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变局(图)

——离上海越来越远 离中央越来越近

2019-02-03 08:15 作者: 智谷趋势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图:pixabay)

【看中国2019年2月3日讯】近来,中国的帝都密集发生几件大事。

1月10日,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牌匾从原址摘下,送进了档案馆,四大班子通通搬往通州办公。

1月23日,官方发布北京市年度经济数据,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万人,比上年末下降0.8%。

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意见,支持国有企业总部及分支机构向雄安新区转移……

重构北京城的行动早已拉开序幕。经济上的北京正在远去,政治上的帝都正缓缓袭来。

今天,北京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巨变。未来,它离中国第一大城市经济体将越来越远。

伴随着这股不可逆转的力量,北京楼市的底层逻辑也发生了变化。

赶人运动

有次在天安门上,毛指着广场以南一带说,以后要在这里望过去到处都是烟囱。

那会儿,北京的工人阶级仅占全市人口的4%。工业总产值不到天津的三分之一,上海的六分之一,很弱势的样子。

作为一个依靠无产阶级上位的新政权,首都的“领导阶级”怎么能够如此薄弱?于是,把北京建设成全国的“经济中心”就成了首都的工作重心。

工业基地拔地而起,工人们不断涌来,没用多长时间,北京就从一座消费性城市变成了工业城市。

过去几十年里,北京虽然嘴里不说,行动倒是很诚实。它一直将上海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一步步的逼近后者的体量。

2018年,北京GDP相当于上海的92.78%,为60年以来最高。不过,这个进程即将宣告结束。

今天的北京,正在淡化经济色彩。未来,北京离中国第一大城市经济体将会越来越远——

停办民工子弟学校、腾退批发市场、以每天几千个足球场面积的速度拆除“违建”。

这一场非首都功能疏解,不分阶层,不分等级。拆墙打洞清理的是外来人口,建设通州城市副中心疏解的是公务员,规划雄安新区迁移的是各类事业单位的知识份子……

不管你是世世代代生活在帝都的老北京人,还是北漂20年终于混入主流社会的凤凰男,亦或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体制内人群……但凡两条腿走路的,都可能在名单之内。

而且这场赶人运动——哦,错了——疏解运动,未来还将会持续很多年。

2017年末,北京全市减少了2.2万人,2018年末再减6.5万人。平均每年30多万人的净流入通道,终于被有形之手死死封住。

伴随着人口下降的,还有制造,零售,批发,运输,仓储等业态的外迁,它们散落在河北、天津,给当地带去了新的活力。

不过,对北京来说,这种经济要素的外流也意味着GDP、地方税收的流失。它可能会造成局部地区的经济波动,造成原有产业和续接产业的错位脱节。

但北京还是一往无前,义无反顾。因为,今天的帝都已经不是北京市的北京,而是中央的北京。

毁于城市病

有人曾说,这几年中国官方一直在强调要“讲好中国故事”,这实质上是对于传播中国经验和推广其价值观的内心渴求。不过更经常感受到的,是理论远远跑输实践而带来的“内心惆怅”。

确实,与历史上的顶峰相比,这种失落显而易见。

盛唐的首都长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市,有100多万人口,其中三分之一是外国人。

在那个中国最为强盛的时代,长安所代表的“中国模式”折服海内外,万邦来朝,气势恢宏。

今天,轮到了北京作为国家象征,展现中国道路和中国力量。尤其是在中国超英追美成为世界老二的微妙时刻,这一点尤甚。

这个地方有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是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但这样一座历史博物馆,却毁于城市病。

这些年,北京前后拆了两千多条胡同,旧城风貌岌岌可危。四合院消失了,高楼大厦取而代之,这些千篇一律的建筑,如何体现一个复兴大国的独特性?

没钱的人挤在棚户区,这些隐患重重的贫民窟,如何证明这个国家的制度性胜利,如何与社会治理失败的资本主义国家区分开来?

