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五)秀姑如愿(图)

2019-01-12 06:43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干爹认为,在庄稼人看来,地不长庄稼,不结果实,那就是荒地,人不做事,游手好闲,那就是废人。(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四)亲人团聚〉。

见众人离去,瑞雪笑嘻嘻地走到秀姑跟前,拉着她的手,“走,我带你看你的房间。”走到西厢房的最南端,推开一个房门,只见房子高大明亮,窗明几净,布置典雅。瑞雪说:“这是书房,以后牧云来,有时要在这看看书,写写字。”一门通向卧室。走进一看,秀姑睁大惊奇的眼睛:只见迎面墙上,贴着两个大大的红双喜,雕花桌上一个银烛台里,八支红烛燃放,屋内罩在一片喜庆的红光之中。一张宽大的雕花双人床,床上挂着大红色纱帐,床上摆着大红锦缎绣花被,床头一对绣花鸳鸯枕,墙边立着穿衣柜五斗柜,床头柜,地上铺着花地毯。

秀姑看得迷迷糊糊,“我这是到了哪里?该不会撞到了皇后娘娘的寝宫了吧?”瑞雪说:“这是你的卧室啊,我的卧室同你的布置一模一样,与你的房子紧挨着,咱们姐妹俩住的近,以后走动方便些。”

瑞雪拉着秀姑并肩在床沿上坐了,说:“牧云总是惦记着你,常常提起你,你给他做的两套衣服,他珍惜得很。我想借着咱家团聚的好日子,你们今晚就圆房,早日办了喜事,早日有了名分,就好早日帮我料理家事,你看可好?”望着瑞雪诚挚的目光,秀姑噙满了泪水,说不出话,只是连连点头。瑞雪又在她耳边悄声说:“牧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秀姑不觉满脸绯红。

瑞雪望着她说:“你害羞的样子真好看。”秀姑说:“我又丑又笨,比姐姐差十万八千里,姐姐才是神仙般的人物。”瑞雪说:“你有你的动人之处。对了,不知妹妹的身材,也没为妹妹做新衣服,这是我的两套新衣服,从来没穿过,送给你。咱们守着个大布店,以后挑选你中意的布料,为你多做几套衣服。”说着,走到梳妆台前,拿来一个精致的梳妆盒,打开让秀姑看,说:“这几样首饰是我送给你的,以后再添置新的。晚饭后,我来帮你梳妆打扮,可好?”正说着,春雨在门外小声说:“太太,要吃晚饭了。”

俩人手把手进了餐厅。牧云见了,暗暗吃惊:“这才多大功夫,两人竟如此熟络,如此亲密,竟同亲姐妹一般!这个小雪,真是个奇女子。”只见餐厅烛光辉煌,笑脸盈盈,笑声暄暄。两个八仙桌并在一起,桌上已摆好了六盘凉菜,酒杯里已斟满了酒。瑞雪安排秀姑坐在牧云身边,自己在牧云的另一边坐下了。

不久,六道热菜也上了桌。一家十口人团团围住,个个喜笑颜开。两个丫头和刘嫂站在旁边伺候。这时瑞雪站了起来,笑脸如花,只听她说:“咱们全家历经磨难,今日终得团聚,让我们为全家团聚干杯!”众人站起来,干了一杯。瑞雪接着说:“这一桌宴席,还是喜宴,我宣布一个喜讯:秀姑来了,本准备选个黄道吉日,为牧云他两人隆重地举行一次婚礼。但咱们初来乍到,这里也没亲友,还是咱们一家子庆祝。既然今日全家都在,摘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借着全家团圆的喜庆,为他们圆房,大家认为如何?”

众人齐呼:“好啊!太好了!”只有秀姑含羞低头坐着,牧云则愣愣地望着瑞雪。瑞雪只装作没看见,忙着张罗。说:“为他们二位干杯,祝他们相亲相爱,白头偕老!”众人喜笑着站了起来,喝了第二杯。众人吃着,喝着,笑着,闹着。三弟说:“今日是大哥的好日子,请大哥和秀姑嫂子来个交杯酒,如何?”“好啊!”众人起哄。两人只是坐着不动,众人再三呼叫着,“交杯酒!来一个!”二人只好站起来喝了交杯酒。

吃喝了一会,瑞雪走到秀姑跟前,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二人悄悄地退出房间,秋霜早在门口等候多时,瑞雪对秋霜说:“你带姨太太去洗澡,洗完后立即告诉我。”又对秀姑说:“慢慢洗,不急,我马上就过去。”又悄悄地入席。不久,秋霜走到瑞雪身边,悄声说:“好了!”瑞雪溜了出来,见秀姑坐在床沿等候,瑞雪帮她穿上了新衣。又帮她施了脂粉,梳了一个发髻,头上插了红宝石珠花,簪子,步摇,鬓边又戴了一朵玫瑰发卡。收拾完毕,瑞雪仔细瞧了瞧,欣喜地说:“这一打扮,真是俏丽!”秋霜也在旁边赞不绝口。又把一个大红绣花盖头拿来,轻轻地盖在秀姑头上,说:“估计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我马上就过来。“等了一会,瑞雪走进屋,说:“他们都在大厅等候了,咱们过去吧。秋霜你小心扶着新娘。”众人见新人走进大厅,一起站了起来。干爹做婚礼主持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仪式,然后一窝蜂地簇拥着一对新人向洞房走去。

