说好就好,而是看一个人是否对人民仁义,忠诚,看他为人是否善良,不谋私利为标准。作为基督徒,作为传教士出身的司徒雷登,他信奉上帝,因此他将“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作为他创建的燕京大学校训。

他本人也是终身以此作为座右铭的,无论他作为一个学者还是作为代表美国的外交使节,他的使命就是为人类服务,他把毕生精力都贡献在神交给他的使命上,他在中国传播福音,办学校是为奠定中国的现代教育事业服务,也就是为促进中国的现代文明服务,他任美国驻华大使是为改善中美关系服务。因此他是一个真正爱美国,也是真正爱中国的好人。他的爱不是“假装”的,而是出自与人为善的内心的爱。

注释:

1.“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出自于:圣经《约翰福音》第8章32节“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马太福音》第20章28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务,乃是要服侍人。”

2.傅泾波英文名为Philip Fugh,他的儿子是美国的傅履仁(John Fugh)将军。傅泾波去世后,傅履仁在美国会见习近平时,提出司徒雷登骨灰迁葬中国之事,才促成了司徒雷登骨灰葬在中国的遗愿变为现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