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走向乌托邦化的美国民主党(图)

2018-11-08 09:00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对民主党来说,这次夺回众议院并非依靠竞选主张的优势,主要依赖内部极端进步派的努力推动。(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8日讯】2018美国中期选举落幕。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控制权,而民主党拿下了众议院。未来两年,美政治形势将为“一墙一院”。所谓“墙”:白宫各种政策需要国会同意时,必将在众议院受阻,包括卡住川普建墙,阻拦大篷车等,进而影响到2020总统大选的选情。

对民主党来说,这次夺回众议院并非依靠竞选主张的优势,主要依赖内部极端进步派的努力推动,所谓极端进步派就是信奉社会主义的千禧一代与Z世代。

方向相反的蓝色浪潮与Walkaway在分裂民主党

从今年三月开始,美国《纽约时报》就在《关于蓝色浪潮》(About That Blue Wave)一文中谈蓝色浪潮将席卷美国,CNN等纷纷跟进。如果只看这些媒体,还真会相信蓝色浪潮势头凶猛,将淹没共和党。可惜,主流媒体拒不报导的一场革命正在社交媒体上大张旗鼓地发生,那就是#WalkAway标记的脱离民主党运动。今年5月6日,一个藉藉无名的纽约同性恋发型师Brandon Straka发动了一场不平凡的运动#Walkaway(离开民主党)运动。这一天,他写了一段宣言,制作了一段视频,在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公布。Straka的视频生动,具体地讲述了作为一个“进步主义者”(又称“新自由主义”,左派的好听称呼)、民主党人、同性恋,如何对民主党和左派的做法从不认同到彻底失望,最终离开的故事。他鼓励人们在他成立的Walkaway网页里分享离开民主党的故事。看过那些故事,发现讲述者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对民主党,左派和所谓“新自由主义”非常失望。

正因如此,民主党鼓动非公民参与投票,好些州不需要ID就可投票。

黑人选民的“出走运动”

5月以后,社交媒体上多了各种#Walkaway标记的推号,其中还有将民主党称为恐怖分子的推号#WalkAway from Domestic Terrorists,都有很多粉丝。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黑人选民的“出走运动”(#WalkAway movement),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 Twitter用户名是 @ReaCandaceO,黑人女性政治评论家)是该运动最有影响力的代言人之一。她不断在社交媒体上提醒她那众多粉丝:民主党一直利用黑人选民来获取权力,但却回报甚少:“当一个群体90%以上的选票都投向一个政党时,他们就变得无关紧要了。我们投票的可预测性导致,任何一党都无需对我们所属的群体兑现承诺。这一现象急需戏剧性地改变。”《华盛顿邮报》以不屑的口吻刊出一篇文章,题为“正在发生的#WalkAway秀尽管病毒式传播,但无碍大局”。

但事实上,这场出走运动对民主党基本盘有影响,因为他们的离开的同时,是黑人选民对川普的支持率上升,美国民调公司《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8月14日就发布民调,指出川普总统所获得的美国黑人支持率已高达31%,比一年前高出13个百分点,而且比前10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最高纪录还高出19%。

两块砸向共和党的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10月份,有两块民主党准备在选前猛砸共和党的大石块,最后却砸了自己的脚,其中一块是卡瓦诺大法官提名事件中涉及的一件36年前的所谓“性侵”指控,以及被组织动员欲在美国中期选举前赶往美国入境的洪都拉斯7900“无证移民”。

心理学教授布克里丝汀·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教授指控大法官候选人的迈克·卡瓦诺(Brett Michael Kavanaugh)在36年前试图对她性侵,经过FBI调查宣布没有证据支持指控之后,民主党虽然很不服气,继续莫须有的指控。但亲民主党的The Hill 却看到此事的严重后果,发表了一篇《民主党扼杀了蓝色浪潮》(Democrats just killed the blue wave),认为民主党在卡瓦诺大法官听证上的不当行为,是个笨招,让中间选民与一些相对保守的老民主党人产生恐惧与厌恶,亲手扼杀了蓝色浪潮。

7900洪都拉斯“无证移民”大军向美国进发,据报是由“人民无疆界”(People without Border)这一组织支援。这支“无证移民”大军原拟在11月6日之前赶往美国“参加”中期选举。川普总统向墨西哥等途经国发出警告希望这些国家拦阻,这些“无证移民”的行程因此延缓,未能如期赶至,让媒体炒作“移民人权迫害”话题。民主党与媒体原拟制造悲情画面,指责共和党,拉低共和党选情。不料有媒体指出,索罗斯是“人民无疆界”的金主(见 CULTURE Reports: Soros funding border caravan)。美国人尽皆知,索罗斯是民主党的大金主及铁杆支持者,这一下自然激发了“阴谋论”,结果让共和党选民更加团结。不少民兵组织自动前往边境“保卫美国安全”。

民主党的敞开国门欢迎移民,赢得部分移民的支援,但却让自己的其本盘发生动摇。根据一项哈佛-哈里斯的研究,美国黑人其实是最为反对无限制接受移民的族群。79%的白人希望基于移民对社会的贡献优先考虑合法移民,85%的黑人也完全赞同该主张。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大选中曾承诺,她入主白宫后,签署的第一项总统令将是开放边界,敞开怀抱欢迎一切移民。

