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孩 一场用唇膏画眉毛的装扮(图)

2019-03-25 05:39 作者: 夏闻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会代表凌友诗在发言
两会代表凌友诗在发言。(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3月25日讯】3月11日,在台湾出生并仍拥有中华民国户籍,代表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凌友诗,在两会上高调发言。

背景是一排身穿深色西装,表情严肃的官员,57岁的她却衣着鲜艳,并在讲话中以“一个平凡的台湾女孩”为自称,她用一种不同寻常的腔调和表情,说的却基本上是中共几十年不变的洗脑历史。强烈的不协调也是一种冲击力,所以这件事引发不少热议。

凌友诗1962年出生于台湾,17岁移居香港。毕竟和在大陆出生的同时代人不一样,名字“友诗”里能充满“反动的资产阶级调调”。再一个她毕竟不是在大陆的洗脑教育中长大,在这篇讲话中,在很多大陆人熟悉的政治词汇之外,出现了两个对大陆人陌生的词。

一个名词是“道统”。她在讲话中说:

“第二个体会关于中华民族的道统。在国家面临内忧外患和现代化挑战之时,马克思列宁主义经过毛泽东主席和其后历任领导人适应于中国国情的吸收,形成现代中国一个新的道统。中华民族还有一个道统,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绝,就是中华文化、礼乐文明。如今,两岸的道统之争也已经结束,中国共产党的新道统接续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统与道统皆在一身。我深信,我们的民族精神会更加畅旺,未来的中国必将是典章制度粲然大备、礼乐华章风行四海。”

凌友诗在这里说出了”两个道统“的概念。一个道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经过毛泽东主席和其后历任领导人适应于中国国情的吸收,形成现代中国一个新的道统。”另一个道统是“中华民族还有一个道统,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绝,就是中华文化、礼乐文明。”

她又说:“如今,两岸的道统之争也已经结束,中国共产党的新道统接续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统与道统皆在一身。”

凌友诗在这里说出了两个真相,同时也说出了一个谎言。

一个真相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道统。去年中共当局高调纪念马克思诞生200周年,把马克思高举为“千年思想家”,也证实了这一点。

再一个真相中华民族有着不同的道统。“中华民族还有一个道统,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绝,就是中华文化、礼乐文明。”

在毛泽东选集和共产党的各种历史文件中,几乎没有“道”、“道统”这样的词。那是因为“道“这个字凝聚了太多中华民族传统的东西,他不但指导民众百姓的内心准则,甚至也是位于君王之上的,皇帝行事也需要符合天道,不合天道的君王会遭天谴。天道是凝聚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文明得以5000年承传的原因。

凌友诗所说的谎言是:“如今,两岸的道统之争也已经结束,中国共产党的新道统接续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统与道统皆在一身。”

1949年后所发生的事实表明,共产党的“新道统”并不是在接续中华民族道统,这个党的所作所为,直到今天,并不是在接续,而是一直在试图斩断、消灭、取代中华民族的道统。

况且,中国共产党的“道统”,马列那一套分裂民众,煽动仇恨的无神论斗争哲学,和中华民族遵循的道统从根本上矛盾,也根本接续不了,就象你无法把狼的头颅接到人的身上。

再者,恢复中华民族道统,延续中华文明,那是全体中国人的事情,并不仅仅是“两岸的道统之争”。

凌友诗说“我深信,我们的民族精神会更加畅旺,未来的中国必将是典章制度粲然大备、礼乐华章风行四海。”她的这句话倒是说对了,但马列主义里面并没有,也不会出现“典章制度粲然大备、礼乐华章”等,这将只能发生在未来中国共产党消亡后,中华民族道统得以复兴延续之后。

再一个名词是戴安澜

凌友诗在讲话中说:“各位委员,我小时候没有听过杨靖宇,我听过戴安澜。当戴安澜将军在远征路上抗日殉国的消息传来,毛主席远在延安亲撰挽词:‘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而笔者在大陆受教育长大,学过杨靖宇,但并未在课本、书籍、影视中知道戴安澜将军。直到来到海外,才阅读到戴安澜将军的感人事迹。

另外在课本中学过不少毛泽东的诗词,但从未听说过毛泽东为戴安澜所作的挽词。1942年戴安澜为国捐躯时,中共中央偏居延安,一方面利用国民党抗战之机,保存并扩大实力,一方面苏联正在和德国在欧洲作战,斯大林深恐日本从远东进攻苏联,一再指示中共和国民党合作,不要挑起事端。毛泽东在当时大背景下,对一位当时中华各界哀悼的民族英雄,作一首应景之作,是统战需要。1949年后,时代已变,这种应景之词自然会被抛在一边,不见于课本。

抗战胜利后,曾经在昆明修建了一座第5军阵亡将士(戴安澜是第5军第200师师长)纪念碑和安澜纪念塔,1949年后被炸毁。更让人寒心的是,戴安澜后被诬陷为反革命。凤凰卫视2011年10月20日播出的《凤凰大视野》中,戴安澜的长子戴复东有这样一段采访:

戴复东:解放以后他们都是变成反革命了,包括我父亲也是一样,最后都是批成反革命。

记者:您那会当时心里怎么想的?

戴复东: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把他当作反革命,如果不是的话,我大学可能读不下去,我读不下去,我的弟弟妹妹我的母亲怎么办呢。

记者:那你内心真实的想法。

戴复东:内心的想法很矛盾,从逻辑推理上讲,他是国民党,国民党是反动派,当然他也是反动派,这好像做那个几何推理一样。但另外我想想,他是个英雄啊,他为国家民族做了这么多牺牲啊,那我想想我怎么办呢,我只能是从大的道理上来理解这个事情,所以最后大家批他是反革命我也认了。历史不是人所能造得出来的。

逼迫一个民族把为国捐躯的英雄视为罪人讨伐,这是怎样的一种荒谬和残酷,这是中华民族道统里有的东西吗?而这样的历史,在今天却被中共称之为一场“艰辛探索”给以美化。

低级红、高级黑的背后

近日,中共中央引发《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文件中称不得搞任何形势的“低级红”、“高级黑”。

凌友诗在两会发言中提到中共和中华民族两个不同的道统,提到戴安澜,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算不算一种低级红,或者高级黑呢?从她用夸张的语调和表情来表演自己的真诚来看,凌友诗当不是有意为之,她为中共化妆、涂脂抹粉之心颇为殷切,只是在过程中,错用了材料,犯了用唇膏画眉毛的错误。

低级红,高级黑之所以出现,更深层原因是因为中共的马列意识形态漏洞太多,中共的恶行太多,导致哪怕是再高明、再夸张的化妆师,也绝无办法把这样一个夜叉化成一位仙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