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蒋化”沦为新型不正义(图)

2018-12-22 07:00 作者: 《上报》林青弘

手机版 正体 1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把“去蒋化”当成“除垢”,肯定会背离某些民心,继续割裂台湾人民。(摄影:《上报》陈品佑)

【看中国2018年12月22日讯】促转会在选前爆出“东厂事件”,网络乡民到处散布“1124灭东厂”,民进党地方大选溃败,13县市只能保住6县市。即使事后不能证明多少选票响应“1124灭东厂”,但是促转会的公信力遭受质疑,从前任主委黄煌雄到民进党立院资深总召柯建铭,无一不认为促转会的公信力,确实是民怨核心。

《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的立法疏漏,可由立法理由窥知。立法院无权在立法理由自称不违背宪法,法条是否违宪,唯有大法官具有释宪权,立法委员如何能够置喙?促转会能否有代理主委,已有法律上的适用争执。按同法第8条第1项规定,促转会置委员九人,由行政院长提名经立法院同意后任命之。行政院长为提名时,应指定一人为主任委员,一人为副主任委员。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及其他委员三人为专任;其余四人为兼任。但全体委员中,同一政党之人数不得逾三人;同一性别之人数不得少于三人。同法条第6项,规定委员因故出缺者,依同法条第1项程序补齐。

主任委员当然是委员,而且由行政院长提名时即已指定,无论委员或正副主委,均经立法院同意后任命之。换言之,主任委员因故出缺,视同委员之出缺,必须由行政院长再行提名,同时指定为主任委员或副主任委员,如此适法程序方符上开立法意旨。审酌代理主委杨翠的任命,跳过立法院同意的法定程序,国民党立委要质疑代理主委的合法性,是有凭据,难谓无理。

促转会日前提出三大主张,其一是中正纪念堂撤除三军仪队,其二是国币去蒋,其三是蒋公铜像的移除与中正路的改名。光是国币(硬币与纸钞)的“去蒋化”,成本至少需要288亿元,代理主委杨翠辩称夹娃娃机所需10元硬币都可编列预算增量发行,为何遇上转型正义就不行?此等比附援引显见不伦不类,也让人民见识杨翠坚持意识形态远远大过于手段的正当性。10元硬币增量发行无涉改版,而且无论夹娃娃机如何兴衰,为了零钱流通便利性,在拚经济与便民考虑下,即使编列预算来增量发行,也无太大争议。此与硬币去蒋,尚须征求图案、重新铸版,明显不同,目的也迥异。

转型正义是否能成功,唯一要件在于人民是否信任。如果主其事者,要强凭公权力遂行个人意识形态的执着,恐怕“新型不正义”将会伴随转型正义油然而生。有关“否定威权统治之合法性”的行政作为,是否应该限缩与特定?除了再三强调促转会依法能做出行政处分之外,对于“威权统治者象征”之处置,能否更有全面性的盘整与检视?

“先总统蒋公”的尊称,能否视为威权遗绪而予以改名或移除?例如法规用语或政府体系,是否能以“故总统蒋介石”取而代之,而非把“中正路”等路名全部消灭?铜像若可配合改名,消除“蒋公”尊称等威权统治象征,能否就地接受铜像的存在或保留?此外,最重要的观念争执,就是蒋介石本人能否等同于威权统治的象征?在转型正义的正当性基础上,能不能把蒋介石当成“纳粹”或“希特勒”,予以彻底排除与禁止?

蒋介石当年施行威权统治,从国民大会、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监察院等政府体系,赋予他充分权力,如果没有法律授权,总统如何断人生死?军法审判共谍与台独案件,唯一死刑的立法,岂能说是蒋介石一人即能完成?如果没有这些“权力共犯体系”,威权统治如何执行?再者,当年威权统治下,挡住中国共产党赤化台湾,为台湾现在的民主自由保留香火,衡平看待蒋介石的功与过,如何迳以“威权统治象征”而概括论之?

蒋介石不是希特勒,国民党当年戒严时,也没有施行纳粹主义,以灭绝本省人为统治目的。因此,“去蒋化”作为转型正义的政绩,恐怕会有正当性不足,也会伤害部分国民情感,毕竟“蒋公”这个政治图腾,对于某些台湾人民而言,正面意义大过于威权统治象征。促转会如果不能体察此一细节,转型正义之后,随生而起的新型不正义,将会戕害促转会的公信力与共识凝聚力。

蒋介石不论是中国历史或台湾历史的一部分,他的存在不能一笔勾销,也不是“威权统治象征”能够概括论述。如果把“去蒋化”当成“除垢”,这样行政作为,肯定会背离某些民心,继续割裂台湾人民,制造无止境的对立,延续历史上的纠葛与仇恨。

“中正纪念堂”如可改名,保留三军仪队与卫哨交接,吸引外国观光客驻留,也可以为历史作见证。现在的台湾人民重新检视蒋介石的功与过,不再是威权与否的评论,更能升级视野,超脱大中国的史观,找回台湾定位,从过往历史与国族认知肯定转型正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