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再揭最高法千亿矿权卷宗失踪内幕(图)

2019-01-03 09:10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崔永元
崔永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曝光中共最高法院“千亿矿权案”卷宗失踪后,引发舆论关注。新年伊始,崔永元再在微博进一步曝光内幕。

综合媒体报导,崔永元在1月2日置顶的微博中,发布了王林清接受采访的一段视频。王林清在视频中表示,自己是中国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他表示,自己作为千亿矿权案的承办人,承办的案件的卷宗在最高法院本部,在警备森严的最高司法机关里面被盗走了。

王林清还表示,他至今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崔永元在该条微博中喊话最高法院,“我过高估计你们的境界和对法律的敬重程度,不道歉就打官司吧。我没有造谣,我不耻于做这种下作的事儿。”

此外,崔永元在1月2日还公布了卷宗丢失当天最高法院的工作记录,称这个案子最大的黑洞还不是丢卷,是先有判决书后有开庭审理。这就是出戏,名为:拿老百姓当猴耍。

崔永元岁末不断爆料,涉及事件是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审理机关丢失一事。

2018年12月26日,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发文称,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指向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审理机关离奇丢失一事,引发舆论关注。

崔永元此前曾在微博贴出,“先判后审,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称52岁的赵发琦将12年用于打官司。

崔永元更大骂:“你们那里能进去盗贼吗?连老鼠都进不去。最高院可以丢卷宗吗?而且只丢这个案子的,而且只丢最重要的一本,而且丢的时候监控坏了,而且你们想再造一本……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一个叫赵发琦的农民运气好买个探矿权探着个煤矿吗?怎么了?从省长到院长勾结在一起耍尽花招非得剥夺人家祖宗八代修来的一次福利。是不是打牌都只能你们胡啊?你们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

赵发琦系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法定代表人,凯奇莱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的纠纷案,由于事涉千亿矿权归属,被舆论称为“陕北千亿矿权案”。

这起持续12年的纠纷,因一纸2,000余字的合同而起。2003年,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的上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千亿矿权案宣判,维权12年的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

但2018年12月初,中共央视报导称,千亿矿权案在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并证实,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

据知情人士称,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崔永元2018年12月26日直指承办此案的法官王林清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涉及此案,但最高法院指有关消息是谣言。

12月29日,崔永元再发文称,案卷就是在最高法院法官办公室被盗走的,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现任中国最高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的法官。

崔永元指出,“2016年11月28日上午,王林清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他立即向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中共最高法院院长)。但随后是回看监控黑屏、没有安排追查、没有报案、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法官们不愿意签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

随后,最高法院当晚才宣布启动调查,并称“如发现我院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新京报》援引大陆刑诉法专家表示,如果是案件副卷被盗,责任人或将被按照与渎职有关的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丢卷门”涉及的案件,也应该在事情查实后被启动再审。

而涉事的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12月30日公布了一段自拍视频,讲述他多年前承办陕西省那桩价值千亿人民币的案子时,卷证资料竟离奇“失踪”,而办公室内的监视器也“同时故障”。王林清在视频中表示,他发现卷宗丢失上报后,上级领导表现的相当镇定,而他在要求查看监控的时候,发现自己办公室门口的两个摄像头全都坏掉。他认为案件不单纯,特拍下这段视频免遭不测。

连日来,这场一波三折的司法丑闻引发的舆论热潮持续升温。网民纷纷表示事情不单纯,“连最高法院的法官都得采用非常规途径,绝望吗?”“一个最高院的大法官都要发影片以防不测,看来这个案子水很深。”

也有人质疑:“副卷”里究竟装入了什么内容?丢失的材料是什么?能够在戒备森严的最高法院办公楼里盗窃卷宗显然不是一般的窃贼,那么这个内贼偷到副卷的背后究竟掩盖了什么样的黑幕?

根据中共最高法1990年发布的《关于保守审判工作秘密》规定,法院“副卷”中装入的材料主要是案件承办法官的审理报告、合议庭评议笔录、审委会讨论案件记录、内部请示与批复,以及其他单位函件或领导批示等。而副卷属于不宜对外公开的法院机密,其中的材料“非因工作需要、未经本院领导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查阅”。

有海外中文媒体援引观察人士透露说,在一些案件中因为有了各级官员的批示而显得“特殊”,譬如中共政法委的意见,或者上面领导的指示,这些是无法公布的,也是中国“特色”的审判制度造成的。至于陕西千亿矿权纠纷案丢失的“副卷”里,据推测应该有“陕西省人民政府来函”等文件。

其文还引述分析人士表示,当今的中国所谓的“法院独立审判”其实并非真正的司法独立,法院的审判仍会受到权力的左右。“只要审判机制不改变,副卷仍会作为权力的载体继续存在。唯有权力减少干涉审判,法官独立判案,副卷才会慢慢公开,乃至废除。”

公开报导显示,“陕北千亿矿权案”有关诉讼持续超过10年,在周强掌控多年的最高法的背后,其实还牵涉陕西官场官商勾结黑幕。

据法广2016年11月4日报导,网上流传的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署名的实名举报信说,该案十年间久审不决,根源在于前陕西省省长、书记袁纯清、赵正永等人,假手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操纵司法。

据悉,案件审理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向最高法院发出一份密函——《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

这份“报告”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几点意见和请求中,包括“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的合同勘查合同没有完成备案,没有实施,应属无效合同”;“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同时,该报告中还有如果维持省高级法院的判决“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等的表述。同年8月2日,陆媒曾刊发题为《公函发至最高法,谁在干预司法》一文,曝光了密函事件。

中共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已于2015年7月落马,袁纯清已退休,赵正永也已退任人大闲职。现在仍掌最高法的周强,则正成为矛头所指。

外界关注,曾爆料引发娱乐圈地震的崔永元,此次爆最高法和陕西官场问题,或有特别的另类“打虎”任务。不排除当局为平息舆论质疑而再次拿某些高官开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本类热门评论
本类周排行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