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避暑的五色鸟(组图)

2018-11-23 04:0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五色鸟,天热时,躲林中。
五色鸟,天热时,躲林中。

《2018.07.28》

昨晚台中下雨,没有亲眼看到火星冲月蚀,只能欣赏网友的作品。早上起来后,天空大晴,如果昨晚是这样的天气就好了。

7号步道很常被五色鸟的嘓嘓嘓嘓嘓声填满,只是目前属于繁殖期尾声、山林野果盛产的不多,想要看到五色鸟还是要碰碰运气。

走在蜿蜒的小径时,声音好像总是在旁边,抬头望去,却都是浅山的杂林,能看见鸟影的机会实在不多,于是对于这个枝丛中的相遇,就无法挑剔背景杂乱、树枝很多了,这在个季节,有拍到就算赚到了。

图文不符之五色鸟的梦。

《2018.07.26》

图文不符之五色鸟的梦。

走向尽头透着光的甬道,旁边都是碎乱散落的暗红砖头、倾倒灰苍不完整的版模、剑冢般的水管聚集的尖刃土丘,我小心的挪移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那白光。

甬道的镜头竟是学校的福利社,大嫂问说“要买什么?”我竟回答“金门58”,大嫂笑说“一早就喝这款”,理直气壮的回“我只是喝小瓶的”。

再从光亮朝着黝黑甬道走去,一样的暗红砖头还是坎坷了我的步伐,灰苍的版模还是斑驳着我的视线,啊!还要小心的走绕过被粗暴敲断,已变成龇牙咧嘴的水管,嘴里碎碎念着“要找武阳喝酒啊”。

武阳在半间教室大的斑驳水泥墙空间里、窗户半开、吊钩已脱落几个窗帘边木头长椅上,陡然坐起,说“等我拿东西”,于是在那不大的空间里,突然在另一面墙边,蹦现出一座长半人高的生锈铁柜,用很不常见的上掀方式,武阳抓出了几个杯子,说“用着个装吧!”

然后我就醒来了。

醒来后想想,这梦的元素,在白天应该不是这样的,甬道的光,应该是在旱溪夜跑时,途经一两处定点的路灯坏掉,眼前只剩百来公尺外的光,碎乱散落的甬道,应该是办公室旁的厕所在重建;而福利社是我下午买凉面经常落空的地方。那武阳呢?是学校里印象中品酒的练家子,也有可能是武阳最近拿了他的语文复习讲义大作,请我帮忙翻阅;那金门58是怎么回事?是因为偶尔拉开啤酒作祟吗?白日里的活动,在梦里幻化扭转解构重组成不曾有过得经验,活着与睡着,醒着与梦着,这世界有时还真难懂啊。

问:五色鸟!你昨晚也梦了吗?

我揣想,五色鸟只想说“我热!我渴!来只螳螂解解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