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湾驱逐的李毅 一个敬业的“自干五”(图)

2019-04-20 21:28 作者: 老四川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旅美中国武统学者李毅遭强制出境
旅美中国武统学者李毅遭强制出境(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4月20日讯】听说李毅又露脸了,一开始没敢确定是他,毕竟说的是个学者李毅台演讲被驱逐出境,毕竟,一个又老又秃的荧屏形象,没敢确认是当初那个李毅。

但一听声音,居然大言不惭“这么多人送我“,这是只有痞子才能有的这么壮阳的底气,和这么厚的脸皮。没错,就是那个痞子。

学者?李毅学什么的?他在芝加哥一所大学左疯的系里多年毕不了业,最后的博士毕业论文写的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如何伟光正,那也叫论文,qualify him as a学者吗?也许是缺乏了解,新闻居然尊称他“社会学者”李毅。随手捡他几件旧事扒一扒吧。

既然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彻底的流氓无产者和信仰者,所以流氓痞子这里没有贬义,是中性客观描述。毛泽东怂恿鼓动痞子运动,从列宁到老毛都离不开痞子,而李毅正是这样一位真狸追求者,一个骨子从里到外决不掺假的毛粉,一个脱离了高尚追求,只剩下低级趣味的热血流氓,一个纯粹的痞子。

李毅的流氓本性来自后天教育加自身天赋,他的成长年代恰逢那个独一无二的文革后期,大多与他同龄的人回顾往日都明白了那是一个疯狂年代,慢慢也就摘掉了扣在头上的那一块红布,李毅不同,他不仅自己不摘,还自发的充当了红布头的批发供应商,只恨李毅生未逢时,如他如能再早生几年,其天份有可能让其文章得与张春桥媲美,也有希望达到王洪文那样的事业高度,或者,…唉,如果不是王立军这个叛徒,他李毅至少可以为二次文革鼓与呼,为薄熙来做个军师和马前卒什么的。

李毅讲话有能量,有市场。可在那个文革之后改革的时代,他是老师,他赚不到钱。那个年代太早,不像现在忽悠一群人就可以换现,那个时候再能忽悠李毅也还是个穷教师。虽然没赚到钱,还是有一群学生可以迷惑,(但,也没白忽悠,骗了一个学生骗得五迷三道的居然跟了他,就是李毅曾经的老婆)。不得已,在那个做五毛还没钱赚的青涩年代,李毅只好出国。(党啊你也太对不起那些爱你的孙子了。)

出国后,李毅英文一直都没能学的太利索,平时用英文交流都是问题,那篇博士论文讲的是中国共产党的论文,翻译成英文就已经是要了李毅的老命了,能不能通顺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在可能也没有多少人认真去读。

某日,一向痞子成瘾的李毅在一家商店(好像是Walgreen)里偶遇一位白人老太太,没几句就要干仗,老太太温文尔雅出于礼貌对李毅的一些不文明行为做出了一些恰当的指责,那还得了?!这不是美帝国主义纸老虎要摸真老虎的屁股吗?而且李毅虽不能完全听懂英文,英语对于日常与学术交流虽有些障碍,但骂街竟然不是障碍,只一句话的回复就让老太太彻底目瞪口呆---“Your son is abitch.”语塞!可能老太太蒙了,没听过这么骂人的,可能回家还在琢磨到底有没有必要帮他指正这话其中的语法错误呢?。

李毅论文写完找不到工作,李毅为了求职把自己的论文复印成不知多少份,给全球各处的大学只要有地址就到处投递,有地址就寄,邮费怎么付的不知道,可能用光了积蓄,但复印论文时的复印费花不起也不想花,是晚上趁着系里没人或是看哪儿有不花钱也没人注意的复印件时偷着这印那印的弄出来的。

当时中国城曾经来过几个美国白人共产党,在老四川一侧的入口处摆个桌子介绍共产主义,看到过往的人就递上他们的宣传小册子,然后向你要一块钱的donation,你别看李毅讲共产党,对于同道也并没有什么表示,碰到那些人递上册子,呕你给我?那可以收下,但,什么?你还找我要一块钱?马上把册子还回去。

可想而知,李毅那时的每日生活是个什么品级,能抱个西瓜啃一啃,泡泡盘片,买顿老四川砂锅牛腩什么的就很享受了,如果有吃有喝还能有听众听他瞎扯他李毅就觉着活得很有滋味很满足了,他那时的言谈举止很像是中国大街上那些光着膀子下棋的也好,还是什么的一群有事没事聚在一起的人也好,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那些老大爷们,不在乎报酬,只要磨磨牙就能过瘾。

