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海蒂》随笔(四)(图)

2018-12-30 01: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圣诞老公公驾雪橇。
圣诞老公公驾雪橇。(图片来源:Pixabay)

接续:看电影《海蒂》随笔(三)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8/12/24/879857.html

爷爷把一副自己做的雪橇安装好。镜头转换到山上雪景。

山坡的杉树丛林间,地面上积满了厚厚的白雪。晴空、绿树、雪原。爷爷的雪橇载着海蒂,在山上的绿树和山丘、沟壑中迂回穿越,飞速滑下。从近镜头我们看到,前面的爷爷头上戴着一顶旧毡帽,穿着厚厚的呢子短大衣,两只戴着手套的手紧握着操纵杆,他的胡须在风中飘扬,就像一个慈祥的圣诞老人。坐在后面的海蒂,头上没有戴帽,长发在飘逸着,她用戴着手套的两只手,紧紧扒住爷爷的肩膀,上衣外面裹着披肩。他们的雪橇顺势而下,在山坡树丛中忽上忽下地穿梭,两个人非常开心。海蒂在后面喊着:“快点,再快点!”

雪橇在一户孤零零的山民家的前面停下了。两人从雪橇上下来,爷爷对海蒂说:“天黑的时候,我来接你”。海蒂跑到木屋的门前敲门,一个妇人给他开门,海蒂说:“你好!请问皮特在吗?”妇人说:“他还没放学,请进来吧”。

海蒂进屋以后,在昏暗的屋内,听那妇人道:“妈妈,来客人了,她叫海蒂”。海蒂走向前问候:“你好!”那夫人是皮特的妈妈,她说:“孩子,她看不见”。老人说:“靠近点,海蒂”。在屋内做饭的火光闪烁下,海蒂看到这是一个戴头巾的、白发稀疏、满脸皱纹、两颊干瘪的老奶奶,但她人很慈祥。她用干瘪的双手抚摸着海蒂的双臂,海蒂见她眼神呆滞就问:“你什么都看不见吗,奶奶?”老人说:“眼睛是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我可以把双手当成眼睛”。这时皮特放学回来了。皮特、海蒂两个人一见面就高兴的相互拥抱。

吃饭时桌子上摆着一盏油灯,饭桌后面有一头正在反刍有犄角的老牛。皮特妈妈分配煮土豆等食物时,坐在饭桌前的皮特对海蒂说:“其实你也不算损失了什么,上学特别无聊”。妈妈说:“那是因为你现在还不识字”。皮特反驳说:“你不是一样不识字?在这里认字有什么用?”妈妈训斥道:“吃你的饭!”

海蒂把自己那份面包递给奶奶,说:“你吃我的吧,奶奶”。奶奶说:“谢谢你,海蒂,但是太硬了,我的牙几乎都掉光了”。皮特伸手就拿过来说:“那就给我吃”。他说着,就把面包从奶奶面前拿走。妈妈又从皮特手中抢过去递给海蒂。

在夜幕下,爷爷背着海蒂走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地向山上走去。海蒂趴在爷爷肩上对爷爷说:“皮特的祖母什么都看不到,你知道吗?而且她不能吃干的面包,我们是很幸运的人,是不是?”爷爷回过头来看看她,这时海蒂已经趴在他背上睡着了。

融化的雪水在残雪中潺潺流动。镜头的近景,是一个人推着装有柴草的独轮车,车轮在雪水中滚动。路边石头砌的矮墙的石头缝隙中,两颗亭亭玉立,娇嫩的紫色野花含苞欲放。画面转向山景,远处是蓝天下的雪峰,近处是开满了紫色间有黄色花朵的绿油油的草地,在草原和雪山之间的丘陵地带,山坡上是深绿色的松杉树林。这一切告诉我们:春天来了。

夏天,山区居民们在收获牧草。镜头下山民将收割的长长的,纤细的干草装上牛车。

这时在崎岖的山间马路上,从树丛后面来了一辆乘人的敞篷马车,只见一个戴着礼帽的车夫,坐在前面驾驽那匹拉车的高头大马,他后面坐车的是一位穿着时髦的妇人。她头戴浅色小花帽,穿着白色上衣,披着浅黄色带栗色领的帔肩,下身穿花格子长裙,她打着一个白色带花边的小阳伞。马车从农牧民的运草的牛车旁边过去。路边的一个农妇,看清楚车上坐的是海蒂的姨妈--德塔。

