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沃尔克:成功控制美国通货膨胀的传奇人物(图)


保罗·沃尔克 通货膨胀 美联储
保罗・沃尔克以成功控制美国的通货膨胀而青史留名。(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7月12日讯】保罗・沃尔克,前美联储主席,以成功控制美国的通货膨胀而青史留名。从1979年10月到1982年7月,他强力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住了通胀,为美国奠定此后二十年平稳发展的基础,但当时也一度将美国经济之车带到了悬崖边缘,差点引起系统性风险,幸亏及时调转了方向。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在通货膨胀略高于正常水平,就可以保持长时间的就业增加这一观点的影响下,美国的货币政策变得过于宽松。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初期,美国的财政政策也过于宽松,越南战争和其他政府计划增加了政府支出和赤字,加上石油危机等外部冲击的影响,70年代,美国通胀率居高不下。沃尔克就任前,CPI月度同比最高值是1975年2月的11.9%,1979年平均为9.7%。

美联储委员格拉姆利认为:“尽管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可以肯定的是这段时期内的货币政策纵容了货币和信贷的快速增长。我不认为货币政策是造成通货膨胀的主要推动力,……但你知道,如果通货膨胀超过20年依然在持续,那你就要不得不想一想最终的责任只能落在货币政策上。”

1979年8月6日,沃尔克正式宣誓就职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在演讲中保证“美联储会继续努力遏制不断上涨的货币供应量和贷款额”。从10月开始,他坚定地收缩货币供应量、提高利率。联邦基金利率在1980、1981年平均高达13.35%、16.39%,比十年期国债利率还高。1980年6月CPI达到13.6%的峰值,然后大幅度下降,1984年平均为5.1%。

紧缩货币供应的措施在1980-1982年间引发经济衰退。1979年美国GDP实际增速(扣除通货膨胀)3.2%,1980年跌至-0.2%,1981年为2.6%,1982年是-1.9%。大量企业倒闭。虽然1982年7月开始货币政策开始放松,1982年12月失业率高达10.8%,为大萧条之后的最高点(次贷危机中失业率最高点是2009年10月的10.0%。

而且次贷危机是政府拼命救市,1982年是主动的紧缩政策引起的经济衰退)。减税和1982年下半年的降低利率使经济复苏,1983年GDP增速回升至4.6%,1984年更高达7.3%(此后美国再也没有这么高的增速)。这也体现了美国经济的一个特点,一次深刻的经济衰退之后,经济会发生强力的反弹,经济衰退、市场出清“成为长久繁荣且令所有美国人都受益的稳定和秩序时代到来之前的必要序曲”。

相应地,1980年-1982年美国企业的税后利润,和1979年相比,分别减少了7%、9%、21%,直到1988年,才超过了1979年。美国银行业的税后利润,1981年比1980年减少了37%,1982年也比1980年少29%,1983年超过了1980年。

GDP为负,失业率超过10%,企业利润下降21%,银行利润下降37%,虽然把通货膨胀控制住了,短期内经济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一时期的市场出清为1984-2007年美国经济的“大稳健”或称“大缓和”时期(great moderation)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这约二十年时间内,美国经济增长较为平稳,保持了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

从对美国经济的长期影响来看,任命沃尔克是卡特总统正确的选择,但对卡特自己的影响恰恰相反。由于为解决濒临失控的通胀,沃尔克不得不在总统大选激烈时仍提高利率,虽不能说导致卡特竞选失利,至少对其有不利影响,《美联储》一书作者格雷德认为“美联储一手策划的最后一次利率提升不过是压死卡特的最后一根稻草”。里根将货币问题转嫁给卡特,认为是卡特失败的经济政策导致通货膨胀率出现两位数,并导致美国失业率的上升。

沃尔克就职后,美联储内部一度分成两大阵营,一派认为美联储货币政策必须更加强硬,比如格拉姆利,认为“我们应该停止向银行体系注入更多货币,否则是达不到预期目标的”。另一派却害怕已经过于强硬,比如蒂特斯,认为高利率会“导致失业率激增,从而会加大出现重大经济行为收缩的风险”。沃尔克逐一和委员沟通,基本统一了思想。1979年10月6日,沃尔克召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特别会议,决定以货币主义的方式(专注于货币供给量M1)掩护大幅提高利率。委员会知道他们即将产生的投票结果将把整个美国经济推向紧缩,“但这是你必须为过度通货膨胀付出的代价”。

