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锐实力:香港、台湾(图)

2018-12-26 08:17 作者: 林坪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市景(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2月26日讯】在回归中国21年后,香港是否还享有民主、自由,“一国两制”在香港现状如何?台湾又是否会步香港后尘?接下来请听《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第十五集,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共对香港和台湾的影响、渗透活动。

“林郑政府操控选举!可耻!政治审查!可耻!思想审查,可耻!”

香港立法会多名民主派议员12月5日在立法会拉起横幅,抗议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参选乡郊代表选举被港府裁定提名无效。

政审扩大 民主派人士被剥夺参选资格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就《基本法》第104条有关宣誓条文作出释法后,港府以“港独”、“自决”为由,剥夺了多名民主派议员资格和立法会参选权。目前在香港,这种政治审查已扩大到乡村选举。

11月22日,香港立法会“本土派”议员朱凯廸以新界元朗元岗新村村民身份报名参加明年乡郊代表选举,负责该选区的选举主任袁家诺两度查问朱凯迪对“港独”的立场。朱凯迪回复说自己不支持“港独”,但港人有权和平主张“港独”。12月2日,袁家诺宣布朱凯迪参选资格无效,因为他“隐晦地确认支持独立是香港人选项之一”。朱凯迪召开记者会对此回应说,《乡郊代表选举条例》及《基本法》都没有给选举主任进行政治筛选的权力。选举主任的提问和决定表示,不反对他人支持港独也不行,要求人人做政治警察,不检举他人也成为被追究的借口。朱凯迪批评香港政府不断收紧言论自由,随意划红线。

“那条红线就是要让我们不能继续保护香港人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及集会自由。”

《中国锐实力在香港》(China’s Sharp Power in Hong Kong)作者之一,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Bruce Lui)认为,随着“全面管制权”、“党管一切”在香港的实施,香港的政治红线不断增多,自由空间日益缩小。

“比方说对一些所谓港独人士,剥夺他们的政治参选的权利。后来又说这个本土派的人也不行了,因为他们支持这种所谓公投,可能跟港独其实也是差不多。到后来又说你看这个结束一党专政,也是违反宪法的等等。所有的这些红线越来越多,全方位影响了香港的自由。”

邀香港民族党召集人演讲 外国记者会遭秋后算账

触及红线的人被剥夺从政资格,给他们提供发声机会的人,也会受到株连。

今年8月14日,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发表演讲,认为香港回归21年来不光没有实行民主选举,更逐渐走向中国式的独裁。香港要想真正变得民主,香港主权必须归于港人,而唯一途径,就是香港独立。

此前,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公开反对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陈浩天发表演讲。不听招呼的外国记者会,很快遭到秋后算账。8月15日,外国记者会网站因恶意攻击瘫痪。为陈浩天主持午餐会的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今年9月申请香港工作签证续签遭拒,被迫离开香港。11月8日,马凯试图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遭到入境口港府官员长达数小时的问询,最终被拒绝入境。

前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指出,香港外国记者会以前曾不顾中共驻港官员反对,邀请过数位颇具争议的人士发表演说,并未因此受打击报复。例如,2008年5月,美国好莱坞影星米亚・法罗(Mia Farrow)在香港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说,批评中国政府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

“为什么米亚・法罗的时候香港政府没有去惩罚这个外国记者协会?现在这个特区政府为什么会惩罚这个马凯?就看见很明显的分别,现在那个特区政府根本就跟中央政府是一起的,根本没有捍卫香港固有的对新闻自由以及言论自由的尊重。”

香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现状

除了“港独”,抹黒中共领导人形象,跟中国梦唱反调的言行,也遭到大力打压。吕秉权举例说,

“最典型的例子是铜锣湾书店案。因为那些禁书(被中国视为是)抹黑中共领导人特别是习近平,然后铜锣湾书店的五个人就被不同的方法绑架失踪了。还有漫画家巴丢草(Badiucao)的展览,让他感受到人身威胁之后,他就把这个展停掉了。马建这个作家,为中国梦写了一本小说,讽刺这个中国梦,可能跟主旋律说法不一样,然后他那个讲座一度遭到别人不提供场地。”

