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四川农村的特异功能小孩(图)


一个四川农村的特异功能小孩
一个四川农村的特异功能小孩。(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一九八七年的一个春天,一位北京大学的老师来找我说:她家住了位四川农村里来的有特异功能孩子,她家有七间房子,但她和她先生来往人多,太忙乱,希望孩子能到我家住。后来因孩子回四川去了,未到我家来。

这位老师给我说:他是一个13岁左右的男孩子,正上初中。家住四川农村,原来家境困难,住山坡上,几年前,一个夜晚,山上突然暴发洪水,冲垮了他的家,他父母死在这场灾难。后他想,要是能预先知道洪水什么时候来,那该多好,灾难就可避免。大概一年后,他开始给同村人预告洪水,开始时人们不信,后来发现屡试不爽。再过一段时间,他能预先感知的事情越来越多。功能越来越强,不知被谁请到北京来演示,而且非常成功。

她说,从资质看他如平常孩子,并不比他人聪明,但他的功能是多方面的,如他能把一张人民币撕破,再放嘴咀嚼成烂泥,最后从嘴里吐出的仍是那张人民币。有人不信,先在人民币上签上名,然后亲自把这张人民币撕破,再递给他,放在嘴里,让他嚼烂,最后嘴中吐出一完整人民币,而此人签名仍历历在目,证明是同一张人民币,没掉包。

他还能用“障眼法”进入任何秘密的地方,任何门卫都不会阻拦他,而且他还可带人一起进去。后来,这位女老师真的找了一个军事单位,门岗森严。开始她还似信非信,心中忐忑,然而只见站在那里的门岗,见到了他们,像没见到一样,随便让他进去。这时,她才真信这孩子有这样的功能。

孩子住她家时,不少事情并未告诉孩子,似乎孩子也知道了。我想这会造成她紧张,每家总有点不愿外人知道的“家事”,可能这也是她想让孩子离开原因之一吧!

因为孩子在北京时间长了,恐耽误孩子学习。这老师就问他希望进哪个学校?他开口就说要进北京市排名前几名的市重点学校四中。我们这位老师认识人特别多,从副总理到贩夫走卒都有她的朋友,最后这孩子真的去了四中(那时四中收外面学生,至少得收十多万元甚至更高的“赞助费”,可他一分未交就进去了)。我想,这除了这老师的活动外,这孩子的功能也应起了一定作用。但是从农村中学一跳到这么好的学校,他学习根本没法跟上。这也说明他虽有很强的特异功能,但他的智力并不比其他孩子强。有无特异功能与智力是没有关系的。

从上可看出,特别对孩子来讲,出现特异功能,并非极难、极特殊现象,有一定灵性,有一定正面要求,即就可能出来。

所以,中共否定气功、特异功能是出自于“政治需要”,并非他们真的不相信。其实功能是否存在,用现在仪器都可测到,简直是举手之劳。据我所知,当时北京很多科研单位“大专院校”,如首都师范大学、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等,已积累了一大批资料和科研成果,所以根本就谈不上“特异功能存在与否的问题”,这完全是专制独裁体制为了维持既得利益集团的统治,为了维护共产党“无神论”的观点而曲意这样做的。

所以,在中共眼里,根本无所谓“真”、“假”,只有需要、只有利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