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了 要跳回1966更难了(图)

2019-01-02 07:06 作者: 夏闻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日的空气中,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狂热。(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2日讯】不管人们怎么想保住自己所有,但时间却从无一刻停留。今天,很多人担心北京当局在往回走,想走回毛泽东的极左时代。

的确,对谋求终身权力的统治者来讲,毛泽东在1966的呼风唤雨有一种激荡心魔的吸引力。但真要走回那个时代,还可能吗?

不但毛泽东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托起他的那种狂热也已经死去。

先看党内,感谢墙外的互联网,我们可以在电脑前俯瞰文革中党的九大、十大实况,那些党代表,军代表们,他们举着红宝书,长时间狂呼乱跳,那场面绝对超过有史以来世界上任何一位歌星的演唱会。更独特的是,他们的眼睛中喷发着1万度的烈焰,那烈焰来自他们的内心,以“马克思主义”为燃料熊熊燃烧,“纯净”的不带一丝理智,足以烧毁任何党内对手。

再看党外,毛说一句话,一千六百万知青就能热血沸腾的奔赴向广大农村。在全国各个城市里,就算是两拨同样要保卫毛泽东的人们,都要为了争一争谁更忠诚,而武斗流血致死。

那个年代里有一种弥漫在几乎每个空气微粒后的、无所不在的共产党意识形态狂热。而今天的空气里,无所不在的只有雾霾。

现在官员们想的是自己发财,找后路。而无权无财的老百姓嘴上、心里都在骂娘,特别是当生活中的99个问题,又再增加到100、101的时候。

中国现在一年有多少年轻人结婚?不也就仅仅在某一年出了某一对在新婚之夜抄党章的吗?就算他们不是在表演,那么靠这一对夫妻,又能够养育出几个真心实意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呢?

别忘了,人类几大宗教几千年的传承,是靠着父母从小对孩子们口传身授,才一代一代传到今天。从这个角度看,马克思创建的共产教,其生命力实在不怎么样。

再怎么强调马克思是人类“千年第一思想家”,也无法改变马克思将在全球谢幕的结局,也无法再在人们心中注入那种狂热。今天如果再有“伟人挥手”,那围观的人们,只会用冷冷的眼光看“皇帝的新装”。某一刻某一句稚嫩的童声,就会让滑稽戏演破产。

要重新再制造一批完全被洗脑的人们,那要先闭关锁国,并再至少花一、两代人的时间,这能做得到吗?

况且,今天的当权者也知道如果再回到1966,烧毁的很可能是自己。

近日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会长邱占萱,在纪念毛泽东出生125周年的活动上被便衣人员塞进黑色轿车抓走,就说明了当权者的这种心态,也更说明了当下共产党意识形态的自相矛盾和进退失据。

1966年,共产主义势力席卷了半个地球。当下,世界开始聚焦在中国剩下的最后那缕共产主义红色。2019年了,离共产党谢幕的时间又近了一年,世界大势只允许向前走。

1966年的那块石头更远了,如果真要往回跳,难免会够不着,失足掉落进历史的深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