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队”成员中年早亡的启示(图)



每当拆钩时,有时鱼嘴鱼眼都给钩破了,而鱼嘴还一张一合喃喃的。(图片来源:Pixabay)

我父母住的职工家属院,曾经有个知名的钓鱼队。小时候每天早晨,就会听到楼下“突突”的摩托车发动的声音,这是“钓鱼队”出发了。每逢周末,钓鱼队更是乐此不疲地去郊区钓鱼,后来我离家负笈南北,钓鱼队的消息就知之甚少了。

钓鱼队成员中年早亡

2006年过年回家过年,听母亲说楼上老张家搬新房子,死后还留下座新房子云云。一问才知,作为钓鱼队的最后一名成员,老张已经于几年前死于癌症!至此,钓鱼队所有成员几乎全部中年早亡!以鱼儿的痛苦为乐趣的钓鱼队悲惨地消亡了……

我父亲也是位钓鱼老手,无论技术上,或鱼讯都很清楚熟练。手钓时,一盏小灯直照浮标,只要浮标上下浮动或闪动,扬竿一拉,少有落空。每当拆钩时,有时鱼嘴鱼眼都给钩破了,而鱼嘴还一张一合喃喃的,似是埋怨,又像是咒骂。

轮钓时,鳗鱼更是可怜,由于鳗鱼吃东西是用吞食的,所以连鱼钩一起吞到肚子里,每当拉起时,鳗鱼绞痛的身形扭成一团,状似非常痛苦,如今想起钓鱼是残酷,也真是可怕!

高中毕业不久,父亲突然得胃癌了,全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父亲送医时,医生剖腹检视后,又将之缝合,摇摇头说:“没有救了。”如此辗转送医,剖腹缝合,经历三次,最后一次在家人要求下,勉强将胃切除,其实癌细胞已扩散到其它部位了。

父亲肚子日渐扩大,每当呻吟哀号,翻来滚去时,我总是想到鳗鱼被钓上,挣扎成团的情形,同时也想到父亲钓鱼返家杀鱼剖肚,就和他在手术台上的剖腹手术并无两样啊!就这样痛苦哀嚎了数月,父亲终于与世长辞了。

虽然家父一生行善,但是以钓鱼为嗜好,为娱乐,残杀众生无数,虽有长寿相,但杀生是最容易折寿的,而且杀生反作用力是最难承当的。

“炸鱼能手”现世报

我住处离湘江只有三公里路,常常听到江上有放炮的声音,原来有一个26岁的青年,名叫唐富来,以炸鱼为生。他的炸鱼技术很高,被当地人称为“炸鱼能手”。被他炸死的鱼,何止千千万万,他因此也发了一笔小财。

常言道:“善恶到头终有报”。1970年夏天一个早晨,他照例带了炸药划着小木船去江上炸鱼,忽然看见一条大鱼跳出水面,他立即点燃手中的炸药导火线,之后却突然鬼迷心窍一样,拿着燃烧的导火线不放,有人高声叫他快丢呀,他也听不见!

霎时,轰隆一声,炸鱼能手血肉横飞,惨死在炸鱼的地方,妻子儿女赶来悲痛欲绝,四邻亲友也都摇头叹息。没想反作用力来的这么快,这么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