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当事后诸葛 决策品质≠结果(图)

2019-01-10 16:15 作者: 安妮・杜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们常常无法区分运气与技巧,总认为最终结果与先前决策的品质息息相关。
人们常常无法区分运气与技巧,总认为最终结果与先前决策的品质息息相关。(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5年赛季美式足球联盟的冠军争夺战─第49届超级杯(Super Bowl XLIX),在最后几秒出现了史上最具争议的战术指令。当时距终场仅剩26秒,西雅图海鹰队落后4分,他们在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1码线持球,准备进行第2次进攻(second down)1 。人人都认为海鹰队教练皮特·卡罗尔(Pete Carroll)会下令将球递传(handoff)给身为跑锋的马肖恩·林奇(Marshawn Lynch),使其达阵得分。在这种短码数的局面下,怎么可能不使用这种战术呢?况且林奇又是美式足球联盟最佳跑锋之一。

不料,卡罗尔下令四分卫罗素·威尔逊(Russell Wilson)传球(pass),结果新英格兰队截球成功,随后赢得了超级杯。隔天的媒体头条对此大加挞伐:《今日美国》(USA Today):〈美式足球联盟有史以来最差劲的战术指令。西雅图海鹰队到底是怎么盘算的?〉《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超级杯有史以来最糟的战术指令。人们对海鹰队和爱国者队的看法将永远改观〉大众体育台网站(FoxSports.com):〈西雅图海鹰队使用超级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战术,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海鹰队采用超级杯历史上最糟的战术而吞下败仗〉

《纽约客》(The New Yorker):〈海鹰队教练在超级杯犯下严重错误〉专家们都认为这项战术愚蠢至极,完全无须辩驳,仅有一些零星评论认为,这项进攻指令即使不出色,也是在情理之中。班杰明·莫里斯(Benjamin Morris)曾经在数据新闻网站“538”(FiveThirtyEight.com)分析这项战术,布莱恩·柏克(Brian Burke)也在线上杂志《页岩》(Slate.com)表达看法。这两位都提出令人信服的论据,指出传球完全合乎常理,同时考量到时间管理与赛末的层面。他们还指出,传出的球几乎不可能被拦截(当年赛季中,在对手1码线前的传球进攻共有66次,没有一次遭到截断;而先前15个赛季中,在这种情况下的被拦截率大约为2%)。

1译者注:在美式足球场,除去两边达阵区,长度共有100码,进攻方必须在4次进攻机会中推进10码以上,才能继续进攻,否则就得攻守互换。一次进攻即一个down。

即使有些人抱持不同看法,批评依然排山倒海而来,将皮特·卡罗尔攻击得体无完肤。无论你是否认同这些非主流分析,多数人都认为卡罗尔思虑欠周,或是批评他“根本”胡乱指挥。这里出现一个问题:为何这么多人如此坚决认为他错得离谱?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战术没奏效。

倘若四分卫威尔逊传球成功,让队友达阵得到6分而逆转战局,这些媒体标题都将改写为“战术精采”、“海鹰队突袭成功,高举超级杯”或“海鹰队教练卡罗尔智取爱国者队教练贝利奇克(Belichick)”即使传球成功后没达阵,海鹰队在第三次或第四次进攻时得分(或没得分),标题则会讨论其他战术,没人会记得卡罗尔对第二次进攻下达的命令。

卡罗尔实在运气不好。他可以掌控战术指令品质,却无法控制进攻结果,最后因发展不如预期而遭千夫所指。卡罗尔选择的战术极可能让球队达阵而获胜,即使传球出界或触地,海鹰队还有两次进攻机会,能让四分卫将球递传给跑锋林奇。他做出了高品质的决定,却得到糟糕的结果。

人们容易将决策品质与结果品质相提并论,卡罗尔就是因此受害。对此,扑克玩家之间流传一句话─“结果论”(resulting)。当我开始打扑克时,经验更丰富的玩家提醒我“结果论”的危险,并告诫我别因为几手牌不顺就改变策略。

卡罗尔心知肚明,批评者全都陷入“结果论”谬误。他在4天后接受《今日秀》(Today)访问时承认:“这是历来战术执行最糟的结果。如果我们接到了球,这战术就很棒,一切都没有问题,没人会去质疑。”

为何人们如此不会区分运气与技巧?明知无法控制结果,为何对此坐立难安?为什么我们常认为最终结果与先前决策的品质息息相关?无论是分析别人的决策,或是回顾自己做的决定时,该如何避免掉进“事后诸葛”的陷阱?

(待续……)

本文节录自采实文化高胜算决策》一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