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广陵散》与嵇康 论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正面教训(组图)

2019-02-27 15:04 作者: 观心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嵇康(左一)奉老庄为师以避世,有青云之志,但性格刚烈无淡泊之心。(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中国历史是道运行的轨迹,是宇宙法则在人这层次道的演绎,理以事显,事以证道,事理圆融留下的就是一部中国历史和文化。琴、棋、书、画、诗词等古代文艺都是各朝文化之载体,修心证道之术,有大成就者必符合二大条件:

一、天赋慧根及天命;

二、循正理而求道解惑,以术证道为根本!在各种逆顺艰苦的环境下“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而专一求精不退,才能真正有所成就。

2019年2月16日上班无聊,看到古琴师管平湖先生的生平,知道他是有真材实料的身负天命者,就试听了管先生弹的几首曲子。

古琴的音域宽广平和,以平和为基调而展现事物之形意。我对古琴及音乐没什么研究,《流水》听几遍再听《广陵散》就受不了。《流水》展现山川中水自然的起源及不同流动形态中的水精灵游乐及最后升华,古朴自然而灵动,很符合古琴的特点,而《广陵散》太过高亢,中后段杀伐之气太重与我的精神状态不相符,不舒服就没听。

随后,我找到一些《广陵散》叙述的战国四大刺客之一的聂政资料,从聂政为报知遇之恩而刺杀韩相侠累的侠义故事中,意外的知道日本武士道剖腹的强人行为及精神实质,就是源于聂政!

《史记・刺客列传》中记录:聂政(?-西元前397年)韩国轵(今河南济源东南)人,为春秋战国四大刺客之一。聂政年青时,因除害杀人偕母及姊荌避祸齐地(今山东境),以屠为业。韩大夫严仲子因与韩相侠累(名傀)廷争结仇,潜逃濮阳闻政侠名,献巨金为其母庆寿,与政结为好友求其为己报仇。聂政待到母逝姊嫁以后,决定舍身以报严仲子的知遇之恩。聂政只身诛杀韩相侠累和几十名侍卫,为避免连累姊而毁容挖眼,最后剖腹把肠用刀挑出而亡。聂政的姊姊听到韩相侠累被刺,就断定刺客就是自己的弟弟,现场认尸以后传聂政之名,伤心过度而亡。从此,聂政行侠仗义的事迹家喻户晓,更以借嵇康与《广陵散》为载体流传至今。


聂政及其姊嫈。

聂政行刺之前有周密计划,其毁容好理解,为什么要剖腹把肠子清除?

这是净身的需要!聂政只身行刺戒备的相府当然要吃饱喝足,食后产生的粪便集于小腹内。按当时的暴尸让人举报规矩,小腹内的粪便是尸体腐烂后散发恶臭主要原因。聂政提前净身,就是为避免死后让人厌恶,这也是后人公认自愧不如聂政神勇之后的冷静善后,看似自残的冷酷中透露出其洁身自好、纯粹报恩而不图名利及连累亲人的高贵品质,真是刺客中登峰造极者!

聂政行刺侠累的当天,韩国发生白虹贯日的天象!区区刺客以其精诚居然感天象如此,其强悍的精神品行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武士崇尚强人,继承前秦及历朝汉文化的日本武士,崇拜聂政的强悍和嵇康的刚烈文雅理所当然,体现在高级武士白衣留俳句仪式后的从容剖腹殉道。

为什么古代人杰之中,唯嵇康得传《广陵散》?

嵇康奉老庄为师以避世,有青云之志,但性格刚烈无淡泊之心。其人可贵在于不趋炎附势,以品质高低而不以阶层贵贱交人,但其一生重表面清浊太过,言行激烈难以自我抑制而意气用事。嵇康偶得古人所传《广陵散》实乃曲意与之神通,行侠仗义的聂政就是这样的人。

嵇康为人及真实才学如何?《晋书・卷九十四》及葛洪《神仙传》之孙登传记中有所体现:

孙登)时时游人间,所经家或设衣食者,一无所辞,去皆舍弃。尝住宜阳山,有作炭人见之,知非常人,与语,登亦不应。文帝闻之,使阮籍往观既见,与语亦不应。嵇康又从之游三年,问其所图终不答,康每叹息。将别谓曰:“先生竟无言乎?”登乃曰:“子识火乎?火生而有光,而不用其光,果在于用光。人生而有才,而不用其才,而果在于用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保其耀;用才在乎识真,所以全其年。今子才多识寡,难乎免于今之世矣!子无求乎?”

