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六四」學生回來了!(圖)

2019-07-03 10:05 作者: 江楓

手機版 简体 3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26日晚,G20峰會前夕,民陣於香港愛丁堡廣場舉行「反送中」集會。
6月26日晚,G20峰會前夕,民陣於香港愛丁堡廣場舉行「反送中」集會。(圖片來源:楚璧丞/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7月3日訊】源起一件普通刑事案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送中條例)引起的爭議,經過短短三個多月時間發展成為1997年以來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和平示威活動——「反送中」遊行。當筆者觀看了所有遊行示威活動,尤其觀看了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7.1」大規模遊行及其一些插曲之後,不禁驚嘆一聲:「六四」學生回來了!

送中條例」之惡威脅世界各國公民安全

筆者首先談談對香港「送中條例」的看法。簡而言之,只要是中國大陸等任何國家地區提供表面證據文件,獲得香港特首批准,無需經過香港立法會,即可啟動移交程序。

香港政府必須按照「兩地同屬犯罪」原則向北京當局移交被告(或嫌犯),除謀殺罪、誤殺罪之外,可移交的指控罪名也包括賄賂、欺詐出入境當局等30多項獲刑7年或以上監禁的罪名,香港政府也可協助中國大陸等司法機構凍結、沒收被告(或嫌犯)在香港的財產。

然而,在「送中條例」所列37項罪名中,最容易被北京當局做藉口的控罪是:「與賄賂、貪污、秘密佣金及違反信託義務有關的法律所訂的罪行」(可針對工商界人士),「阻止逮捕或檢控曾犯或相信曾犯本附表所述罪行的人」及「協助、教唆、慫使或促致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可針對義工和志願者),「關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可針對任何人,包括營救大陸異議人士出境等)等。

查看一下中共治下的大陸司法制度及歷史,中國一句成語最為貼切:「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總之,世界各國公民只要被中共盯上了,如果途徑香港,那麼就存在遭逮捕並送往大陸的風險。

「六四」與「反送中」均為普世價值訴求

筆者認為,1989年「六四」學運與30年後發生的香港「反送中」都是對普世價值的訴求。我們先看一下「六四」與「反送中」的訴求。

1、「六四」學生訴求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病離世。學生由此產生的強烈反應與悼念活動為最初聚集動力,大學校園從最初重新評價胡耀邦觀點,發展到更為廣泛的政治問題,包括新聞自由、民主制度與政府官員貪污等。從自發性的小規模集會,發展成大規模的北京天安門集會;全國各地學生也出現同樣的學生集會。隨著活動規模不斷擴大,學生集會逐漸演變成為示威抗議,學生開始向北京當局提出7項書面訴求:

1)重新評價胡耀邦功過是非,肯定他的「民主、自由、寬鬆、和諧」觀點;

2)嚴懲毆打學生與群眾的凶手,要求有關行為責任者向受害者賠禮道歉;

3)盡快公布新聞法,保障新聞自由,允許民間辦報;

4)要求國家領導幹部向全國人民公開其本人及家屬的實際財產收入,嚴查官倒,公布詳情;

5)要求國家有關領導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誤對全國人民作出正式檢討並追究責任,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份子待遇;

6)重新評價「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並徹底平反此期間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

7)強烈要求新聞機構給予這次民主愛國運動以公正如實及時的報導。

2、香港「反送中」訴求

由於林鄭月娥為首的香港政府無視民意,堅持強行在立法會修訂「送中條例」。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發起了數次「反送中」遊行,其中6月16日的遊行人數高達200萬人,創下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遊行紀錄。民陣提出五大要求: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不檢控示威者、追究警方開槍責任、撤銷把示威行動定性為暴動,以及特首林鄭月娥下臺等。綜合7月1日「反送中」遊行示威提出的訴求,總結如下:

1)全面撤回逃犯條例(即送中條例);

2)收回「6.12」遊行示威的暴動定性;

