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15》拜师(图)

2018-12-3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4话 回天腿法、撼地拳道

拜师

见梅式演练回来,郑念上前把拐杖递了过去,便双手背在腰后,缓缓步向庭中。神情淡定的梅式拿着拐杖,站到阿修身旁,只简单提醒阿修:“等下专心看,再来就轮到你选择了。”

另一边的刑娜则不改调皮本性,轻拍阿修肩膀后,用手指比比自己,然后用阿修才听得到的音量小声说道:“选我!”然后就装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望向郑念。

两个小的展现出来的武艺已是如此惊人,阿修对于郑念即将演练的功夫,不禁抱持着很大的期待,双眼眨也不眨的紧盯郑念。

但见郑念站定后,缓缓起手、回身,动作慢慢悠悠的示范起来。不看还好,一看就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仿佛曾在哪儿见过。很快的,阿修就知道这莫名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郑念的年纪、身形,加上动作,让他想到隔壁的福爷爷。

幸好此刻阿修口中没有任何食物或水,不然一定会马上喷出来,因为这好像福爷爷天天在做的养生操……这样想或许不太恰当,改个较礼貌的说法好了,这应该是“圆慲仙术”吧?

圆慲再现

看着郑念双手闭眼,认真的演练着,阿修不由得为梅式与刑娜两个小的抱屈,这已经不是三选一的问题了,而是二选一了吧,年纪轻轻需要做什么养生操吗?光是每天田里干活,累的都没时间好好休息了呢。是说梅式跟刑娜还是很有礼节,让郑念最后压轴表演,或许因为是他们的爷爷吧。换成镇上的庙会,人走光不说,可能还会夹带不少嘘声。

神情尴尬的阿修,只好呆站原地,头也不好意思乱动,任由眼神在星空与周遭环境间游移,而且总会刻意略过郑念在表演的养生操……哦,又错了,是圆慲仙术。心神飘忽的同时,阿修又再度想起刑娜“回天腿法”的繁复华美,与梅式“撼地拳道”的简朴霸气。

“难怪刑娜这小淘气很直白的叫我跟她学,梅式多少应该也会希望我能选他吧,只是表面不好明说,只能叫我‘专心看!’”一念至此,阿修不由得勉强自己把焦点放回郑念身上,敷衍的看着。或许因为不抱期待无所求,阿修再望向圆慲仙术的时候,有股说不出的异漾感觉。

“跟福爷爷的圆慲仙术动作虽然很像,但又不太一样,不但双方劲力收放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老爷爷所演练的似乎还真有那么一丝功夫的味道。”阿修似乎看出了点门道,不禁兴味盎然的专注瞧着。

福爷爷所做的虽然也自称“圆慲仙术”,但或许就只是为了活络筋骨所做的一些动作,看起来非常单调。但透过郑念所演示出来的圆慲仙术,则在缓慢的动作中蕴含巧劲,说功夫也行,但再看细看下去,又带着一种舞的味道,仿佛“武中有舞,舞中有武”。看到后来,甚至让人怀疑眼前所见,究竟是武?亦或是舞?

不仅如此,随着越看越入迷,阿修依稀感受到郑念的动作之间,似乎隐约传达出许多讯息,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一个非常久远,十分古老的故事,而且似乎是与这个世界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看到这里,阿修发现整个环境的气氛居然因为郑念的圆慲仙术,变的十分不一般,没有刑娜的目不暇给,也少了梅式的霸气洋溢,但就令人有一种宁静详和的感受。这对于动辄挨骂的阿修来说,似乎也在此时得到安慰平抚,心中日积月累下来的怨与苦,也获得了救赎。

正观看入神的阿修,忽然感到视线模糊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眼睛、鼻子跟喉咙都泛着酸苦,说不出话来。这时也顾不上面子跟里子,于是赶紧用手背把眼泪擦掉,打算继续看下去。只可惜,郑念的演练到此时也告一段落,收势结束。

内心感到懊悔的阿修,当下也不好再请郑念演示一遍,这个与“圆慲仙术”极为类似却又大大不同的功夫。如果一开始就专心看的话,或许会有更多收获,想到这儿,不禁对自己一开始轻浮的态度十分气恼。

“唷!小哥哥,瞧你看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你刚是在看戏吗?”个性调皮的刑娜见状,当然抓紧时机好好的开了阿修一个玩笑,另一旁的梅式则保持沉默,不发一语,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阿修的后背。

“第一次有人这样捧场,看到眼泪都掉出来,真是让我这老头受宠若惊。那……”走上前来的郑念,则是望着阿修,语带保留,微笑说道:“圆慲仙术,六年大成。

阿修听完,心里充满了许多疑惑:“果然是圆慲仙术!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六年大成?据福爷爷所说,他练这功夫也十多年了呢,我就从来不曾看到眼泪鼻涕直流,怎会差这么多?还是因为平时都只有匆匆路过,没停下脚步来专心看的缘故?”

