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法术无中生有 画鸟鸟飞画狗狗追(图)

2019-06-03 07:47 作者: 陈必谦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马湘接着南行,见到一家种着一片好白菜。
马湘接着南行,见到一家种着一片好白菜。(图片来源:Adobe Stock)

马湘,字自然,杭州盐官地区人。世代为县中小吏,而马湘独独好读经史,攻习儒学,修炼道术,遍游天下,然后回到江南。他曾在湖州喝醉了。掉在雪溪中,过了一天才出来,衣服都没有湿,坐在水面上说道:“方才我被项羽召去饮酒,喝得大醉才回来!”溪畔挤满观看的人,见他酒气依然熏人。他样子疯疯颠颠,路上的人,多随着观看他。

他有时,把拳头伸进鼻孔中,把拳抽出,鼻子如故。他曾手指溪水,让水倒流了一顿饭的功夫;他手指柳树,让它随着溪水来来去去;他还手指桥梁,让它时断时续。

后来,他游历常州,正遇唐宰相马植贬官,降为常州刺史。他久闻马湘之名,便邀来相见,对他非常礼敬。马植问道:“我有幸与道兄同姓,想结为兄弟,以求学你的道术,可以么?”马湘问:“相公郡望何处?”马植说:“是扶风马氏。”马湘说:“相公既是扶风马氏,我就风马牛不相及了。但既然相知,也无所谓同姓与否了。”马植把他留在郡斋中住下,益发恭敬。

有时在饮食之间,马植请他做个小法术。他就在席上用磁器盛土种瓜,须臾之间,引蔓,开花,结果,摘下让宾客们吃,都说又香又甜,异于平常之瓜。他还从身上和鞋袜间摸钱.摸出的钱不知有多少,往地下掷去,都是青铜钱。撒进井中,再一招呼.铜钱一一飞出;如果有人拾取,则任其拿去。

有一次,马植说这城中老鼠极多,马湘就写了一道符,命人粘贴到南墙下,然后用箸子敲着盘子,放声长啸。只见老鼠成群而来,跑到符下俯伏在地。马湘便招呼老鼠,有一只大老鼠走近阶前。马湘说:“你不过是小虫,上天给你们粮食吃,为什么要穿墙挖洞,昼夜骚扰相公!我暂以慈悲为心,不把你们杀净,你应带它们离开这里!”大老鼠便回到群中,群鼠都向前叩头谢罪。然后结成队伍,不知其数,走出城去。从此,常州城内就老鼠绝迹了。

后来,马湘南游越州,途经洞岩禅院,禅院中三百名和尚正在用斋。而马湘与婺州永康县牧马岩的道士王知微,及其弟子王延叟同行。和尚们见是几个外地人,都箕踞坐食,没有一个揖让的,只给他们饭吃。马湘自己不吃,只催王知微、王延叟赶快吃了离去。和尚们还未斋毕,他们便走出门,马湘又催促着赶快走。到了诸暨县南的旅店中,已离禅院七十余里。到深夜,忽然闻听有寻找道士的声音,店主人急忙答应说:“这里有三位道士。”外面的人非常高兴,向店主人要求,要见道士。及至入内,原来是两个和尚,只是礼拜哀告道:“小僧不识有道之人,昨日失礼,未能逢迎,以致受到谴责,如今三百名和尚都坐在床凳上不能起身。我们两人因在做事,没有坐着,所以才能赶来。请您务必饶了他们。”马湘只管睡觉,也不应声,王知微、王延叟则只是微笑,和尚愈发哀求,马湘才说:“此后不准再对人轻慢,你们回去,进门以后,他们就能抬起身了。”和尚回去,果如其言。