3)釋放所有抗爭者,撤銷所有「反送中」抗爭者的控罪;

4)徹底追究警隊濫權行為;

5)林鄭月娥下臺,重啓政改,還港人真普選。

因為時代變遷,我們用與時俱進的眼光來看的話,除了「六四」學運部分訴求是帶有典型歷史時期特點之外,其它的訴求實質內容與30年後香港「反送中」訴求基本相同,均屬普世價值觀。

「六四」、「反送中」均遭遇「暴徒」等相似處

對於北京當局來說,「六四」與「反送中」均是屬於需要消滅在萌芽狀態之中,否則,民主將以星火燎原之勢越燒越旺之後,中共統治的根基將會動搖,進而崩潰,最終瓦解。

根據中共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所撰寫的「六四檔案」內容顯示,北京當局將學生和群眾稱之為「暴徒」,開槍鎮壓的理由是「暴徒」不但發起暴動,還要「拿起武器推翻政府」,導致許多士兵重傷,部分士兵身亡。

然而,歷史文獻學者、「六四」學運參與者及見證人吳仁華撰寫《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顯示,1989年6月3日晚上10時,軍方開火之後,民眾才開始反擊。不過在軍方清場驅離過程中,也有學生、北京市民試圖保護遭暴徒攻擊的士兵,大多數軍事單位則拒絕執行向平民開槍的命令。

著名「六四」《坦克人》照片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也表示,當時在北京,他遇到的暴徒是一群約30歲至30歲出頭的街頭流氓之類的人,學生不是暴徒。(有關中共暴徒的其它內容可見《怪!需要的時候暴徒一定會出現》

在香港「反送中」和平示威中,同樣出現了一些可疑的事情。如:香港警務處事先知道「民眾」攻佔立法會,並預錄好譴責聲明視頻。(詳見:《衝擊立法會事件疑點多 北京操控痕跡明顯》

臉書等社交媒體也有網友發文分享圖片,寫明:「暴力衝擊立法會者右手臂上有一個#黑色的繩綁著,這個就是黑警,或者是內地的公安假扮的示威者。每一次衝擊他們都有一些暗號在身上的,大家留意看一下,不要給他們共產黨分化了。共產黨就是喜歡群眾鬥群眾,抹黑和平示威。」等。

進入立法會議場之後,部分年輕人在現場呼籲參與者學習台灣「太陽花」運動長期留守香港立法會,並認為他們人數比警察要很多。由於當時現場信息情況比較混亂,部分參與者對於留守香港立法會猶豫不決,導致不斷往返進出立法會大樓。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曾是新聞工作者,她在接受新聞媒體採訪時表示,30年前,她報導過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這些年輕人說的話和當年北京學生說的話一模一樣。

值得慶幸的是,所有年輕人最終都在警方清場之前撤離立法會。而在撤離與留守天安門廣場中,「六四」學生選擇了留守,最終導致中共動用軍隊進行血腥鎮壓。

此外,在香港「反送中」活動過程中,還出現了示威者自動有序為救護車讓道的一幕;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六四」學運當中,試問這些年輕人是「暴徒」嗎?

還有其它「六四」與「反送中」相似之處,不再贅述。

常聽一句話說,人類在重複著歷史。30年河東,30年河西,風水流轉。對比香港「反送中」與北京「六四」學運之後,有一種強烈的直覺:「六四」學生回來了!至少當年「六四」學生的英魂在香港「重現」了!

或許有人會問:習近平為首的北京當局會不會動用駐港軍隊進行鎮壓?筆者認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一旦開槍鎮壓下去,那麼習近平不但失去所有人心,最終的受益者也不是他自己,而是習近平的反對派陣營。

不動用軍隊鎮壓的話,除了下臺之外,習近平有2個選擇:一是基於「攘外必先安內,安內以攘外」這個原則,快刀斬亂麻解決中共黨內反對派,然後再與香港泛民協商談判,這個難度極大。二是拋棄中共,實行民主制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