议员们有人担心历史性地提高利率会引发严重的衰退和失业,也有人认为美国经济需要“猛药”,美联储没有别的选择,“不造成更大规模的失业、不让某些企业无可选择地关门倒闭、不让农场产生严重损失……这样的改革就无法推行下去”。

1981年里根上台,他谴责美国政府(前任总统)的高税收、高预算开支,打算通过减税、削减政府开支重新启动美国经济,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当然也获得了更高的民众支持率。与新总统的乐观相比,沃尔克的讲话中则弥漫着阴郁:“我们不要自我陶醉,以为这是一套能迅速起效且毫无痛感的解决办法。”

紧缩货币导致严重的衰退。从1979年12月到1980年4月,每月的破产企业从2394年上升到3756家,其中许多都是房屋建筑商。1982年约有6.6万家企业寻求破产保护。1982年失业率创大萧条后历史纪录。钢铁及其他主要金属制造业、汽车产业、建筑业,失业率分别达到29%、23%、22%。美联储受到很多人的强烈抨击。受影响最大的建筑商将木块和砖块寄到美联储,意在提醒因货币政策美国无法持续建造新房。

白宫既希望控制通货膨胀,又担心经济衰退影响选举。财政部长、参议员甚至里根总统本人都以不同方式向沃尔克表达过希望他调整过高的利率政策的意图,但沃尔克认为,“政界对利率问题的公开反对只不过是想高举旗帜平息选民的愤怒”。他私下里注意培养与国会密友之间的关系,货币政策上依然我行我素。

货币政策宽严合适的度确实很难把握。1982年2月,尽管经济持续萎缩,美联储仍旧决定推高利率,导致经济衰退进一步加剧,上万家企业倒闭。格雷德认为在1981年至1982年间的清算过程中,这个决定或许是美联储决策者犯下的唯一一个严重错误,是否可以用更缓和、痛苦更小的方式来完成控通胀的任务值得探讨。美联储官员有些在私下交谈时承认,“如果我们早知结果会如此严重且深刻,或许我们能更加循序渐进一些。”

沃尔克强硬的紧缩政策得罪的不仅是受影响的企业和公众,也曾让白宫非常愤怒。1982年一位内阁官员说道,“经历太多挫折的我们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美联储做得太过火,货币原则过于严厉。”美国财政部也并非巧合地开始重新审视政府改革,主题是:美联储的独立性。在递交的众多意见当中,其中值得考虑的就是是否应该让美国财政部长重新在联邦储备委员会中拥有议席(1913年美联储初创时曾有此规定),或者这家中央银行是否应该变成财政部的一个下属分支,即完全对总统负责——这一点曾是沃尔克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论文中大力拥护的。

格雷德认为,这一方案也不算过激,在其他国家也存在这样的管理模式,即中央银行受制于由选举产生的政府,政府最终同时对利率和开支、经济增长和经济抑制负责,这样财政政策和货币之间的协调统一就会立即实现。(央行变成财政部的下属机构,似乎没有哪个国家现在敢这么做,顶多是象新加坡那样金融管理局董事局主席由财政部长兼任,以加强协调;二者互相独立,则总会存在协调问题。)虽然沃尔克游说议员,以及8月后货币政策放松、市场复苏使得降低美联储独立性的改革提议未果,但当时美联储面临的巨大压力可见一斑。

1982年7月,一家存款不到5亿美元,但是向其他银行卖出了约20亿美元贷款的小银行宾州广场银行倒闭,撕开了美国金融体系一道危险的缝隙。9个月之后,西雅图第一银行濒临破产,为挽救危局,将自己卖给美国银行。当时伊利诺伊大陆银行(美国第7大银行)已经向国际收割机公司借出2亿美元,这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农用器具生产企业。此外大陆银行还向墨西哥的阿尔法工业集团借出1亿美元,向布拉尼夫航空公司、美国国际和威克斯借出超过6000万美元,而三家大型企业均在1982年宣告破产(1984年伊利诺伊大陆银行濒临破产,鉴于没有任何人愿意出手并购,联邦政府承担起了这个角色,进一步加大了“大而不能倒”的倾向)。

宾州广场银行倒闭后,更多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开始改变自己对货币政策正确进程的看法,要求沃尔克放松货币政策。1982年8月,墨西哥宣布它不能履行870亿美元外债的还本付息。被多方预测者(包括美联储自己)预测数月的美国经济复苏正在渐行渐远。从消费者开支到工业生产,各项经济数据指标全部都在下滑而非上升。因为美联储一直将短期信贷利率维持在严厉的高水平,一味忽视多方对放松货币政策的请求。