黑人是民主党的铁票仓。主张“开放边界”和废除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的政党,正在日益丧失其基本盘。

支持民主党的千禧一代正在社会主义化

关于青年投票率增加的调查让民主党倍受鼓舞。皮尤研究中心一项调查发现,年龄在22岁至38岁之间的人,62%“期待着”11月6日的投票,相比2014年的46%和2010年的39%大幅上升。

民主党的基本盘由“无知少女”四大板块构成:无:指无收入的福利族(低收入的工薪族不少支持共和党);知:指知识份子,包括教育系统、媒体等所有与文化有关的行业人士;少:一是少数族,二是青少年,三是性少数群体。年轻人历来都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2016年大选,美国大学生基本都支持民主党。基于这些经验,今年这些增加的青年票,都被媒体与亲民主党的民调计算给民主党了。女性尤其是女权主义者向来支持民主党,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翻盘借助于女性因素,除了女性选民人数远超男性选民——比男性多出约1,000万人之外,从中期选举的结果上看,2019年将有超过100名女性在众议院中任职,其中28人是新当选的,18个在民主党选区。多数女性候选人的胜选也成功助力民主党拿下众议院。

但实际上,已经早有民调发现:18至30岁的较年轻的选民包括千禧一代,后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选民。传统意义上他们更倾向于自由派候选人。但最近许多人正在注册为独立人士。还有一些人,特别是年轻白人男性正转投红色阵营。

这与今年4月路透社/益普索全国民意调查报告的结果相符。对16,000多名年龄在18至34岁选民的线上调查显示,他们对民主党进入国会的支持在过去两年中下降了约9个百分点,总体上降至46%。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共和党才是更好的经济管家。

但是,上述资料只说明了美国青年正在分化,信奉民主党的青年人大多相信社会主义。今年7月3日,《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民主党正在社会主义化吗?》,文中引述一项调查,在18~34岁的民主党人当中,61%的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态度,这些人是民主党内的极端进步主义者,这就意味着今后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争论,将是常识与乌托邦的竞争。

这次民主党基本盘“无知少女”的变化来自“少、女”,“少”中除性少数群体之外,少数族当中,主要是拉丁裔、亚裔的人数增加、非裔减少,青年投票率总体增加了30%,但#Walkaway又走掉一些。女性因素大变化,如前所说,极有利于民主党。

驴象两党之争成为常识与乌托邦的竞争

2016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乘的是川普经济成就之势,就业、收入、经济增长率势头都非常好,因此川普的名字虽然不在选票上,但却是对川普执政的一场大考。而民主党的竞争方式,除了上述的捡石头砸向对方之外,主要就是全民医保这个议题。

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推动的全民医保方案(Medicare for all)获得许多民主党人支持,佐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莫卡特中心(Mercatus Center)公布的研究估计,方案将在10年间增加政府医疗开支高达32.6万亿美元,可能需要史上最大幅度加税。但桑德斯从来只讲这计划将让美国人受惠,却从来不肯讲这笔庞大的支出将从何产生。

美国民主党近年来的政治主张越来越乌托邦化,且不谈奥巴马那纸按心理性别在公共场所选择更衣室与洗手间的荒唐“厕所令”(川普上任第一天就废除了这道“男女同厕”令),也不谈目前在民主党当家的州发展出来的多种性别(波士顿有76种,纽约有28种),就其经济政策而言,也是只管分蛋糕,从不管蛋糕如何制造。这种不问资金从何而来的医保改革方案闹剧,在深蓝州加利福尼亚已经出现过一次了。

2017年5月,加州民主党把持的参议院通过一项全民免费医保(SB-562)提案,这个由民主党提议,并大力推动的健保法案保证加州所有人,包括非法移民,将来看病全部免费。但是除此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细节,特别是4000亿美元钜款将从何筹集只字未提,最后因为太过乌托邦而在6月份被众议院投票搁置。如此乌托邦计划,在一个州都不能实行,更何况全美国?

无限制接收移民也同样如此,美国对非法移民的各种开支已不堪重负,但民主党还是要坚持开放边境。如果说他们感受不到拉美大篷车压境的威胁(一旦接收,会引来无穷尽的大篷车),可以去欧洲取经。当年曾保证有能力无上限接收难民的默克尔,在苦撑了三年之后,终于成为一位失去本政党党魁位置的总理,随时可能退位。当年力挺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媒体普遍认为,“默克尔2015年敞开国门欢迎难民的政策,导致了这位铁娘子政治生涯的转变“。如今的欧洲,不仅面临未来人口结构改变而引起的政治改变,目前就连国民的生活安全都受到严重破坏。

民主政治最佳状态是左右平衡,既照顾国民当前的各种现实利益需求,也能够有点人道理想。但像美国民主党这样,极端进步主义者成为民主党的新兴力量,越来越走乌托邦路线,连大麻合法化也成为争取选民的诉求,对美国未来的影响远非健康,“美国再次伟大”会变得相当困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