吕秉权说,这些做法让香港人感到非常陌生。

“因为我们香港一直是讲制度文明的,变成那么的不可预知,跟大陆接轨,然后大家也感到很无奈。”

香港记者协会2017年发布的报告显示,香港约有35%主流传媒由中国政府控制或由中资企业入股。这令香港传媒不断加强自我审查,并开始跟随中国内地传媒脚步,成为异见人士“自证其罪”的平台。2018年2月,《南华早报》和“东网”等香港媒体在宁波看守所采访了前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登出了桂民海后悔自己受到瑞典方面的鼓动再次触犯中国法律的新闻。

麦燕庭认为,除了透过影响广告的投放,来控制香港传媒,中共还通过各种方式,加强对传媒从业人员的控制。过去,中共官员通过请吃饭、喝茶等方式,对香港传媒机构的上层进行游说,传达中国政府的立场,近年来,中共对香港传媒人的控制已经从上层扩大到中层,甚至是一线记者。麦燕庭说,

“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总是做那个上层工作的话,很多事情节目已经出来了,新闻都已经出来了,他影响的不够。其实他现在已经扩大到去影响中层的人,甚至有些时候就是前线的记者他也会通过不同的人,有些差不多是人盯人的方式去监察你做的那个工作。”

中共还利用记者希望获得消息的心理,对记者施加影响。麦燕庭说,

“它可以用消息来收买你,甚至是跟你建立一个关系。记者都是希望有消息嘛,所以都会保持一个起码不是太对抗的关系。然后他透过这个你希望能拿到消息就保持一个影响,你批评(他)的时候会不会就没有那么不假思索呢?”

潜伏数年 中共党员已成香港各界领军人物

麦燕庭认为,中共在香港其他各界,也采取了相似的“控制资源、控制人”的手段,施加影响。除了间接的影响,中共还直接安插自己的人,进行渗透。麦燕庭说,这些有中共背景的人潜伏多年,很多已成为香港各界的领军人物。

“我知道的最早的是1980年代中期就已经有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基本上出身于红色家庭,所以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一个特别的渠道来到香港,然后在香港不同的机构里面工作。我知道有一些人有中共的背景,然后现在已经到了大学校长的位置。有些人已经是传媒机构的老总。人的渗透,他们是看的很远的,很早就已经把这个苗子放在不同的机构,然后有些人在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情况之下,他就已经在那个机构里逐渐的已经到了一个有影响力的地位。”

成立影子组织抢夺话语权

针对香港各界独立的行业组织、协会,中共还建立了很多名称相似的、亲中的社团组织,以抢夺话语权。麦燕庭举例说,

“比如说在香港传媒界,有一个比较独立的香港记者协会。他们(中共)也成立了另外一些新闻的组织,比如说什么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甚至联谊会。在教育届也是一样,有一个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然后你就发现有一个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来跟它对等。”

麦燕庭指出,基本上叫“联会”的组织都是比较亲北京的,在中央政府希望发挥舆论影响力的时候,这些组织就会“代表”香港各界人士发声,支持中国政府的观点,或者反对中国政府不喜欢的东西。

“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吕秉权说,近几年来,特别在习近平上台以后,香港人对“一国两制”越来越感到灰心。

“种种的迹象证明两制正在一国化,香港正在大陆化,法治变成人治化。香港本来可以有法治跟制度这个优势,已经变得越来越内地化。从法治变成讲政治。”

对于“移民”近来又重新成为香港人谈论的热门话题,麦燕庭表示,希望香港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原来的基本价值和生活方式,真的去落实“一国两制”,而不是老是把“一国”凌驾于“两制”之上,甚至是把“一国”的制度移植到香港。

台湾会不会步香港后尘?