《晋书》是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二十一人合着。其中孙登传中讲:嵇康从孙登相处三年问孙登追求什么,孙登不答。嵇康临别问孙登:“先生真的没有什么和我说吗?”孙登回答说:“你知道光吗?火生而有光而不知道用,其效用在于光;人生而有才而不知用,其价值在于才!光的效应在乎多得柴薪,光耀才能持久;人用才要识真,才能保全性命。现在的你才多但没有真见识,难幸免于世!你为什么不求这些呢?

嵇康监狱中留《幽愤诗》,诗中有“昔惭柳下,今愧孙登”两句,后悔不听孙登相劝之言。没有实践圣贤的真才实学,一味的务虚不求真,最后因自命清高的逞强好胜而丢失性命。

晋朝大名鼎鼎的葛洪在嵇康死后二十年出世,与嵇康几乎是同时代的人。葛洪在《神仙传》之孙登传记中写道:嵇叔夜有迈世之志,曾诣登,登不与语。叔夜乃扣难之,而登弹琴自若。久之叔夜退。登曰:“少年才优而识寡,劣于保身,其能免乎?”

嵇康问道于被朝野视为神仙的孙登,孙登不答,嵇康竟敢强扣留下。孙登弹琴自娱,时间长了嵇康退却。孙登说嵆康:有文才但见识浅薄,不能明哲保身,失身之祸能免乎?由此可见,嵇康是不信鬼神的浪得虚名,对于嵇康的为人和才干,葛洪与房玄龄等人的评价是一样的。

嵇康一生反儒家名教的道德教化及秩序,不懂尊师重道而狂妄自大,见识浅薄谁也不放在眼里,逞强好胜居然敢把既是名士又是自己长者的孙登强行扣压!有这么求道的人吗?其嫉贤妒能之异常,那有幸免失身之祸的道理呢?虽有后遇神仙孙登和王烈的机缘而不得度。


隐士孙登曾向嵇康提出处世之道。图片为清代画家任熊绘制的孙登像。(以上图片来源皆为维基百科)

嵇康作《与山巨源绝交书》违背人之常情。山涛是竹林七贤中以真才实学济世方面做得最好的真贤士,一生为国举荐的官员一百多人,都是有真材实料的清官无一人贪腐,皆因山涛的真见识,劳苦功高活了七十九岁而善始善终。山涛公事公办的举荐嵇康替代自己尚书吏部郎的官位,嵇康可以不答应,为什么非要卖弄文才而写《与山巨源绝交书》?处理好友吕安之妻被吕安的同父异母的兄长吕巽迷奸之事,让吕安休妻为家门之名声而不惜废公理公道,最终反被吕巽污告吕安不孝入狱而发配边疆,嵇康大怒涉案为吕安作证并作《与吕长悌绝交书》把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作书一年以后遇害!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做人有必须遵循的常识常理及道德规范。嵇康自以为背常理就是超凡脱俗,遇事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管别人能否承受得了,把不从俗流及藐视权贵的嫉世愤俗的自我膨胀显示当清高!终被自己极端对待的名士钟会所害。

汉朝四百零五年的历史中,各地形成世家门阀和豪强并没有被东汉未年的战乱扫荡,这些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势力左右魏普两朝政治。再加上三国归晋天下一统,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弱小分散,司马皇朝根基稳固以后既无内忧又无外患,放弃了励精图治,全面裁军和放任各地大家族奢侈成风导致畸形的社会意识。

为逃避士阶层的道义责任而反儒教的魏晋之风之颓废,导致权贵奢华无度、士不分贵贱不求真才实学,一味的崇尚清谈玄学而谋虚名!贫贱之士更是以自我放纵而逃避官场,刘伶、阮籍醉生梦死以保身的荒唐行径,居然成为魏晋中上流社会争相效仿形成潮流,使得西晋三国一统以后仅仅维持三十多年就因社会矛盾重重而导致八王之乱及五胡乱华!西晋灭亡导致衣冠南渡,五胡十六国至南北朝二百六十多年的战乱不休,正应了孟子“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的至理名言!

