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古卷】义与利(组图)

2018-11-30 00:0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圣人阐明义,使人民了解义与利的关系,所以人民不会犯罪。(绘图:志清/看中国)

义与利之间有何关系?义与利应如何取舍?孰重孰轻?

义与利,千古以来,许多人都讨论、阐述过这个话题。圣哲先贤们为后人留下了无数的警示、箴言、参考。

本文为读者介绍的是西汉大儒、思想家董仲舒对此的论述。董仲舒提出:“义以养其心。心不得义,不能乐。”“体莫贵于心,故养莫重于义!”“人有义者,虽贫能自乐也;而大无义者,虽富莫能自存。”

以下是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的详细叙述。

天地产生人,使人生有义和利。利用来养身体,义用来养精神。精神得不到义的涵养,就不会快乐;身体得不到利的滋养,就不会安适。义,是涵养精神的;利,是滋养身体的。

身体没有精神那么贵重,因此用来养生的东西没有比义更重要的了。由此可知,义涵养人的精神比利滋养人的身体重要多了。

怎么知道这一点呢?现在有些人思想言行合于义,但没拥有什么利,这样尽管贫穷低贱,却还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光荣,洁身自好,乐在其中,像原宪、曾参和闵损就是这类人。有些人拥有许多利,可是缺乏义,这样尽管富裕尊贵,但所遭受的羞辱大,怨恶深,祸害重,不是即刻死于犯罪,就是不久遭受祸害,终身不能得到快乐,那些受诛戮而早死的就是这一类人。有义的人,尽管贫穷,仍能自得其乐;而没有义的人,尽管富裕却不能活下去。我根据这一点而证实义养人比财、利更为重要。

一般人不知道这个道理,常常倒行逆施,忘记义而为利牺牲,违背义而走向邪道,不仅伤害了自身,还使自己家庭遭受祸害。这不是因为他替自己谋利不尽心竭力,就是因为他的智慧不够明达。

如果有人拿着大枣和钱币给婴儿看,婴儿必定去拿大枣而不拿钱币;如果拿着一斤黄金和价值千万的珠宝给野人看,野人必定拿黄金而不拿珠宝。所以一般人对于事物,小的容易了解,大的难于看出。现如今利对人的关系小,义对人的关系大,难怪人民都趋向利而不趋向义。这一点本来就是一般人所不了解的。

圣人阐明义,使人民了解义与利的关系,所以人民不会犯罪。《诗经》说:“示我显德行”就是这个意思。古代圣王用显明的德行昭示人民,人民快乐而歌颂,就作了这首诗,心里诚悦而受感化,就形成了风俗。所以不用命令他们做好事而他们自己会做好事,不用禁止他们去犯法而他们自动不会犯法。他们遵从上面执政者的意志,不待人去驱使,他们就自然而然这样做。

所以说:圣人能够感动天地、变化四时,没有别的缘故,因为他晓得大义,所以能够感动;能够感动,所以能够变化;能够变化,所以教化普及;教化普及,所以人民不犯法;人民不犯法,所以不必使用刑法;不用使用刑法,就是尧、舜的功德。这是天下大治的道理,是古代圣王传授下来的。所以孔子说:“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大意:谁能外出不经过门口,没有人会不依从这个道理!)

现在不把显明的德行昭示人民,人民不了解义而不能明达,被道理迷惑而不能解脱,因此若想用严刑酷法来纠正他们,这只是残害上天所生的人民,而使君主的德行浅薄,这在情势上是行不通的。

孔子说:“国有道,虽加刑,无刑也;国无道,虽杀之,不可胜也。”(大意:国家政治清明,即使施行刑法,却没有可以处罚的人;国家政治不清明,尽管要杀戮人民,却杀也杀不尽。)他所说的政治清明与不清明,就是指用显明的德行昭示和不昭示人民罢了。

(参考文献:西汉・董仲舒,《春秋繁露》)

注:原宪,字子思,孔子弟子,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原宪出身贫寒,性情正直,一生安贫乐道,不肯与世俗合流。孔子去世后,原宪隐居卫国草泽中,粗茶淡饭,生活极为清苦;曾参,字子舆,世称“曾子”,有宗圣之称。是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孔子的晚期弟子之一。曾参以孝著称,相传其参与编制了《论语》,着写了《大学》、《孝经》等;闵损,字子骞,孔子弟子,孔门十哲之一,以德行修养而著称。闵子也以孝闻名,为二十四孝之一;原宪、曾参和闵损,都是孔子弟子中的贫贱者。)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详细叙述利与义的关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附古文原文以供读者参考:

天之生人也,使人生义与利。利以养其体,义以养其心。心不得义,不能乐;体不得利,不能安。义者,心之养也;利者,体之养也。体莫贵于心,故养莫重于义。义之养生人大于利。奚以知之?今人大有义而甚无利,虽贫与贱,尚荣其行以自好,而乐生,原宪、曾、闵之属是也。人甚有利而大无义,虽甚富,则羞辱大恶,恶深,祸患重,非立死其罪者,即旋伤殃忧尔,莫能以乐生而终其身,刑戮夭折之民是也。夫人有义者,虽贫能自乐也;而大无义者,虽富莫能自存。吾以此实义之养生人,大于利而厚于财也。民不能知,而常反之,皆忘义而殉利,去理而走邪,以贼其身,而祸其家。此非其自为计不忠也,则其知之所不能明也。今握枣与错金,以示婴儿,婴儿必取枣而不取金也。握一斤金与千万之珠,以示野人,野人必取金而不取珠也。故物之于人,小者易知也,其于大者难见也。今利之于人小,而义之于人大者,无怪民之皆趋利而不趋义也,固其所暗也。圣人事明义以照耀其所暗,故民不陷。《诗》云:“示我显德行。”此之谓也。先王显德以示民,民乐而歌之以为诗,说而化之以为欲。故不令而自行,不禁而自止,从上之意,不待使之,若自然矣。故曰:圣人天地动、四时化者,非有他也,其见义大,故能动,动故能化,化故能大行,化大行故法不犯,法不犯故刑不用,刑不用则尧、舜之功德。此大治之道也,先圣传授而复也。故孔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今不示显德行,民暗于义,不能炤;迷于道不能解,固欲大严憯以必正之,直残贼天民,而薄主德耳,其势不行。仲尼曰:“国有道,虽加刑,无刑也。国无道,虽杀之,不可胜也。”其所谓有道、无道者,示之以显德行与不示尔。

(源自:《春秋繁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