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德兼优的穷书生 有老天爷照顾着呢(图)


旧房子常常打扫就不会荒废。
旧房子常常打扫就不会荒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唐代天宝年间,长安永乐里(地名),有一座凶,里面经常出现一些怪异之事。凡是在这屋内的人,没有一个不破产的,有时还发生家破人亡的事。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去居住,房屋就渐渐破败。房屋中的厅堂、厢房空旷,日子长久,里面以及房屋周围,竟生起茂密的杂草,经常有狐兔虫蛇出没。

有一天,一个陕西扶风的书生叫苏遏,无官可做,在长安流浪。开始寄食在亲朋好友家,后来人家对他冷淡下来,苏遏只好拔腿走路。当他打听到有一所这样的房子,知道其售价必贱,喜出望外,就用很少的几个钱,把房子买了下来。俗话说得好:“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苏遏这时哪管得了房屋凶吉,只要有一个遮雨避风的地方,就心满意足了。他和主人订了契约,便成了房主。

到了晚上,苏遏从朋友那里,借来一张空床,带到房屋中,就把床放在厅堂中央,因为只有厅堂光亮、干净一点。苏遏开始在自己的屋中睡得很香。睡到一更以后,他却醒了。看到外边月色皎好,草色朦胧,心中诗兴大发,就起来走出门外,散步赏月景。正当他一边吟诗、一边踱步时,突然看见东墙下,有一个金黄色的东西,好像人的形状,但是无手无脚,里外闪光。这个东西似乎没看见苏遏,它没有立刻逃走,反而高声喝道:“咄!”苏遏暗自吃惊,站着不敢动。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东西又高呼道:“烂木,咄!”西墙根下有一个东西应道:“诺。”并且问道:“有没有人?”这个金黄色的东西听了听,说:“不知道。”它接着又说道:“大硬锵。”那段烂木回答道:“可怕。”这两个东西,对答了好久,才消失。

苏遏感觉很奇怪,想:“这个金黄色的东西,与那个叫烂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走到庭院中间,突然信口开合,高呼道:“金精合属我,缘没敢叫唤!”他自己也不知说的是什么!这时,烂木回答道:“不知道。”

苏遏又问道:“你们以前所杀死的人,都在哪里?”烂木说:“那都是金精干的事,没有别人。那些人福薄缘浅,不适合居在这所房子里,所以就家破人亡了。我们从未动过他们一根毫毛。”

苏遏听说,暗自想道:“那个金黄色的东西就是金精了。我听说金银一遇到人,就会化做异物现身。没福气得到的人,非但得不到,反而会招来灾祸。看样子金精怜我穷困半生,有意要我把它挖出来济贫。

第二天,一切依旧,似乎昨夜发生的事,均属梦幻。苏遏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借了锄头铁锨,先去西墙根下挖掘。挖到三尺来深,看见一段烂木头。木头的中间如血一样红,敲一敲,硬得如石头一般。苏遏接着再挖了几尺,什么也没挖到。他就转到东墙下挖掘,接连挖了两天,挖到一丈多深的地方,才见一块巨石躺在下面。这块巨石宽一丈四寸,长一丈八寸。石上刻着一行篆字:“天子紫金三十斤,赐有德者。”苏遏想道:“我有什么品德,值得赐金?”又寻思道:“我得到这些宝物,然后广修德行,亦算有德了。”苏遏考虑再三,决定不下来,他毕竟是个好人,不敢随意去取三十斤金子。

黑夜降临了,苏遏躺在床上叹息不定,不知采取什么方法,名正言顺得到这些宝物。正当苏遏冥思苦索时,那个烂木头,忽然对他说道:“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苏有德呢?名字一改,就可以了。”苏遏一个翻身起床,拍着巴掌笑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于是他就祷告神灵,然后,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苏有德”。烂木头又说:“我老家在昆明池中,如果你能把我送回家(昆明池旁),从此以后,就不再与你为难了。”苏有德马上答应了他的请求。

第二天早晨,苏有德又拚命挖土,又挖了一丈来深,发现一个铁瓮,打开一看,里面果然装着三十斤紫金。苏有德把铁瓮和金子搬出洞外,放在房屋里。过了几天,他到城里请了几个泥水匠、木匠,把整座房子装修一新,原来的破败房屋,重新焕发出昔日的光辉。

房子修好之后,苏有德就把烂木头送到昆明池旁。回到家后,他又闭门苦读,准备参加当年的科举考试,并且考中了,喜气洋洋,等待做官。

过了不久,范阳节度使,请苏有德去做幕僚,他有德有才,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深得节度使赏识。又过了七年,朝廷委派他做冀州刺史,自此之后,宫运亨通。他所居住的那座房子,安宁无事。

(事据唐代谷神子《博异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