“但是就算只有瞄个几眼,还是可以发现两者在根本上是完全不同的。”阿修越想越是迷糊,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你心情平静后,就从中选一个想学的功夫吧。”郑念眼见阿修激动的情绪尚未平复,于是淡淡的再补了一句话后,就自顾自的抬头望着满天星空。

郑念的这句话,把阿修的心神拉了回来,开始回想起三个人所展示功夫的差异:

“《回天腿法》是很亮眼,但必须练上十年,还只能达到小成的境界?况且据土豆所言,一般人想练功夫,很小就要扎根,加上自己反应绝对没有刑娜来得迅速,也许练上三十年,都边都摸不着,更甭提小成了。”

“《撼地拳道》反应似乎不需要像刑娜那么快,应该挺适合自己的,但也要练上八年才称得上略有所成。何况自己身材孱弱,一点也不像梅式那么结实,可能在练功夫之前,还得把身子先练起来才行,似乎也不太可行。”

“《圆慲仙术》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功夫,慢慢悠悠的,虽说也要练上六年,但似乎挺适合反应不快、身形瘦弱的自己。而且到时练好,自己应该也有离开这儿的本钱了。真欠缺生活费的话,教教其他长者,应该也足以支撑自己的生活。”

想到只要再撑上六年,就有机会离开这儿,阿修原本平静的心又兴奋起来。随即在爷孙三人的注视下,深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我~想~学~圆~慲~仙~术。”

脸上充满期待的刑娜闻言,杏眼圆睁说道:“什么?《回天腿法》这种有回天力的好功夫摆在你面前,你居然还瞧不上眼?换成别人,就算跪着求我七天七夜,我都不会演练给他看,更别提手把手的教导了。”

对于自己的功法没被选中,梅式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心情上的起伏,只是心平气和的说道:“既然选了,就用心学吧。”

郑念则是拄着拐杖,像是早已洞穿阿修的心思,淡淡说道:“你选择《圆慲仙术》做为入门功夫,想必有自己的考量,但既然选了,我可不会放水哦,该学的东西一样也不会少。”

阿修闻言,连忙回道:“我知道了,老爷爷……”话未说完,就被刑娜打岔:“还老爷爷?!该改口叫‘师父’啦!”

意识到自己的轻忽,阿修的脸不禁红了起来,想起土豆以前提到的动作,连忙生疏的半跪在地,抱拳正色道:“师父!请问入门拜师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郑念见状,把阿修扶起来说道:“以后不用这么拘束,也毋需任何拜师礼,只要有心就行。”

“是!”听见不必准备什么拜师礼,阿修心头也松了口气,毕竟自己孑然身,真要拿出什么拜师礼,还是有难度的。

“真好,以后多个师弟了。”梅式见状微笑道。

“真好,以后多个跑腿了,还有……”刑娜也俏皮接话,“不管愿不愿意,以后都得叫师姐啰。师~弟~~”

说也奇怪,就在前天对这爷孙仨人还没什么好感,却在拜入“穹门”,有了师父、师兄、师姐后,阿修的心中多了以往未曾有的温馨,心里也踏实了几分。

“从明天开始,晚饭后就可以过来,因为要学的东西很多。除了功夫,你还得打杂、识字、静坐……日后在此所见所学,对外切勿宣说,切记!还有,”讲到这儿,郑念顿了一下,然后说了下去,“《圆慲仙术》的口诀,你也要赶快背下来。”

“还有口诀?”阿修疑惑问道。

“是的,而且要尽快背的滚瓜烂熟。听好了……”确认阿修正专注听讲后,郑念旋即缓缓道出《 圆慲仙术》口诀,“夫修练者,修本练辅;惟世多迷,本末倒置。相由心生,心随境转;强横任人,静稳由己……我心由己不由人,由意不由劲……慈悲生处心化水。

见阿修似懂非懂,身旁的梅式微笑提醒道:“现在不懂没关系,随着你年纪渐长、阅历渐广、层次渐高,慢慢就会有所体悟了。”然后望了郑念一眼,见郑念点头,继续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开始,你有得学啰,我和刑娜会好好教你的。”

见阿修走远,梅式转头对刑娜打趣说道:“怎么样?这场我赢啰。”

刑娜则不服输的回嘴道:“算你运气好,这七天的杂役我包了……”讲到这儿,忽然想起阿修,连忙说道:“而且现在多了个师弟,没差。”

一旁的郑念,无奈的看着两人摇头苦笑,语重心长说道:“运气?人自己的选择,从来就与运气沾不上边啊。”说完便转身进屋。

====================================

刚开始几天,由于阿修白天忙于农活,晚上还要赶去穹门,回到农舍常常已是三更半夜,实在苦不堪言,但也总算凭着一股毅力坚持过来。

不知是不是练功后的改变,原本孱弱易倦的体质也改善许多,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再到后来,阿修甚至连午休时间也不舍得浪费,直接就跑去学习。而翼象、角狼则颇有灵性,总会轮流驼着阿修进去,节省不少时间。

相处久了,阿修与师父、师兄、师姐的感情也变得十分融洽,无话不谈,穹门仿佛成了阿修真正的家。

下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16话:“领队”贾大空 与“领主”韦光正(预计发表日期:2019年1月1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