马车驶进村镇停下来,德塔下了马车,向着上山方向匆忙走去。

山上,阿尔老人站在他的小屋附近的山坡上,正在挥动着长柄镰刀割草。德塔走近他问候道:“叔叔,你好!”阿尔停下割草,回过头来看着她。“我有个好消息,”德塔继续说:“我给海蒂找到了一个安身之所,我可以送她到我雇主的朋友那里。在法兰克福。”爷爷不做声,看看她,然后继续挥动镰刀割草。德塔显然是想继续说服这个倔强的老头,她又说道:“是一个家道慇勤的家庭,而且海蒂甚至于可以和他的女儿一起上学”。老人还是不理她。德塔又说:“对她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去处。你倒是表个态呀!”老人家停下手中的活,问:“说完了吗?说完就走吧!”德塔说:“但是,我要带海蒂走”。老人坚定地说:“海蒂哪儿也不去!”他还用手指指地,意思是说海蒂就留在这儿。然后他又继续干活。德塔说:“镇上的人说你不让她去上学,因为你的顽固,她都没有办法学习写字、读书。你想让她在这儿变成个野孩子吗?”老人说:“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她来了?”德塔说:“叔叔,上次是我迫不得已而为之”。老人一挥手说:“别说了”。德塔不让步,说:“如果你不让她去学习,他们(指镇上的人)会把她带走,之后送去收容所。我今天一定要把她带走。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找几个村民来帮我。”她问道:“她在哪儿?”阿尔火了,向他侄女吼道:“海蒂是我的,你可以走了!”老人说完就抄起割草的镰刀赶她走。德塔吓得连忙往后退,然后跑了。她跑到一棵大树下,坐在树底下“守株待兔”--等待海蒂下山由此路过。

她见光着脚的海蒂和皮特,赶着羊群下山了,于是她喊道:“海蒂!”海蒂听见有人喊她,一看是德塔,她忙回答:“德塔阿姨”。德塔跑过去:“海蒂,我的孩子”。两人见面。德塔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她拉住海蒂的手。又对皮特说:“看你好的羊去!”

他们走到一边坐下,德塔对她说:“听我说,你想不想进一所又大又漂亮的房子?西泽曼一家是住在法兰克福的很和善的一家人。他们想给他们的女儿找一个伴儿”。海蒂说:“但是,我喜欢这儿的生活”。姨妈又说:“可是,那个法兰克福的女孩非常期望你的出现”。海蒂说:“我更愿和爷爷在一起”。姨妈骗她说:“海蒂,爷爷希望你跟我走”。海蒂问:“真的吗?德塔说:“孩子,我们都是在为你做做好的打算啊,快跟我走,火车快开了”。她拉起海蒂就走,海蒂说:“但我还想和爷爷说声再见”。德塔说:“时间来不及了”。她一边拉着海蒂走,海蒂一边问:“远吗?”德塔说:“不远,不远”。海蒂又问:“要是我不喜欢那儿哪?”姨妈说:“那我就再把你送回来,我保证!快走!”

山上面,皮特在从丛林间隙中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他嘴里叼着一根草径,面部表情很不高兴,并有点厌恶(wu)。

爷爷在割草,听到皮特赶羊回来的声音:“快点!快点!”爷爷抬起头,向远处的皮特问道:“海蒂在哪儿?”皮特耸耸肩膀。爷爷突然醒悟,于是丢下长镰刀,急忙往山下追去。

德塔正拉住海蒂的手往山下面跑,他们到镇上,马车在等待他们。德塔催海蒂赶快上车,她们坐好后,德塔说:“出发吧!”车夫说:“好嘞”。

马车出了小镇,在山路上飞快奔跑。海蒂还不时地回头眺望。

等阿尔老人汗喘吁(xu)吁地跑到镇上时,在街上干活的人们告诉他:“她们已经走了,你又来晚一步”。老人失望的停止追赶。

看到走在街道上往回走的阿尔,有人议论说:“这孩子(指海蒂)还能活着,真是奇迹”。迎面走过来的是皮特,皮特见爷爷失望的脸色,不敢和他打招呼,他低着头迎面走过去,又回转身来,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两人往山上走去。(待续)

注释:

反刍,牛羊胃的结构与马不同。它们的胃有多个胃室,它们在休息时,会本能地将胃里半消化的食物返回到嘴里,再次细嚼慢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