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算什么,我们玩的是魔幻,而且是现实主义(图)

2019-02-19 11:01 作者: 王五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流浪地球》不是科幻,是魔幻(图片来源:Fotolia)

【看中国2019年2月19日讯】作为时评界最懂美食、食评界最会影评的三体人,农历新年期间我流落困顿于老家乡村,既无电影院可去,也没有食材珍贵做法细腊的美食可评,在这个法定的必须欢乐祥和的农历新年,更是天下太平无理可评的时候,只有酒精的陪伴,还是那么熟悉,不过我已经决定戒了它。

酒精已经不再是酒精那么简单了,通过看盗版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我意识到一件事,酒精特别是高度酒精,是中国人和俄罗斯人未来经常性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法宝,因为它可以拯救地球拯救世界。只不过《流浪地球》里的伏特加在现实中苏联宇航员带的是白兰地,亚美尼亚白兰地。而在《疯狂的外星人》这个片子里,高度白酒又一次打败了强大而邪恶的外星猴子,这也是这部片子的唯一可取之处,它弘扬了中华民族的白酒文化,下次再有宇宙飞船去探索外层空间文明,啥也别带了,带一舱五粮液和飞天茅台吧(主要是不知道外星人喜欢什么香型),形势大好,可以用来庆贺,形势不妙,可以用来制敌。

同时我也要告诫疯狂的外星人,来到地球上,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习中国的白酒文化,否则就会像电影里一样,先在酒桌上就被白酒灌翻,而后被当作大补中药材泡在白酒里,彻底丧失了强大的外星能力,最终被耍猴的中国人当猴耍了。本质上,这是一部弘扬中国白酒中药泡酒文化的广告片。

农历新年期间,人们总是要讨论一些什么事的,当大家都知道春晚不能被讨论时,于是就找到了相对安全的国产电影,特别的是,这部国产电影貌似还挺争气,人间挺值得的。但讨论中那种“让电影的归电影”的纯洁气味真的很难闻,文艺不能远离政治,除非政治远离文艺,这话并不难理解,你得先有能力制服对方或者反抗对方,才有资格说“我原谅你”展现你的宽容姿态,和否则就是个笑话。这话老生常谈的不能再老生常谈了。

我实在是不能称之为一个影评人,但有一点我知道,讨论一部电影,我之所以不加“好坏”判断,是因为我觉得讨论更重要,得出结论结论是什么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当然,痛痛快快说一句这就是个垃圾片,我觉得也没什么,毕竟这不是什么枪决判决书。讨论一部电影,切入角度有很多,从现实出发,结合实际情况,总算是一种常见角度吧?这能有什么问题呢?

况且,人民和群众花自己的血汗钱买票,拿文艺为自己其他领域服务一下,这不是天经地义不拖欠的伟大行为了吗?

还有一波人,又在拿豆瓣低分说事,一个互联网产品,一个打分平台,又被你们赋予振兴国产电影的重大责任了,即便是如此,难道只有打高分才是拯救国产电影?打个低分就是毁死国产电影民族电影了?即便是一个党,也没有你们如此傲娇和专横。此外,谁的分有那么牛,像灭霸的一个响指,可以决定他人生死。有人就是讨厌吴京那张无知的脸,那个脖子醒着的红卫兵样,就是要给他低分,不行吗?给他判死刊了吗?能毁灭地球吗?反倒是那些不让打低分,将豆瓣评分告上法庭,认为低分伤害了中国电影的,怎么是你们这些傻蛋在干中国电影呢?给你们低分还倒是对了。

说到底它就是一部电影,吹破天它也是一部电影,全世界最牛又如何?我们日常生活里听到的世界第一还不够多吗?但它对于我们的生活又有什么提升和改善吗?它并没有,反而有很多是为了能够更好的统治人和群,某种程度上是削弱了人们的生活质量。满坑都是蛆虫在涌动,你只看到了半粒未被消化干净的玉米,就宣告找到了粮仓。

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活得很矛盾,矛盾主要是因为扭曲,臣服了不扭曲了,也就不矛盾了。他们谈论事情时,一方面强调它的纯净性,比如说它只是一部电影,而另一方面又会给它很多任意拔高,比如说它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说它让中国电影达到好莱坞大片制作水准之类的,他们一方面要求反对者给电影保持纯洁性,一方面又按照自己的想法给它赋予很多的想象力寄托很多的希望,说好听点,这是既不敢面对现实,又对现实无可奈何的体现,说直白点就是自己没有勇气和智力去面对,先找个安全的角落用反对他人的姿态给自己的刁弱涂抹脂粉,说到这,可能又要有一堆人跳出来说,我有勇气!勇气易得,智力难求,勇敢从来不是不怕什么,而是怕了,也还会坚持自己的智力所得。也不是各你干嘛,我说过好多次了,希望大家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但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些事真是不愿意翻来覆去地去说,今天之所以写点,一是因为戒酒了无事可干,二是因为昨晚看了老艺术家崔健的一个三分钟发言,很有感触,老崔说,“这个社会也出现了这个问题。可谁都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那你还当什么艺术家,你还写什么作品,你还写什么书,你还当什么媒体,你还记录谁?你连这种基本的思考都没有。这个不是一个高大上的标准,这是一个底线。人不关心人的这种状态,等于就是不关心自己的底线。”老崔说的是对的,回头看看自己,基本上是游离于底线,在底线跟傻逼对话,虽然一直强调自己不跟他们对话,但现实状态几乎就是趴在地上跟他们言说,挺不知羞耻的,也挺没有价值的。

老崔说,“经常碰到一些人说老崔你怎么谈论政治问题,我不愿意听你谈政治,你还是回去好好唱歌吧。大量的人这样说我,说你不就一唱歌的吗?甚至有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说你怎么可能谈论这么严肃的社会问题,你的思考根本不如我们社会科学院的,我们都还不敢想这些问题呢,你赁什么想这些问题?可是我再怎么唱歌、再怎么写歌、再怎么演电影,我也是人哪。我也长着五脏六腑,我也有七情六欲。我也应该有理性思考,我也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我最基本底线的一种证明。我谈论的都是这些,并没有超过这些东西。”

老崔挺实在的,一直在强调底线,一直在强调自己所做所说也就是达到了一个正常人的基本水准,可惜……,什么是正常人,什么是基本水准,什么是底线……,勒庞说,“一个人精神失常,是极容易被识别的;一群人的精神失常,却很难被发觉。而最先发现并且指出的人,通常会被认为是精神病。”,所以才会有社科院的人说,“我们都还不敢想这些问题呢,你赁什么想这些问题?”

所以,这是一个没有底线或者说是没有底线标准的社会,我经常看郭德纲主持的一些综艺节目,台下那些个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一看到岳云鹏张云雷,那脸上露出的无知笑容加上无知的掌声,令人十分尴伦,如果他们的身份标签不是相声演员,这些观众也挺正常的,只是他们的相声演员头衔和身上的大衬,跟现实相比实在扎眼,我相信郭德纲心里也会说,什么就叫好啊什么就鼓掌啊,一群傻逼玩意儿。当然,这得是2006年以前的郭德纲说的。

大过年的,说几名吉祥话鼓励一下国人吧,咱们别把自己看低了,什么鸟科幻啊,我们早已飞跃这个题材了,我们玩的是魔幻,而且是魔幻现实主义,别再提科幻这种低于我们底线标准的东西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