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提“六稳”应对贸易战 这是万灵丹?(图)

2019-05-17 09:26 作者: 文龙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贸易战 贸易 经济
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堪忧。(图片来源:daizuoxin/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5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虽然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赴华继续贸易谈判,但中美贸易战似已陷入僵局。5月16日,中国商务部表示已经出台了一系列“六稳”措施应对贸易战。但是,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堪忧。

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堪忧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5月15日表示,他可能很快访问中国继续贸易谈判。

姆努钦没有详细说明未来谈判的时间,但他认为上周在华盛顿与中国官员举行的两天高级别会谈具有建设性。姆努钦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我预计,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前往北京,继续这些讨论”;“我们继续讨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姆努钦的表态是美国有意与中国继续谈判的最新迹象。此前,美中两国分别升级了关税措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美国总统川普5月14日否认与中国的谈判已经破裂,并对达成贸易协议表示乐观,称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5月16日,针对贸易战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称,中国已经出台了一系列“六稳”措施,取得相当成效,今后,中国将继续实施好“六稳”政策,解决企业困难。针对中方反制措施可能给国内物价造成的影响,高峰称,中方将密切关注物价走势变化,及时采取必要措施。

尽管美国和中国的谈判代表仍在努力谈出一份全面的贸易协议,但全球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战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却越来越大。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的出口商认为,在中国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商业情况持续恶化。如果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够在未来几周内签署协议,它也许会带动全球市场一轮反弹,但可能不会立即改善出口商的表现。

最新出炉的中国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4月份全面降温,而这是在美国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尚未生效之际。这加剧了人们对中国经济在美中贸易战全面升级之际能否保持增长势头的担忧。但有经济学者认为,即使美国对全部输美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贸易战在短期内对中国经济长期影响堪忧。

中国官方5月15日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零售额和固定资产投资均放缓,而且低于市场预期。

中国经济势头出人意料的掉头向下,让外界担心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能否抵挡住贸易战带来的冲击。此前的媒体报道说,中共领导层决定转而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走强势路线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走势强劲。

目前,美国已经正式把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对其余3,000多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的程序也已经启动。

5月16日,据《美国之音》报道,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中国经济分析师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估算,如果美国对全部5,000多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这对中国GDP的影响是0.7%。

有关关税对中国经济影响的估算各种各样,结果也不尽相同。另有估算认为,如果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25%的关税实施一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减少750亿美元,而如果美国对全部5,000多亿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减少1,700亿美元,相当于 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对中国GDP的影响是减少0.9%。

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更小。凯投宏观发布的数据显示,出口在美国GDP的占比为12%,对中国出口在美国GDP中的占比不足1%。

马克·威廉姆斯表示,中国未来人口形势严峻,对外出口增长空间被挤压,对基础设施和住房的投资已经过度,再加上经济模式从市场转向政府主导,未来长期增长前景堪忧。他说:“中国经济的远期前景继续恶化,经济增长率在今后十年将降低至2%。”

北京当局忽视“六稳”的核心内容

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

《路透社》的分析文章认为,在剖析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诸多原因中,一些深层次的理由或许不该被忽视:私有产权能否得到法律保护,中国社会治理的根本到底是“人治”还是“法治”等,这些潜藏的意识形态之忧或许才是影响中国实体经济荣衰的关键,而这也恰恰是中国“稳预期”的核心。“六稳”或许更像是稳增长的短期药方,而要解决意识形态领域的长痛更期待实实在在的改革举措。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在2月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表示,2018年人们预期普遍不好的重要原因,就是感到财富不安全,现在找不到安全性的资产,不知道什么资产是安全的,所以比较恐慌。“稳预期”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是要保证财产安全,“现在老百姓对未来的预期很差,实际主要来源于财富不安全,稳预期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财富怎么安全。”

魏杰建议,在制订宏观政策的时候不仅仅考虑就业和增长问题,还要考虑老百姓财富安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