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智取兰亭序真迹(1)(图)


王羲之真迹  唐太宗不以强夺而以智取(1)
唐太宗靠智取拿到了酷爱的王羲之兰亭序真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唐太宗极其喜欢王羲之的兰亭序真迹,后来听说在辨才和尚那儿,向他提出时,辨才又推说不知,后来派足智多谋的萧翼去结识了辨才后终于得到了兰亭序真迹。

*  *  *  *  *

兰亭序真迹在何处?

唐朝贞观年间,江南越州有一个叫辨才的老僧,他是前朝著名书法家智永禅师的守门弟子。智永禅师临终前,将其珍藏了一世的先祖王羲之的著名书法真迹《兰亭序》传给了辨才。

辨才和尚得到这一无价墨宝后,怕将其丢失了,便在自己卧室的伏梁上凿了一个暗穴,秘密地将《兰亭序》藏在了里面,平时就像师父在世时那样对其珍重保护。

贞观年间,唐太宗在处理国家政务之余的闲暇时间里,专心致志地研究书法。凡是能收集到的王羲之的真草书帖,他都设法弄到了,以供他临摹、观赏。但唯有《兰亭序》一直没有得到。经过多方探询、寻找,得知这份名帖现在江南越州高僧辨才的手中。

于是唐太宗派人带着他亲手写的敕书去江南越中召请辨才进京,并在宫内为他设置诵经修行的道场来供养他。太宗皇帝给了他特殊的礼遇,除了优厚的日常用度外,还赏赐给他许多贵重物品。

几天以后,有一次在谈到书法时,太宗问辨才和尚知不知道《兰亭序》的下落。虽经太宗多方劝诱,辨才只是说他在侍奉师父智永惮师过世后,几经丧乱,不知道《兰亭序》遗失到哪里去了。既然没有从辨才口中得到什么结果,于是又让他回到了越中。

后来,宫中进一步探究推断,认为《兰亭序》还是在辨才手中。于是又敕命辨才进京入宫,重新追问他《兰亭序》的下落。反复三次,辨才和尚都拒不承认在他手中。

唐太宗对左右的侍臣说:“王羲之的书法,是我偏爱的至宝。但是他遗留下来的全部书帖中,没有像《兰亭序》这样好的。为了得到它让我一观,我经常睡不着觉吃不下去饭。这个辨才和尚年事已高,这本《兰亭序》真迹留在他手中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如果能得到一位足智多谋的人,想出一个计谋智取,必能从辨才和尚手中将它弄出来。”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说:“我听说监察御史萧翼,他是前朝梁元帝的曾孙,现在居位于魏州萃县,有才艺、多谋略,可以担任这个差使。如果派他去越中,他一定能完成这一重任将《兰亭序》弄到手。”于是,太宗立即召见了萧翼。

萧翼领旨南下

萧翼奉召到京晋见太宗后说:“如果让我充当公使,直接向辨才和尚索取《兰亭序》,恐怕是有出使不义、无理之嫌。臣请换上便装用私访的形式到越中去会见辨才和尚。这就还需要王羲之父子几份真实杂帖作为诱饵。”太宗采纳了萧翼的这个办法,并按照他提出的条件,给了他几份王羲之父子的真迹杂帖随身带着。

萧翼于是脱去官服、冠带,改穿便服出京南下至洛潭,搭乘一位商人的货船直下越州。到了越州后,萧翼又换上一领宽大的黄衫,作随意无拘束状,像是一位远从山东来的书生,傍晚时走进永欣寺院。他假作观赏寺院廊房上的壁画,似乎很随意地走进辨才和尚居住的庭院,在房门前站下。

辨才和尚远远看见萧翼走来,便上前问道:“施主,你是从哪里来的?”萧翼立刻上前拜见说:“弟子是北方人,带来少许蚕种来卖。遇到寺庙便进去看看,在这里遇到方丈真是三生有幸。一番寒暄过后,二人觉得言谈很投缘。

辨才将萧翼请到禅房中就坐,一起弈棋弹琴,或玩投壶、握槊一类的赌博游戏,玩得很尽兴。待到两人谈文论史,更是相互觉得意趣相投。

辨才对萧翼说道:“你我初次相识,就这样相投,真应了两句古诗所说的。而不投缘的,两人在一起谈到头发白,还像是刚刚认识;若投缘,途中相遇两驾车并靠在一块儿聊几句,就如同相知多年。今后,你我的形踪都无定处,说不上还能不能再相遇。今晚,先生就宿在我这禅房中吧。”

于是辨才让伙房里的小和尚送来缸面、药酒、瓜果等。江东人所说的“缸面”,如同河北人说的“瓮头”,就是刚刚酿出来的新酒。两人对坐饮酒,酒助谈兴,好不畅快!酒喝到酣畅时,两人即席抓签吟诗,辨才抓得一签是“来”字韵,于是吟得一诗

初酝一缸开,新知万里来。披云同落寞,步月共徘徊。

夜久孤琴思,风长旅雁哀。非君有密术,谁照不燃灰。

(启开刚刚酿得的一缸酒,来招待远从万里来的新朋友。我们都如行云野鹤一样的山野之人,有着相同的冷落与寂寞。然而今晚人们可以同在月光下吟诗咏物、徘徊赏月。夜深了,听着孤独的琴声更容易惹起你的万千思绪;长风吹来,羁旅在外的孤雁仰天发生悲哀的长鸣。不是君子你有什么密秘的法术,谁还愿意顾看我这个行将入木的老僧人呢?)

萧翼抓得的是“招”字签,也吟得一诗如下:

邂逅款良宵,慇勤荷胜招。弥天俄若旧,初地岂成遥。

酒蚁倾还泛,心猨躁似调。谁怜失群翼,长苦业风飘。

(我们偶然相逢在这千载古寺里共度这美景良宵,你摆下这么丰盛的酒宴将我款待。在漫漫人生之旅中我们刚刚见面就如同相知已久的朋友;虽然我刚刚踏入佛门,但并不觉得我们相距特别遥远。饮酒的欲望随着频频斟酒更加氾滥了,心中的意愿像猨猱鸣叫一样化作诗篇随口吟出。有谁怜爱我这只失群的孤雁?就让我那长久的苦难随着业障之风飘去吧。)

这两首诗,好坏都差不多。他们二人互相吟咏唱合,恨相识太晚,一直玩乐到第二天早晨,萧翼才离开永欣寺。离去时,辨才和尚说:“施主得闲就请过来坐坐。”于是,萧翼第二天就带着酒又来到寺院里。两个人还是饮酒吟诗,极尽玩乐的兴致。

唐太宗智取兰亭序真迹(2)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