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提「六穩」應對貿易戰 這是萬靈丹?(圖)

2019-05-17 09:26 作者: 文龍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貿易戰 貿易 經濟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長期影響堪憂。(圖片來源:daizuoxin/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5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導)雖然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表示赴華繼續貿易談判,但中美貿易戰似已陷入僵局。5月16日,中國商務部表示已經出臺了一系列「六穩」措施應對貿易戰。但是,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長期影響堪憂。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長期影響堪憂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5月15日表示,他可能很快訪問中國繼續貿易談判。

姆努欽沒有詳細說明未來談判的時間,但他認為上週在華盛頓與中國官員舉行的兩天高級別會談具有建設性。姆努欽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表示,「我預計,我們將在不久的將來前往北京,繼續這些討論」;「我們繼續討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姆努欽的表態是美國有意與中國繼續談判的最新跡象。此前,美中兩國分別升級了關稅措施,導致全球金融市場動盪。

美國總統川普5月14日否認與中國的談判已經破裂,並對達成貿易協議表示樂觀,稱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

5月16日,針對貿易戰給中國經濟造成的影響,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稱,中國已經出臺了一系列「六穩」措施,取得相當成效,今後,中國將繼續實施好「六穩」政策,解決企業困難。針對中方反制措施可能給國內物價造成的影響,高峰稱,中方將密切關注物價走勢變化,及時採取必要措施。

儘管美國和中國的談判代表仍在努力談出一份全面的貿易協議,但全球兩大經濟體的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的影響卻越來越大。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的出口商認為,在中國和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下,商業情況持續惡化。如果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能夠在未來幾週內簽署協議,它也許會帶動全球市場一輪反彈,但可能不會立即改善出口商的表現。

最新出爐的中國經濟數據顯示,中國經濟4月份全面降溫,而這是在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高關稅尚未生效之際。這加劇了人們對中國經濟在美中貿易戰全面升級之際能否保持增長勢頭的擔憂。但有經濟學者認為,即使美國對全部輸美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貿易戰在短期內對中國經濟長期影響堪憂。

中國官方5月15日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4月份中國工業增加值、零售額和固定資產投資均放緩,而且低於市場預期。

中國經濟勢頭出人意料的掉頭向下,讓外界擔心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能否抵擋住貿易戰帶來的衝擊。此前的媒體報導說,中共領導層決定轉而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走強勢路線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走勢強勁。

目前,美國已經正式把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對其餘3,0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程序也已經啟動。

5月16日,據《美國之音》報導,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分析師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估算,如果美國對全部5,0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這對中國GDP的影響是0.7%。

有關關稅對中國經濟影響的估算各種各樣,結果也不盡相同。另有估算認為,如果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25%的關稅實施一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將減少750億美元,而如果美國對全部5,000多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關稅,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將減少1,700億美元,相當於 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對中國GDP的影響是減少0.9%。

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更小。凱投宏觀發布的數據顯示,出口在美國GDP的佔比為12%,對中國出口在美國GDP中的佔比不足1%。

馬克·威廉姆斯表示,中國未來人口形勢嚴峻,對外出口增長空間被擠壓,對基礎設施和住房的投資已經過度,再加上經濟模式從市場轉向政府主導,未來長期增長前景堪憂。他說:「中國經濟的遠期前景繼續惡化,經濟增長率在今後十年將降低至2%。」

北京當局忽視「六穩」的核心內容

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六穩」。

《路透社》的分析文章認為,在剖析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諸多原因中,一些深層次的理由或許不該被忽視:私有產權能否得到法律保護,中國社會治理的根本到底是「人治」還是「法治」等,這些潛藏的意識形態之憂或許才是影響中國實體經濟榮衰的關鍵,而這也恰恰是中國「穩預期」的核心。「六穩」或許更像是穩增長的短期藥方,而要解決意識形態領域的長痛更期待實實在在的改革舉措。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傑在2月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表示,2018年人們預期普遍不好的重要原因,就是感到財富不安全,現在找不到安全性的資產,不知道什麼資產是安全的,所以比較恐慌。「穩預期」一個很重要的內容是要保證財產安全,「現在老百姓對未來的預期很差,實際主要來源於財富不安全,穩預期的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財富怎麼安全。」

魏傑建議,在制訂宏觀政策的時候不僅僅考慮就業和增長問題,還要考慮老百姓財富安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