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最著名的新疆人(图)


克孜尔千佛洞前的鸠摩罗什像
克孜尔千佛洞前的鸠摩罗什像(Yoshi Canopus/wiki/CC BY-SA 3.0)

中国人都知道“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其实早在玄奘大师之前,还有一位鸠摩罗什大师,为翻译佛经事业做出不朽贡献,同为中国佛教史上屈指可数的几个伟人中的一个。

一千六百年前,中国历史上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人才大战”;佛学大师鸠摩罗什被中国皇帝以最隆重的方式“抢”到长安,从此不但改写了新疆史,而且改写了中国的佛教史和中国文化史,由此翻开中华文明史上灿烂一页。

那年鸠摩罗什大师58岁,几年里发愤苦读,完全掌握了汉语,加上精通梵语、西域语和印度语,通晓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以及大乘佛教,鸠摩罗什大师一共翻译了380多卷佛经,大乘佛法从此传入中国,与世世代代的中国人结下不解之缘。他翻译的《金刚经》在中国家喻户晓,成为中国佛教的根本经典;《维摩经》《大智度论》《妙法莲华经》《坐禅三昧经》等则是许多学佛者的必读典籍,今人似乎感受不到这些经典的力量,但正是有了这些经典,深深影响了中国传统文化,我们日常所使用的“世界”“刹那”“智慧”“意识”等等词汇,都是来自佛经,它不光是丰富了中国的语言文化,同时也开启了中国人的心智。尤其是唐、宋、明时期的文学、以及宋、明时期的理学等都受到这些经典的影响。可以说,如果没有鸠摩罗什大师,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生活可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就是这样一位伟人,却走过极其坎坷和磨难的人生,常年幽禁,三次逼婚,命运跌宕起伏,经历传奇不凡,鸠摩罗什大师于公元413年在长安圆寂。他在圆寂前曾发愿说,如果自己所译经典这件事做的是对的,那么在火化时舌头不烂。果然在法师圆寂后,他的舌头完好如初,如今被安放在西安郊外一座宏伟的寺庙罗什寺中的舍利塔下。

毫不夸张地说,鸠摩罗什大师是千年以来古今中外知名度最高、个人影响最为广泛的一位土生土长的新疆人。令人不解的是,长期以来,这位前无古人的大学者却受到后人不可思议的冷落。

这样的伟人,如果是在西方,一定有用他名字命名的城市,如果是在内地省分,各地政府一定会争先恐后给他树碑立传以提升地区知名度;如果是在西藏,人们一定会给他大盖寺庙顶礼膜拜,就像他们历史上的莲花生大师那样。

但是在中国,在新疆,除了个别的研究者之外,几乎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位智者;相比之下,东南亚各国和香港、台湾以及日本人对他却是如数家珍,仅日本佛教徒就捐款五百万美金重新修复西安罗什寺,还设立鸠摩罗什研究基金会,出了许多专著。

根据历史的真实记录;“西域诸国,咸伏神俊。每至讲说,诸王长跪高座之侧,令什践其膝以登焉。什道流西域,名被东国。”(《晋长安鸠摩罗什》)这段记载很有意思:西域那些国家对鸠摩罗什大师的学识风采无不服服帖帖。每到他开讲座时,国王们都跪在那里,请鸠摩罗什大师踩着他们的膝盖登座讲课。鸠摩罗什大师和大乘学说一时传遍了西域,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如来藏因果文化感召下,当地民风淳朴,社会和谐,风光秀美,物产丰盛,过了几个世纪的好日子,直到十一世纪才画上句号。

鸠摩罗什大师七岁就跟随母亲在各地参学,先务小乘,后习大乘。最后名满天下。龟兹王亲自前往温宿国,迎请鸠摩罗什大师母子回国教化。龟兹国原属小乘的教法,鸠摩罗什大师广开大乘法筵,听闻者莫不欢喜赞叹,大感相逢恨晚。周边国家受其影响全部转为大乘佛教,一直远达高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