香港的情况,也令台湾人非常担心台湾未来会不会香港化。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曾参与撰写《吊灯里的巨蟒:中国因素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一书。他认为,中国因素、中国锐实力在台湾的展现方式,基本上就是要造成一个自我审查的寒蝉效应。

“这种寒蝉效应的造成是各种力量同时构成的,软的就是说购买新闻等各种利诱,硬的是威胁,包括暴力威胁。”

吴介民举例说:“(中国大陆)各级政府可以对台湾的媒体下广告订单,或者购买新闻,或者所谓的置入性行销,这些就会作为一种诱饵让台湾的部分媒体去倾向于迎合中国的政治的观点,去做亲中的报道,主要问题是出在这里。”

这种来自中国大陆的软的影响渗透,在台湾已经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弹。例如,2012年台湾爆发了反媒体巨兽垄断运动。当时有在大陆做生意的台商到台湾购买媒体影响舆论,引起台湾青年学生和公民社会的抗议。2014年,台湾又爆发了反对两岸服贸协议的太阳花运动。吴介民说,

“服贸协议主要是国民党跟北京签订的,并没有得到全国民众的同意,也还没有获得立法院的合法性的支持,就是在匆忙当中以非法手段通过,所以引起全国人民的不满,也是年轻的学生跟青年人站出来反抗这个协议。这两件事情都造成国民党在在台湾信用政治信用破产。”

中共还借助台湾统派组织和黑道势力,企图影响台湾舆论和政治。台湾的中华爱国同心会,公开支持中共政权,以“一国两制”方式统一台湾。其成员时常挥舞着五星红旗,在台湾知名旅游景点高唱红歌,谩骂、推搡法轮功人士。

爱国同心会总干事、参选台北市万华区议员的张秀叶,今年10月在一场庆祝中国国庆69周年的餐会上现身,向选民拜票。这场餐会免费招待了近600民众用餐,舞台上五星红旗招展。台北地检署11月12日搜查了张秀叶住处、竞选总部等五处,并约谈张秀叶、爱国同心会会长周庆峻在内的十多名证人及犯罪嫌疑人。张秀叶、周庆峻两人目前已因为涉嫌利用中资贿选,被限制居住及禁止出境、出海。

此前,台北地检署已在今年8月搜查了中华统一促进党台北总部及其总裁张安乐的家,以调查该党背后有无中共资金,及是否违反组织犯罪条例。

去年财报显示党费收入为零的中华统一促进党,其总裁张安乐绰号“白狼”,是台湾三大帮派“竹联帮”元老之一。该党成员对主张台独、港独的人士多次暴力相向。去年1月,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民主人士,在台湾机场遭到张安乐次子张玮等人的追打。台湾大学去年9月租借场地给“中国新歌声”选秀节目,台大学生前往抗议,遭统促党成员以甩棍追打。

台湾彰化县“五星共产庙”也引发媒体广泛关注。亲中台商魏明仁经法拍购得璧云禅寺后,将其改造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社会主义民族思想爱国教育基地”,庙内悬挂毛泽东、周恩来画像。从2017年元旦起,庙前每天举行五星红旗和中共党旗升旗仪式。今年9月下旬,彰化县对该寺断水、断电,强制拆除了魏明仁违规增建的部分庙体。

吴介民认为,中共正在糟蹋、利用台湾的民主空间,去反对民主。

“中共最大的目标最后就是要吞并台湾,让台湾变成他的一部分。跟他配合的这些团体我们看到就都有两个特色。第一个这些团体并不分享、并不承认台湾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是一个政治共同体。因为他是统派的并不具有这个台湾的认同。第二个,这些团体往往就是主张暴力或者走在暴力边缘。这些团体用暴力或者不自由的方式在主张中共的价值,主张这些集权的价值,主张反台湾的价值。”

吴介民认为,台湾应该通过立法去约束非民主的、反民主的行为。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誉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认为,大部分台湾民众不想跟大陆“统一”。

“我前几年,有一年住在台湾。民意调查也那么说,我个人的印象也是,绝对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台湾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不认同大陆。他说我们是台湾人,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可是他知道不能提出台独。你公开提出台独,福建飞过来的子弹就多了。所以他不公开说。

林培瑞认为,人们没有说出来的,留在肚子里的看法,很难改变。北京政府虽然竭尽所能企图吞并台湾,但遇到的挑战比在香港大得多。

听众朋友们,您刚刚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制作的《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第十五集,谈中国对香港和台湾的影响、渗透活动。下一集将讨论中国“一带一路”项目在亚洲各国产生的影响和由此引发的反弹,欢迎收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