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六四”学生回来了!(图)

2019-07-03 10:05 作者: 江枫

手机版 正体 3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26日晚,G20峰会前夕,民阵于香港爱丁堡广场举行“反送中”集会。
6月26日晚,G20峰会前夕,民阵于香港爱丁堡广场举行“反送中”集会。(图片来源:楚璧丞/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7月3日讯】源起一件普通刑事案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送中条例)引起的争议,经过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发展成为1997年以来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和平示威活动——“反送中”游行。当笔者观看了所有游行示威活动,尤其观看了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7.1”大规模游行及其一些插曲之后,不禁惊叹一声:“六四”学生回来了!

送中条例”之恶威胁世界各国公民安全

笔者首先谈谈对香港“送中条例”的看法。简而言之,只要是中国大陆等任何国家地区提供表面证据文件,获得香港特首批准,无需经过香港立法会,即可启动移交程序。

香港政府必须按照“两地同属犯罪”原则向北京当局移交被告(或嫌犯),除谋杀罪、误杀罪之外,可移交的指控罪名也包括贿赂、欺诈出入境当局等30多项获刑7年或以上监禁的罪名,香港政府也可协助中国大陆等司法机构冻结、没收被告(或嫌犯)在香港的财产。

然而,在“送中条例”所列37项罪名中,最容易被北京当局做借口的控罪是:“与贿赂、贪污、秘密佣金及违反信讬义务有关的法律所订的罪行”(可针对工商界人士),“阻止逮捕或检控曾犯或相信曾犯本附表所述罪行的人”及“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可针对义工和志愿者),“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可针对任何人,包括营救大陆异议人士出境等)等。

查看一下中共治下的大陆司法制度及历史,中国一句成语最为贴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总之,世界各国公民只要被中共盯上了,如果途径香港,那么就存在遭逮捕并送往大陆的风险。

“六四”与“反送中”均为普世价值诉求

笔者认为,1989年“六四”学运与30年后发生的香港“反送中”都是对普世价值的诉求。我们先看一下“六四”与“反送中”的诉求。

1、“六四”学生诉求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病离世。学生由此产生的强烈反应与悼念活动为最初聚集动力,大学校园从最初重新评价胡耀邦观点,发展到更为广泛的政治问题,包括新闻自由、民主制度与政府官员贪污等。从自发性的小规模集会,发展成大规模的北京天安门集会;全国各地学生也出现同样的学生集会。随着活动规模不断扩大,学生集会逐渐演变成为示威抗议,学生开始向北京当局提出7项书面诉求:

1)重新评价胡耀邦功过是非,肯定他的“民主、自由、宽松、和谐”观点;

2)严惩殴打学生与群众的凶手,要求有关行为责任者向受害者赔礼道歉;

3)尽快公布新闻法,保障新闻自由,允许民间办报;

4)要求国家领导干部向全国人民公开其本人及家属的实际财产收入,严查官倒,公布详情;

5)要求国家有关领导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误对全国人民作出正式检讨并追究责任,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份子待遇;

6)重新评价“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并彻底平反此期间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

7)强烈要求新闻机构给予这次民主爱国运动以公正如实及时的报导。

2、香港“反送中”诉求

由于林郑月娥为首的香港政府无视民意,坚持强行在立法会修订“送中条例”。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发起了数次“反送中”游行,其中6月16日的游行人数高达200万人,创下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纪录。民阵提出五大要求:撤回修订逃犯条例、不检控示威者、追究警方开枪责任、撤销把示威行动定性为暴动,以及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等。综合7月1日“反送中”游行示威提出的诉求,总结如下:

1)全面撤回逃犯条例(即送中条例);

2)收回“6.12”游行示威的暴动定性;

3)释放所有抗争者,撤销所有“反送中”抗争者的控罪;

4)彻底追究警队滥权行为;

5)林郑月娥下台,重启政改,还港人真普选。

因为时代变迁,我们用与时俱进的眼光来看的话,除了“六四”学运部分诉求是带有典型历史时期特点之外,其它的诉求实质内容与30年后香港“反送中”诉求基本相同,均属普世价值观。

“六四”、“反送中”均遭遇“暴徒”等相似处

对于北京当局来说,“六四”与“反送中”均是属于需要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否则,民主将以星火燎原之势越烧越旺之后,中共统治的根基将会动摇,进而崩溃,最终瓦解。

根据中共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所撰写的“六四档案”内容显示,北京当局将学生和群众称之为“暴徒”,开枪镇压的理由是“暴徒”不但发起暴动,还要“拿起武器推翻政府”,导致许多士兵重伤,部分士兵身亡。

然而,历史文献学者、“六四”学运参与者及见证人吴仁华撰写《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显示,1989年6月3日晚上10时,军方开火之后,民众才开始反击。不过在军方清场驱离过程中,也有学生、北京市民试图保护遭暴徒攻击的士兵,大多数军事单位则拒绝执行向平民开枪的命令。

著名“六四”《坦克人》照片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也表示,当时在北京,他遇到的暴徒是一群约30岁至30岁出头的街头流氓之类的人,学生不是暴徒。(有关中共暴徒的其它内容可见《怪!需要的时候暴徒一定会出现》

在香港“反送中”和平示威中,同样出现了一些可疑的事情。如:香港警务处事先知道“民众”攻占立法会,并预录好谴责声明视频。(详见:《冲击立法会事件疑点多 北京操控痕迹明显》

脸书等社交媒体也有网友发文分享图片,写明:“暴力冲击立法会者右手臂上有一个#黑色的绳绑着,这个就是黑警,或者是内地的公安假扮的示威者。每一次冲击他们都有一些暗号在身上的,大家留意看一下,不要给他们共产党分化了。共产党就是喜欢群众斗群众,抹黑和平示威。”等。

进入立法会议场之后,部分年轻人在现场呼吁参与者学习台湾“太阳花”运动长期留守香港立法会,并认为他们人数比警察要很多。由于当时现场信息情况比较混乱,部分参与者对于留守香港立法会犹豫不决,导致不断往返进出立法会大楼。

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曾是新闻工作者,她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表示,30年前,她报导过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这些年轻人说的话和当年北京学生说的话一模一样。

值得庆幸的是,所有年轻人最终都在警方清场之前撤离立法会。而在撤离与留守天安门广场中,“六四”学生选择了留守,最终导致中共动用军队进行血腥镇压。

此外,在香港“反送中”活动过程中,还出现了示威者自动有序为救护车让道的一幕;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六四”学运当中,试问这些年轻人是“暴徒”吗?

还有其它“六四”与“反送中”相似之处,不再赘述。

常听一句话说,人类在重复着历史。30年河东,30年河西,风水流转。对比香港“反送中”与北京“六四”学运之后,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六四”学生回来了!至少当年“六四”学生的英魂在香港“重现”了!

或许有人会问:习近平为首的北京当局会不会动用驻港军队进行镇压?笔者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一旦开枪镇压下去,那么习近平不但失去所有人心,最终的受益者也不是他自己,而是习近平的反对派阵营。

不动用军队镇压的话,除了下台之外,习近平有2个选择:一是基于“攘外必先安内,安内以攘外”这个原则,快刀斩乱麻解决中共党内反对派,然后再与香港泛民协商谈判,这个难度极大。二是抛弃中共,实行民主制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