一代名士嵇康,以好老庄之名而逃避自己的道义责任!其一生的精力专门务虚抬杠而不务实。无论从维护社会道德,还是尽对社会身负的道义责任及报王恩方面都是空白的!他没有把精力放在振奋朝野之正气而护国安民的行正道,只是一味的卖弄虚文争是非、意气用事还自命清高,其道德修养别说与管仲及诸葛亮这些真才实学的人杰相比,连出身最底层的刺客聂政都不如啊!

文如其人,一个朝代的文体形式与那个朝代的士人秉性是一样的。而一个朝代的文艺精神,体现的就是那个朝代的道德基准,关乎的是国运!

魏晋之风骈体是中国文化之汉赋向唐诗过程的文体形式,这种文体形式较青涩不圆容,意的表达受形式的拘束不能直接、准确、实在如意的表达事务,好用古典重词藻,重想像因而夸张较情绪化,但意境古朴、清峻有一般向上的朝气。这个文学特点和魏晋的风气和士人精神一致。

唐朝和宋朝的诗词,平实文风中展现的仁者爱人的悯农、人之人之间真诚的友谊、道者境意的悠远展现出的清净、淡然及悠闲,文武之士的务实豪放、豁达及忧国忧民等人文情怀。雅俗共赏,老少适宜而喜闻乐见潜移默化于其中。

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有二个致命缺点:

一、抬高前人而贬低今人!总认为古老的就一定好。从文学形式和思想成熟而言这是行不通的,中国文化的巅峰时代是唐朝,宋朝以后逐步下滑。

二、后人为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总是喜欢总结历史的负面教训而变圆滑、变坏及狠毒,忽视吸取正面教训最终把中国文化精华弄丢了!这是我写此文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探讨中日文化的渊源。

比如:日本武士剖腹逞强的极端精神,演变成改变近代日本君主立宪性质的“五一五”及“二二六”皇道派军人政变!两次政变中军人变成刺客,刺杀了首相犬养毅、内阁藏相高桥是清及内大臣斋藤实,多位内阁重伤!这两次政变彻底改变了日本文人政体正常形式,从此走上军国主人道路。日本军人强悍的架空政府,直接导致了以后改变世界和亚洲格局的中日战争,并催生了当今的中共政权。

再比如:现在很多人以谈佛论道为借口而漠视社会现象自以为清高,甚至为维护一点既得利益不惜黑白颠倒而搬弄是非,在大是大非上没有立场反而助纣为虐,反对正义律师和法轮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惜为邪恶辩护等等。这是不是如嵇康、向秀、阮咸、刘伶、阮籍借宗教文化而消极避世的体现呢?

正如上古神仙孙登所言:“子识火乎?火生而有光,而不用其光,果在于用光。人生而有才,而不用其才,而果在于用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保其耀;用才在乎识真,所以全其年。今子才多识寡,难乎免于今之世矣!子无求乎?

文以载道而化人精神,才是正统文化。中国正统文化以明辨正邪与善恶及真伪为基础,在各自从事的社会各行各业的具体事务中取舍,遇事辨明其正邪与真伪性质,从善就是升华,作恶就是堕落!失之毫厘而谬以千里,这就是修身养性。古人留下疯僧扫秦的典故,杭州灵隐寺的疯僧可不是真疯,他以扫地的扫把把害死岳飞的秦桧乱扫一通,以此表示对奸臣的厌恶!那些谈佛论道不明这些基本道理的人,怎么能算继承中国文化精神的有信仰的文化人?没有真见识的人,怎么可能会真正的惜身如玉,处身乱世而保全性命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