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杀人犯晚年的自白:我们都被报应了!(组图)

2018-11-17 11:28 作者: 米雅 整理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文化大革命中,许多人失去理智的疯狂批斗他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若没有沉着的分辨是非善恶,便容易受到外界所牵动,在大环境的推波助流下,更有可能犯滔天罪恶之事。一位文化大革命中的杀人犯,上电视节目讲述自己过去年轻时,在文革浪潮中,盲目的的逞凶斗狠,最后与朋友打死了一个无辜青年,觉醒后对自己犯下这罪恶深感懊悔。他认为一同行恶的朋友人生最后多以悲剧收场,何尝不是报应?一位名为凤凰淑女的网友,看完此节目感到不胜唏嘘,写下〈一个人讲述:我是杀人犯〉,提醒人们锁紧良知,保有善念若稀里糊涂地跟着潮流走,迎来的恐怕是场悲剧,下面是凤凰淑女所分享的文章内容:

昨天看到凤凰卫视节目中,《冷暖人生》有一个《我是杀人犯》题目的节目。一个男子在侃侃而谈,说他自己就是杀人犯。

这么坦荡地说出一个人埋藏心里几十年的秘密,需要多大的勇气?但这个就要满六十的人说,当年他16岁的时候,遇到文革,大院里没人管的孩子们就成了野孩子,学着打架,学着当坏人,第一次看到人家打一个人,他愤怒地冲上去保护那个人,说你们怎么这样地打他?其他年龄大点的孩子说,他是个反革命,是个坏人!你怎么能包庇坏人呢?这个16岁的青年从此心里开始扭曲,觉得“坏人”就该打,自己不打坏人就是不革命!(可是革命是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

以后就跟着那帮哥们在大街上晃悠,惹是生非,打架斗殴,青少年们分作几派,用派系分好坏,不是自己一派的,就水火不相容,一直发展到武斗……

有一天,他这一派的一个人被某派的打了个半死,好不容易逃了回来,这激起了他们这群人打架报仇的哥们义气,他们纠结一群人拿了棍子等凶器去找对方那群人,结果对方比他们人多很多,把他们逼进了一个死胡同,大家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群殴起来。16岁的他,被人踢了肚子,他就跟着那个人追去,撵上去就是一棍子!那个人像布袋一样地倒了,他杀红了眼,根本不懂得人会死,立刻又给了那人头上一棍子!以后就是双方一片混战……


当男子发现自己打死人时才突然觉醒过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对方人跑了,因为听说打死了一个人,对方害怕就撤退了。他并不知道打死人的事情,听自己这边的说,打死对方一个!他的脑子当时就嗡的一声!“我不想杀人!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他死!”他立刻跑到医务室去看,一看是那个被他用棍子击倒的人,这个时候,他才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个人,他恢复了理智,发现这个人长的很英俊,那个青年脖子上被人捅了一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他吓坏了!赶紧拉着医生的说,他会死吗?不要让他死!医生说,没救了!他就跟疯了一样地摇着医生:一定要把他救活!医生摇摇头,表示完了,晚了!

就这样,他们三人,打死了对方一个人。那时候全国的武斗到处都爆发,到处都是无辜的群众被流弹打死,或者是双方武斗打死的人,看到这些惨烈的死人,这些无辜的人的生命的终结,他明白,打死人是犯罪,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他从一个热衷于武斗和街头斗殴的人,变成了一个思考的人,一个反对武斗打死人的人,他开始流浪,到了海南,看到武斗场面,他冲上去,不准那人再下手打死人,他暴怒地坚决地阻止那人将倒下的人打死!别人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大的勇气,去阻止械斗?他心里明白,他和另两人打死的那个青年,才19岁,英俊的脸庞,只有出气的样子,牢牢地折磨着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张脸!

后来他被军管会抓回去,在监狱蹲了一段时间,劳教一段时间,毕竟他只有16岁,后来被放出来了,听说是因为死去的那个青年的父母(一对工人夫妻)原谅了他,这样他才能出来,这使他心里深深的震撼!但是他想去看那家的父母,人家不让看!

他就这样在社会上艰辛的混着,农民,工人,养马人……

一天一天的老去,但无时无刻,他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也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张英俊的脸,每个大年三十,他都要给死去的那个青年烧纸,说说话,希望他能听到,希望他原谅他……这样的自责和难过,就跟随了他一辈子几十年。

当年和他一起打架斗殴的那些人,尤其是动手打死人的三个人,一个得肝癌死了,一个又犯了别的事情被枪毙了,而他也因为某次事故弄瞎了一只眼睛,其他的也死的死,不在的不在了,几乎都没有活在这个社会上了。他跟陈晓楠说:我这是罪有应得,报应活该,谁叫我们当时那么坏,那么混?他说,这是报应!一个人不能做坏事,做坏事早晚会有报应,我们都被报应了。


男子杀人后,半生深陷懊悔。(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现在,他仍旧无时无刻不被自责而折磨着,他觉得要把这个事情写出来,让后人们看看,不是想洗清自己的罪名,也不是想救赎自己的灵魂,而是希望所有看过这个故事的人,不要学他走那条路,不要杀人,那些事情,将会让你变成永远洗不清的罪人,至少在良心未灭的时候,每天都会感到折磨。

就这样,他把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四十多年前的事情说出来了,写出来了。

而我,看着他当年风华正茂青春英俊的照片,和如今瞎了一只眼、老迈沧桑、哭干眼泪的放马老人,怎么样也无法对上号,一个人难就难在从心里去认罪,认错,自我救赎自己的灵魂。

想想那个无法无天无人管理的疯狂时代,那些武斗的疯狂青年如今都成老人或者死去或者悲惨地活着,做最后的挣扎,他们也有过单纯明亮的眼睛和美好的心灵,有过正义和道德,有过美丽的青春和无限的理想,可是历史就是这么无情,当一个人稀里糊涂地被历史卷进一个无法把握的万花筒中,一个人显得多么渺小和无奈,这是怎样的悲剧……

他的讲述,让我陷入深深的难过和沉思之中……

关于杀人犯

文中所提及的杀人犯名为王冀豫,1951年出生,曾是北京中学文革中“老红卫兵”一派的成员。1967年王冀豫16岁,时逢文革初期,武斗开始,在军队大院长大的他,起初打人不敢下狠手,“打架都是被动的,从来都是后发制人。”,但由于此次群殴事件打死一位无辜青年,从而使他在罪恶中惊醒。2011年王冀豫在《炎黄春秋》上,发表一篇《背负杀人的罪责》的文章,公开忏悔自己在的文革中迫害他的罪行。

责任编辑:洪伊凡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