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信办整治自媒体-覆巢之下无完卵(图)

2018-12-02 07:30 作者: 秦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网信办对自媒体帐号开展清理整治专项行动(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2月2日讯】(编者按:近期,中国网信办对自媒体帐号开展清理整治专项行动,已处理9800个帐号,约谈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本文以此为开头,归纳中国宣传系统的管制逻辑。)

据《新京报》报导,中国网信办从10月20日起对自媒体帐号存在的一系列乱象开展清理整治专项行动,截至11月12日,已处理9800个帐号,约谈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网信办认为,被处置的帐号分布在微博、微信、百度、搜狐、凤凰、UC等平台,自媒体乱象严重践踏法律法规,破坏网络舆论生态。

“戊戌号灾”

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想起袁世凯政府对报业大规模的查缉与整顿。1913年宋教仁被刺杀后,“二次革命”爆发,袁世凯当局对反对派报刊进行清理,报人被警告、传讯,报馆打砸搜查、封门停业的事时有发生。民国元年全国报刊约500家,北京占1/5。“二次革命”后,北京报刊只剩20家,上海5家,汉口2家。到1913年底,全国继续出版的报纸只剩下139家。因时逢农历癸丑年,故在新闻史上被称之为“癸丑报灾”。

同样是大规模打压,癸丑报灾尚处于政权鼎革丶新旧交易的激荡年代,袁世凯尚不能一手遮天,民间社会尚有相当的活动空间,而在今天的中国,媒体乃至整个民间社会早已陷入持续的冻结之中。

早在2017年6月,原本被认为是风花雪月的娱乐类自媒体突遭整顿,其中拥有上千万粉丝的“咪蒙”被禁言,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自媒体平台相继关闭了大规模的娱乐类帐号;2018年5月,新浪微博处置了120多万条微博,封禁了7800多个帐号,其中包括六神磊磊、土豆公社等50多个头部用户。从封禁数量与整治手段来看,此次“戊戌号灾”可谓是过去几次“试水”的总成与“继续革命”。

专政没有例外

自媒体以其低门槛与交互性,不受传统媒体在行政级别和隶属关系上的种种限制,挑战了官方在资讯发布上的垄断地位,公众可以成为资讯发布的主体,网友也摆脱了被动的受众身份,通过发贴、点赞、评论、转发及至线下聚集,客观上形成了一股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这种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力量,曾被寄予“围观改变中国”的厚望。

时过境迁,占有权力与资源垄断地位的官府当然没有坐视自媒体的壮大,而是多管齐下、分而治之,一如对十余年前对敢言报刊的整治。

旅美学者何清涟在《雾锁中国》一书中详细记述了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种种策略,作者从历史的发展、法规的限制、记者的掌控、消息的封锁、网络的监控、意识形态的宣传等角度,抽丝剥茧地还原了媒体何以成为喉舌,新闻为何变成宣传。用书中的方法论审视网络与新媒体时代同样适用,其中,推陈出新的是言论管制的手段与名目,一以贯之的是审查逻辑与精神底色,即压制不受直接控制的民间力量,无论这种民间力量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的,形形色色的管制也正以此为内核徐徐展开,方兴未艾的自媒体也正因此成为刀俎下的鱼肉。

管制罗网

中国承袭“苏制”,媒体被认为是革命工具,由宣传系统管辖,俗称“笔杆子”,与暴力机关“枪杆子”互为表里,相互配合,拱卫政权中,也暗合中国“儒表法里”的政治文化传统。

中共成立之初始置中共中央宣传部,建政后设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与广播事业局(即广电总局的前身),开始广播、电视、电影主管单位分置,而后权力与机构逐渐合并。

随着大众媒介形态的演变,21世纪又添“互联网资讯办公室”与“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资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叠床架屋的“机构”设置之外,还有层层“规定”,其相当数量的审查规定秘而不宣,由各级主管人员把关,就公开的规定而言,2005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跟中宣部分别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舆论监督工作的意见》与《加强和改进舆论监督工作的实施办法》,禁止跨省舆论监督,束缚了纸媒的手脚。

同年,国务院新闻和信息产业部联合发布《互联网服务管理规定》,表明对方兴未艾的论坛、门户网站的管制与提防;2016年,继《国家安全法》之后,又设《网络安全法》,将治网好坏上升至政权安危的层面,以此为转折点,相对宽松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生态一去不复返,尔后先后对网盘、网剧、真人秀、综艺、音乐、动漫等一切垂直平台与领域密集整顿。

由于新闻资讯服务功能与采编权模糊的处境,网信办多次责令门户网站与两微一端的整改,其中凤凰网是重灾区。覆巢之下无完卵,依讬于这些平台的大小帐号自然无法逃脱罗网,从头部用户到网红再到稍有影响力的帐号都依次成为整顿对象。

运动治网

笔者在《从“镇反”到“扫黑”:除恶运动的路径依赖》一文中分析到,除恶运动治标不治本,旦旨在整顿民间力量,将这一判断的主语置换为“清网”同样适用。对于本次清网,网信办给出的理由是:

【传播政治有害资讯,恶意篡改党史国史、诋毁英雄人物、抹黑国家形象;制造谣言,传播虚假信息,充当“标题党”,以谣获利、以假吸睛,扰乱正常社会秩序;肆意传播低俗色情资讯,违背公序良俗,挑战道德底线,损害广大青少年健康成长;利用手中掌握大量自媒体账号恶意营销,大搞“黑公关”,敲诈勒索,侵害正常企业或个人合法权益,挑战法律底线;肆意抄袭侵权,大肆洗稿圈粉,构建虚假流量,破坏正常的传播秩序。】

将“政治有害资讯”和“历史虚无主义”列为首位,足见政治挂帅的特色仍未改变,此外,不论是抄袭、洗稿还是标题党,这些自媒体乱象根深蒂固,原因林林总总,解决起来也不是一日之功,大规模删除固然能起一时之效,但在诸如版权保护、正当竞争等法律环境尚未健全时,整顿网络空间的专项斗争更像是消除杂音、强化官方声音的政治操作。

从历次整顿与约谈中也不难勾勒出运动式治网的动机与思路,《网络安全法》授与了网络主管部门(网信办)巨大的权限(处罚权),通过连续不断、巧立名目的专项整治形成寒蝉效应,倒逼网络平台自我审查,网络平台再以下架、封号、禁言等方式将管制压力最终传导给用户,由此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逐步消解可能挑战、分流官方话语的民间力量。

接连不断的治网使中国网络“水土流失”,五光十色的速朽内容每天都在被大量生产,严肃平实的内容不连退潮,党宣政标随处可见,百花齐放同时万马齐喑,“号灾”过后,病势深重的将是整个网络环境。

(原标题:北京传真:中国网信办整治自媒体-覆巢之下无完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