可是打嘴炮忽悠忽悠闲的撑的没事做还有养老金的人还行,可是他那个时候那个年龄每日柴米油盐酱菜还无从解决,他老婆虽然糊涂一时被骗一时,但早晚也明白过味来了,“革命”不能当饭吃啊,何况嘴炮革命而已,无法谋生,之后去学习MBA,后来好像是曾经找了一份推销胸衣的工作勉强维生。

李毅呢,吃着靠老婆卖胸衣挣来的钱,继续游手好闲,每年去报税的时候,他前脚出门,后面给他报税的人就丢出一句:”不要脸。这么大男人不挣钱,吃老婆的。”

李毅不在乎,继续无偿在中国人圈中无偿宣讲他的流氓共产主义,直到老婆最终无奈跟他离婚也初心未改,多么敬业的一个自干五!

当然这都还是早年那会儿的事情,那个时候,统战部文宣大撒钱的机会还没有让李毅捞上,那个时候的利润,是让辰报的中国之星,什么张大为胡大江之流的拿到了钱,还有各个学生会和所谓什么华人组织的头头们都有钱有事业可捞,当然还能捞上什么爱国侨领之类的头衔与和主席照合影然后去国内行骗的机会,李毅在那个年代还是无业游民,还是一个真正的彻底的流氓无产者,不像那些变了质的吃腻了糖衣炮弹的苏修美修们。(当然后来他又在一个论坛活跃,有四处流窜的,迟早是应该被统战部收为所用的,只不过那时他的老婆早已彻底绝望离他而去了。)

被李毅迷惑的人觉得李毅讲话有能量,他的能量与热量从哪儿来呢?

首先他必须是一个真正的流氓,只有流氓才能有底气,才能挺着胸脯的明白“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样一个至浅又至深的道理,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而这正是那些共匪官二代们纨绔公子哥所没有的,他们所达不到的理论高度。因为你首先得穷,才能无产才能流氓。

李毅经常缅怀过去的“革命”岁月,其中一件就是,“现在的人唱国际歌太没有味道了”,因为“庙堂之味太浓重了”,而真正的国际歌,….李毅在讲述这个时,那感情是真挚的,语调是热情的,言情是奔放的。但我实在不愿意太多使用他的原话去描述,因为那样的结果是:你听不懂也还算好,但你真的要是被带动了,那真的就像是金庸鹿鼎记里描写的,一群人念诵完洪教主万事英明之后,可能就自觉化骨丹入肚了,你可能真的很容易就被他魔教附体了。你也跟他一样成为一个流氓的时候了。

我还是用白话说吧,说白了,你就是一个穷光蛋,现在啥也没有,要想有钱也要想到小姐的牙床上去滚滚甚至想怎么着那怎么办呀?嗨反正也是啥都没有只有镣铐了,那就做强盗做流氓,去砸烂旧世界去吧。其实,顺着这个逻辑下来的,像毛泽东鼓吹什么核战没啥了不起,死我一半中国人,剩下一半接着来等等。还有近年的什么超限战鼓吹者所说,什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都是这一类的主。

而李毅,正因为吃透了国际歌的道理,也亲身经历了毛泽东的理论实践,所以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亲身亲历实践者。譬如某日:李毅的车坏了需要修车,那个时候他因为还是自干五,所以没钱去正经的修车行,而是找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中国人帮他修,那个中国人因为在自家修所以收费不高,当时可能也就收了他几百块钱。可是车还给李毅后,车轮里桄榔光临的响,其实并不是很严重,而且该修的问题也已经修好了。但差在这么个小小事上,两个人谈不拢了。怎么办?对李毅来讲,我钱给了你了,你必须给修好,而且钱不能再给。那怎么办?李毅的办法其实就和国内的流氓帮会一样,赶紧叫一群人来,做出打群架的架势,最后逼着对方接着白给他修。李毅这人没什么文明可言,他和薄熙来一样只知道拳头。李毅对自己国人同胞的欺负一样就是对国际歌的实践。

第二点,仅仅是流氓还不够,还必须做一个彻底的流氓,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流氓。