那些往来北京的外国领袖,所见之处,是为人民服雾、水污染、垃圾围城、宇宙第一高房价……

那些靠近权力中枢的重大活动,时刻被大城市病干扰,这边是堵车到“少小离家老大回”,那边是压力巨大的社会治安……

大国崛起的路上,北京似乎越来越不首都。在中央眼里,这一切的根源是人口过多。

这里集中了中国最好的教育资源、最好的医疗资源、最有地位的国企,最有权势的衙门,像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抽水机一样,虹吸了全国的人。整座城市如同一个同心圆,越靠近圆心的位置,资源就越集聚。

未来京津冀版图

现在,中央要给所有这一切来个大翻篇。

2017年发布的最新一版城市规划中,北京有四个定位,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

这份规划出台前报党中央、国务院审定,这在城市规划审批中极为罕见,基本可以看做是中央的思路:

1. 科技创新中心。08年奥运会前,北京市政府开始追求“世界城市”,想要将北京打造成为与纽约、伦敦并列的世界第三极。其特征之一就包含金融中心。野心之大,连上海都不放在眼里。但真要走到那一步,也意味着北京要像香港那样,资本帐户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外汇进出自由等。这对于国家的心脏来说,试验风险很大。

既然北京走不了纽约、伦敦的道路,用金融来引领全球,中央认为那不如干脆开创出第二种模式,用科技来引领全球,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新引擎。国际金融中心交给上海就好了。

2. 全国文化中心。如果说科技创新中心是“引领未来”,那么全国文化中心就是“承接过去”。而且前者要建立在后者的基础上。在一个古老中华文明的城市里,有着牵引世界文明方向的科技力量。这种顺承和展示,隐含着中国模式让世界更美好的愿望。

3. 全国政治中心,国际交往中心。一个对内,一个对外,都是首都的核心功能。前者服务于中央党政军三套班子,保障国家政务活动安全高效运行,后者服务于重大外交外事活动,需要建好国际会议会展区、国际体育文化交流区、国际交通枢纽、外国驻华使馆区等。

在中心城六区的范围内,只要是这4个功能以外的东西,都会被中央开启离心机模式一一甩出。

包括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河北雄安新区在内的两个千年大计,实际上都是中心城六区的泄洪区。

请牢牢记住北京的这四个定位,这将是未来京津冀版图百年巨变的起点。

不让北京一市独大

基于这个分析,北京楼市的底层逻辑也会发生变化。

1. 二环以内的老破小比较危险。

东西城两区是首都的重中之重,是承载政治、文化和国际交往中心功能的核心区域。但作为地方政府,这两个区域有GDP的考核指标,有发展经济的利益冲动,这也导致二环内大拆大建,人口过度膨胀。

如果要从政府的职能中,将经济色彩完全剥离出来,东城西城就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合并,组成中央政务区,换一套全新的财政体制。

即便不合并,二环内也一定是疏解非首都功能力度最大的地方,一定是“舒缓”运动最为坚决的地方。

为什么二环内会有宇宙第一高的房价,均价10万以上?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这里的房子附带了非常优质的教育资源。

为了控制这个核心功能区的人口,东西城可能会把中小学、幼儿园逐渐迁到外围;或者对普通人提高入学门槛;将分支机构开到更多的地方去,把教育属性的含金量人为压下来。

当前,多校划片等手段已经用上了,不排除未来会采取更严格的措施。由此,超高价的老破小充满了不确定性,价格难以继续坚挺。

2. 廊坊北三县长期看涨。

因为限购等调控政策,这一年多来廊坊北三县大厂、三河、香河楼市低迷,房价腰斩。不过,长期来看这里依旧值得关注。

离心机模式的开启,表明中央不希望通过其自身的影响力,让北京一市独大。中央正在打破北京市的地方利益,试图构筑一个世界级的城市群。

目前,京津冀的平衡发展已上升为政治性任务,廊坊北三县作为最接近北京副中心的地方,将是老大哥带领大家共同富裕的标杆之地。

多年来一直有传闻廊坊北三县会被并入北京。其实不管并不并,这里都会因为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而受益。

一梦六十年。帝都的形态已经更迭了好几次。

这一次的历史性巨变到底会将北京引向何方?就让时间给与我们答案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