马湘次日又接着南行。当时正是春天,见到一家种着一片好白菜,他们求讨,主人不给,而且口出恶言。马湘就命王延叟取来纸笔,王知微便说:“乞讨白菜而被拒绝,这没有告状的道理,何况我们身在道门,更不能施以报复。”马湘笑着说:“我不是要写状子,只是做个小把戏。”于是王延叟交给他纸笔,马湘便画了一只白鹭,用水一喷,便飞进菜畦中啄菜。主人赶起,白鹭又飞下,再三不止。马湘又画了一只狗儿,让它追赶白鹭,结果它们一起践踏白菜,一会儿就踩得稀烂。主人见道士在旁嘻笑,正是几个到这里乞讨白菜的,担心是他们做什么法术,便过来乞求。马湘说:“我们不是要你的菜,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于是招呼白鹭和狗儿,都跑进马湘怀中,再看菜畦,依然如故,毫无所损。马湘嘱咐说:“应该学会照顾穷困人。以后这菜会更丰收。”

他又南游霍桐山,进入长溪县界,天晚到旅舍投宿,屋子少而旅客已多。店主人开玩笑说:“住处是没有了,道士如果能在墙上睡,我就相容。”当时天色已晚,王知微、王延叟急于住宿。马湘说:“你们只管去和俗人们一起睡吧。”他自己跃身到屋梁上,用一只脚挂在梁上睡着了。等到主人半夜起来,点着蜡烛照见,大为惊异。马湘说:“梁上我都能睡,墙壁上更有何难!”说着就走进墙壁中,好久也不出来。

主人下拜谢罪,把王知微、王延叟移到家中干净处安宿。马湘留下一句话:“应该学会照顾穷困人。”等到天明,主人想款待马湘,忽然不知他们的所在。王知微、王延叟向前走了几里,发现马湘已在路旁等候了。

他们从霍桐山回来,住在永康县东的天宝观。观中有棵枯死的大松树,马湘指着说:“这松已有三千余年,很快就会变成石头。”后来松树果然变为石头,忽然大风震雷,石松倒在山侧,跌为数截。正值一个叫阳发的,由广州节度使贬为婺州刺史。阳发喜好奇怪的东西,便把两截搬到郡斋,把另外两截运到龙兴寺九松院。各高六七尺,直径三尺有余,这石头松皮鳞皴,至今还在。

有时,人们因病向他求告,马湘没有药,只用一根竹柱杖,敲打病人的疼处,对腹内以及体内百病,就用竹杖指点,再用嘴吹杖头,发出雷鸣般的声响,那病就痊愈了。有患了腰脚挛曲,拄着枴杖来的,他也用竹拄杖敲打,然后让病人丢掉枴杖,应手腰脚就舒展开了。

有时,会有人把财帛给马湘,他便推辞,不肯接受,如果坚决给他,他就散发给穷人。他所游历之处,或有宫观岩洞,他多题诗句。他的《登杭州秦望山》诗道:

太乙初兮何处寻,

空留历数变人心。

九天日月移朝暮,

万里山川换古今;

风动水光吞远峤,

雨添岚气没高林。

秦皇谩作驱山计,

沧海茫茫转更深。

细思天下多少事,

敬神行善做好人。

他回到故乡探望兄长,正值兄长外出,嫂嫂、侄儿见叔叔回来,很是高兴。马湘对他们说:“我和哥哥共有此宅,我这次回来,是要辨明宅地。我只爱东边的园子。”嫂嫂很是诧异,说:“小叔长久离家,回来连哥哥的面也没见,怎么谈起分地来呢?骨肉之情,必不能忍心这样。”

他留住了三天,嫂嫂奇怪他也不吃饭,只是饮酒,等待兄长也没等到,到夜里突然就死了。第二天,兄长归来,问起缘故,妻子儿子都把实情讲了。

兄长感动悲恸,说:“弟弟学道多年,不是回来要分宅地,是回来托化于我,以断绝我的思念呀!”于是便用棺,收敛了尸体。这天夜里,棺材轰然作声,全家惊异,便埋葬在东园中。这是唐宣宗大中十年的事。

第二年,东川节度使,忽然上奏说:“剑州梓桐县道士马自然,白日升天。”马湘在东川,对人说:“我是盐官人。”

朝廷敕令浙西道杭州官府,前去探视。掘墓开棺,里面只有一个竹枝而已。

(事据《太平广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