闹了一会,众人退去。瑞雪最后出来,带上了房门。牧云见众人离开,走到秀姑跟前,揭去了盖头,仔细看了几眼,长相虽不及瑞雪的十之一,也算整齐干净。牧云说:“你一路劳顿,刚才又让瑞雪折腾一阵子,你也累了,早点睡吧。我出去有点事,马上回来。”说着,走了出去,直奔瑞雪卧房。

瑞雪忙了一天,十分疲倦,已经脱去外衣,钻进被窝。忽见牧云推门进来,大吃一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忍心把秀姑撂在那里?”牧云扑过来,“我来找你算帐,为什么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忙着给我圆房?”瑞雪说:“这事早晚要办的。我想给你个惊喜。”“惊喜?确是惊了,哪来的喜?”牧云把瑞雪压在身下,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倒比我还急!你为什么急着把我推给另一个女人?结婚才三个月,你就厌烦我了?是不是?是不是?”瑞雪说:“你这算什么?快回去吧,秀姑要知道会伤心死的。”牧云无可奈何,只好穿上衣服,瑞雪忙拿了一件厚披风给他披上,“夜深了,外面冷,千万别着凉。”把他推出房门。

到了秀姑房间,见秀姑已经熟睡,就脱下衣服在旁边躺下了。夜半时分,牧云迷迷糊糊中觉得一个柔软润滑的身躯在自己怀中动着,以为是瑞雪,就把她紧紧地搂在怀中,两个身躯紧紧地贴着……。一觉醒来,只见睡在臂弯中的女人,竟是秀姑!他连忙把胳膊轻轻抽了出来。他忽然心中一颤,望着满脸幸福的秀姑,在心里说:“我虽然不爱你,但你既然是我的女人了,我就会一辈子护着你,对你好,绝不负你。”

十天过去了。这天,吃过早饭,二弟三弟把牧云夫妇叫到旁边的小客厅里,众人不知何事,吃惊地望着他们。二弟说:“索性大家都进来吧。”一家十口,围坐在一起。牧云笑着问:“怎么啦?吃的不好?住得不舒服?过不惯?”二弟说:“吃得太好了,过得太舒服了,再这样下去,不几天都变成大腹便便的猪八戒了。”三弟说:“这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实在不习惯。”二伯母说:“以往在家里烧火做饭,洗衣服,扫房间,忙个不停,现在百事全无,连喝口水,都有丫鬟送到嘴边。”秀姑说:“在老家,每日天不亮就下地干活,回家后,又忙着烧饭,种菜,喂鸡鸭,出一身汗,洗个澡,舒畅无比。到这里,闲得我浑身发软,昏昏欲睡,像得了大病似的。”瑞雪笑着说:“昨天咱们姐妹三人,挑了几匹布回来,要给每人做三套衣服,这三十件衣服还不够你做的?怎么说闲得慌?”秀姑说:“坐在屋里做衣服,晒不着,吹不着,又不花力气,在我们那儿,算是享受,算是休息。”瑞雪说:“那你想干什么?”秀姑说:“我想种地!咱家那花园,那么大一块地,全种上了草,真可惜了!”牧云不由哈哈大笑:“照秀姑的说法,咱们把那草坪挖了,全种上高粱,大豆,山药蛋……”众人都笑了起来。

秀姑却认真地说:“笑什么?那片地真种上庄稼,也够咱一家子吃半年了。”二弟说:“嫂子,咱们把那架子上的玫瑰花,紫罗花都拔了吧,种上黄瓜,苦瓜,老丝瓜,可好?”“好啊!那花虽然好看,可是不能吃啊!”大家又笑起来。三弟说:“那喷泉,那一群洋娃娃在高粱地里也不相称,怎么办?”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秀姑却认真地说:“那几个娃娃光着屁股,在水里淋着,有什么好看?要是我的娃,我早给他们做个肚兜,小裤衩穿上了。”众人笑倒一片。秀姑还在咕哝着:“有地,不种庄稼白费!”二哥说:“咱们院子这么大,白浪费了,明儿也种上高粱……”牧云笑得喘不过气来,说:“二弟,你就别逗她了,我们都笑岔气了。秀姑你就少说两句吧。”

停了好一会,人们才止住笑。干爹说:“秀姑的话,虽然幼稚可笑,但还是很有道理的。在庄稼人看来,地不长庄稼,不结果实,那就是荒地,人不做事,游手好闲,那就是废人。庄稼人讲实惠,不要那花架子。”秀姑笑了:“干爹说得真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瑞雪的父亲说:“秀姑,你真想种地啊?那天我到处溜达,穿过一片小竹林,忽然看见一条小河,河东边一大片荒地。牧云,那地是咱家的吗?”牧云说:“咱家与西边一家以这条河为界,河东边的全属于咱家。”秀姑喜得直拍手,“爹爹,你真好!你带我去看看吧。”拉着爹爹就要走,牧云说:“你就别老惦记那块地了,它跑不了。今天的正经事还没说,就让你搅和了这半天,你就老老实实消停一会儿吧。”秀姑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十六)立家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