怎么讲?这一点上,毛泽东做到了,薄熙来做到了,李毅也做到了,所以李毅是毛粉。但很多人并没有做到,比如陈独秀、瞿秋白、胡耀邦、赵紫阳,林彪等等。因为没做到的这些人都太迂腐了,都把国际歌当成刻板的理论学习了,都还保存了一点最后的人性,而不能时时处处和党性保持一致。他们甚至误以为利用共产党理论可以来’救’中国。他们以为用这个来拿到政权之后就可以强国干正事了,手段虽然歪一点,将来走正道就行了。其实错了,做一个彻底的流氓的目的与结果都必须是流氓才能真的流氓,而想采用流氓的手段来达成正能量的目的,那不仅仅是达不到的,而且也是本末倒置了。

这就是为什么陈独秀、瞿秋白即便疯狂一时,也不能始终如一,因为人性未泯,所以最后被判党性不够。这也是为什么刘少奇保有一点最后觉得让老百姓饿死而愧疚的良心就必然失败,而胡赵林如何隐忍都不可能等到最终登上大位的本质原因。因为理论其实是第二位的,耍流氓才是第一位的,才是本质。如邓小平所说,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其实那些从那里得到能量的人得到的不过就是歇斯底里的力量,比如什么陈毅当年都快要死了还如何上电视、咆哮如何的声嘶力竭要跟美国打核战,什么黄继光的妈也要出来和美国打一样。这种“力量“不过就是迎合了那些文革余孽的魔性记忆而已。

另一方面,李毅之类讲什么不重要,其实他没有什么真的相信的,如果真信什么他应该像那几个中国城发传单的美国白人共产党一样。他来美国也无非是为了生活。如另一个被抛弃的五毛染香所言:“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所以这些人都不过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而李毅,作为一个廉价的底层流氓,又没能沾到早期五毛的利益好处,只是从底层的贫民生活中历练的更多的贱民的刁滑与残暴。共匪本质就残暴。而李毅也知道那一套在美国这个在文明世界不起作用,行不通,除了恰当时候装装凶狠的样子欺负可以欺负的人以外,在美国乱来他是要坐牢的。

刁滑呢,就是他已经做到了撒谎多了习惯到了不觉得自己撒谎了。来了美国可以接着反美,去台湾观光如果没人抓就去讲武统,抓着了还挺有面子的说“怎么这么多人送我?”再比如他所吹捧的共匪抗日那一套,在这些年的国外学者尤其历史学家辛灏年所多年研究的结果,大家尤其海外中国人都知道了共匪假抗日这么一个事实之后。一方面,李毅是非常伤心,感觉辛灏年实在是抢了不少他的市场,而另一方面,他还能够继续厚着脸皮讲他的共匪抗日的理论,而且每次他喜欢的是:“这么说说不太清楚,咱们照着地图说,你看,蒋介石已经都被打到重庆去了,就这幺小一块地方了,你看这么多这么大都是日占区,“然后呢,非常搞笑的是,李毅会告诉你,因为共产党搞敌后游击,所以所有的日占区都是共匪在抗日,而国统区呢,那么小,所以共产党在这么大地方抗日了。而国民党没有抗日。每次我听到这的时候都语塞,因为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混球逻辑。不过他也不愧是毛的弟子,因为老毛也是认为,日本人占我们中国的地方越多越好,这样理解才是爱国。现在李毅把毛的理论有进一步发展了。看来当初真的如果日本人全部占领中国,那共产党和李毅还有李香君就可以一起在大大的大东亚共荣圈里讲解共产党如何抗日爱国了。

李毅其他一些方面也和毛相似,正如李毅前妻对他的评价:“见到小姑娘讲起课来就是更有精神。”

我是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李毅会有听众有市场,尤其是有些中国人,已经听过了辛灏年的演讲,听完之后甚至说,得出一个结论,四个字可以概括辛灏年,就是“反共爱国”!我想,喔这些中国人很明白了呀。可让我纳闷的是,同样的人在又去听完李毅那些在我看来并无逻辑与道理可讲的瞎扯之后,居然又被李毅扇呼的要随着陈毅元帅一起去抗美援朝了。来美国干嘛来呀?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些人包括李毅在内也只不过就是打打嘴炮,现在中国人都油了,你别看嚷的凶,他们都是在确认自己这样做安全的时候才敢凶一凶的,武统台湾,真上战场?你看看会有几个去的。其实李毅的理论也挺适合ISIS那一套,但他精着呢,给他钱你看他敢去吗?

其实今天社会发展了,与时俱进了,李毅也好染香也好,应该有钱了,染香说没钱那是瞎扯,乌有之乡的那一路人都是拿到了钱的,而且是大钱,他们都明白,拿共产党的钱去吹牛皮是他们最擅长最拿手,又低风险的无本好买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