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国政府有染 美大学清查华裔科学家(图)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19年3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最近致函美国数十家主要研究型大学,要求他们提供有关NIH资助的特定教职员的信息,这些人被认为与外国政府有联系,而NIH此前不知这种联系。

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缩写NIH),隶属于美国卫生及人类服务部,是联邦政府中首要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2006年的资料显示,该机构花费全美28%的年度生物医学研究经费,约280亿美元。

前所未有的提问

据《科学》杂志报导,美国大学正急于回应NIH前所未有的提问,这似乎是在国会议员和国家安全官员要求下,联邦机构为更好地监督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免受外国政府渗透采取的最新举措。目的是防止知识产权被盗,以及预防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技术转让。一些学术管理人员担心,这种做法会对所有类型的国际科学合作产生寒蝉效应。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官员向《科学内幕》(Science Insider)证实,他所在大学是已收到信件的单位之一,“人们已经告诉我,他们正在重新考虑是否应该继续与其他国家的人合作。”“他们说,‘也许我应该自己做这项工作,或者找一个在美国的合作者。'”

每一位都是华裔美国人

另一个担心是,调查可能成为谴责任何教员是否忠诚的工具——特别是任何与海外有联系的,在外国出生的科学家。例如,《科学内幕》已了解到,在一些机构中,NIH已经标记的那些研究员,每一位都是华裔美国人。

NIH在措辞模糊的信中不包含具体指控。相反,他们要求大学解释为什么一名教职人员明显未能向NIH披露与外国的联系。

目前,尚不清楚NIH如何确定名单。可能性之一是:一种数据挖掘方法被设计出来,并用于标注科学家在期刊文章或其他公共文件中引用与外国实体关系的案例,而这些人在向NIH的申请拨款,或向NIH提交的年度进展报告中没有提及。

大学官员告诉《科学内幕》,有些指控被证明是没有根据的,如有的没有这种关系,有的是因NIH没有意识到已披露了。

2018年夏天的暗示

去年夏天,NIH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曾对此有所暗示。在2018年8月20日发给10,000多家机构的信件中,他表示“美国生物医学研究完整性的存在威胁”,并强调若未能披露与“其他组织,包括外国政府的大量资源”,这些机构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收到NIH对一些“特定人员的请求”。

NIH官员拒绝讨论该过程的任何方面。一位大学管理人员告诉《科学内幕》,1月份发出的一系列信件针对的是77家机构。NIH通常要求学校在1个月内回复,但没有说明大学如何获取所要求的信息,或NIH如何使用这些答案。

未能申报或导致制裁

一种可能性是NIH将此提交给上级部门——卫生和人类服务部(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简称HHS)。长期以来,披露外国关系都是NIH拨款申请中的规定,如未能申报,可能导致制裁。

此类披露是更广泛的NIH要求的一部分,科学家必须申报“直接支持(他们)研究工作”的“所有财务来源”。

参议员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透露,NIH已要求HHS调查12起这类案例,立法者未说明NIH如何了解到这些指控的。

模糊地带

一些大学官员表示,NIH对披露政策涵盖哪些外国关系和活动的描述留下了很多模棱两可的情况。例如,研究人员是否必须披露外国大学的荣誉学位或联合任命?研究人员从咨询中获得的费用是否算作是对他们研究的“直接支持”?若没有资金混在一起,但在共同撰写的出版物中,出于专业礼貌,美国科学家引用了可外国同事的资金来源,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人员是否应该披露与外国科学家的合作?

大学官员表示,对于教职人员用自己的时间进行研究,从来没有明确的申报规则。例如,如果他们只从大学领9个月的工资,那么许多大学并不过分关注在暑假期间,没发工资这段时间,教职人员做了什么,只要未干扰到或与其教学和行政职责发生冲突。

未申报外国关系给NIH造成3方面损害

在与大学管理人员的讨论中,NIH官员表示,未申报外国关系可能给NIH造成在三方面损害:(1)NIH认为外国政府通过窃取研究人员的时间而达到目的,这是对研究人员来说是一种承诺冲突;(2)这造成了现有NIH项目冗长拖沓,浪费了美国政府资金;(3)大量外国捐款的投资规模会对NIH的投资组合造成“严重扭曲”。

在过去,大学官员说,任何有关申报规则的混淆都会在与NIH的讨论中友好地解决。现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术研究管理人员担心,来自NIH的信件浪潮表明,曾经的合议关系或已变成对抗。

“我以为应该培养我们机构与政府资助机构的关系……但这些信件的语气却截然不同。”

这位管理人员说,自己不可能既是审计者,又是促进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它可能传递给美国研究人员一个信息:如果你想避免麻烦,不要为了追求科学的下一个突破而偏离边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