在高利率下,1982年美国近50%的储贷协会流动性出现了严重问题,挤兑风潮蔓延。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用尽了存款保险基金,不得不向财政借款约1500亿美元,并改革存款保险体系才渡过危机。

国内银行体系的摇摇欲坠、第三世界国家债务的暗藏危机以及美国经济的下滑趋势,这三种现实彼此影响、互相碰撞(第三世界国家债务危机受到美国提高利率、美元坚挺、美国衰退导致从这些国家进口减少的多重不利影响,如果它们大规模违约,是美国银行业不可承受之重;如果美国经济不复苏,增加从第三世界国家的进口,它们就更无力偿债),它们都在表达同一个诉求,即美联储必须放松货币政策。

如果美联储不能立即扭转局势,注入货币供给并降低利率,那么很可能会造成比通货膨胀更为严重的后果。而且商品的过剩供给、收入的下降、过剩的劳动力,所有这些已经迫使工资和物价急剧下降,控通胀的目的基本达到,具备了货币政策转向的条件。

越来越多的委员强烈坚持认为应该放松货币政策,对形势同样忧心忡忡的沃尔克服从了多数。7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温和地决定要“在某种程度以可接受的速度实现货币增长”。只有业内人士才能领会到美联储正在开展一次宏大的逆转——短期货币目标改为上升而非下降。从7月到12月,美联储共7次下调贴现窗口利率,过程中美联储将短期信贷利率下调超过40%。

下降的利率以令人眩晕的速度推高股票市场价格,也使债券市场振作。美联储向饥渴已久的金融体系注入新的流动资金,以达到重启美国经济和避免额外损失的目的。从1982年7月到1983年3月,货币的年化增速达15%,超过美联储官方目标的两倍。1982年10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大会上,沃尔克警告道,如果经济不能立即呈现复苏,银行体系将面临灭顶之灾,唯一明智的做法就是忽视货币流通总量以及进一步降低利率。

虽然白宫此前也向美联储施加过压力,美联储并不真正重视,普通民众因衰退所产生的失望和痛苦也可以被视为是一种必要的不适感。真正导致美联储做出政策转变的是对金融市场混乱的恐惧,即由宾州广场事件引发的股票震荡、海外债务问题引起的威胁性崩溃以及经济未能复苏造成的银行体系深刻压力。

但是沃尔克并非从此就转向了彻底宽松。到了1983年,各地区联邦储备银行曾先后21次向美联储请求降低利率,美联储全部予以拒绝,贴现利率继续维持在1982年12月8.5%的水平。因为经济已开始复苏,沃尔克希望以高利率抑制经济过热引起的通胀风险。他说“面对庞大的减税政策对经济造成的刺激性影响,以及产业经济的恢复和货币供给的大幅度增加,我当然要拉住缰绳,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久,原来认为复苏还很脆弱、希望降低利率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沃尔克的英明决断,1984年一季度的实际经济增长率高达11.4%——不顾利率的居高不下和沃尔克适度实施遏制的努力。1984年4月6日,尽管内部有很大分歧,美联储还是决定将贴现利率提高到9%。

白宫愤怒了,总统办公室主任詹姆斯∙贝克和财政部长唐纳德∙里根等严厉谴责美联储要制造经济衰退,担心紧缩货币会在竞选期间扼杀经济复苏。8月,疲软的经济数据使沃尔克决定再次转向放松,但他却没能说服他的同事(以格拉姆利、沃利克等为首的资深美联储战士),只好坚守紧缩政策,直到10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才通过放松货币和信贷、降低利率的决议,11、12月又两次降息,1984年底,联邦资金利率近6年来首次下降至低于8%。1984年第二到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5.1%、2.1%、0.6%(美国的统计部门还真是统计准确并且诚实)。

里根幸运的是连任竞选期间正值1984年经济复苏的高峰,成功连任。但1984年后经济扩张的轨迹维持在经济增长的历史水平线以下,80年代的平均实际增长率还略低于70年代。美联储随经济增长的波动小心翼翼地一会儿放松、一会儿紧缩,但总体上还是强硬地将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

美联储实现了物价稳定、货币稳定的目标,代价是经济增长。可以说平稳而不过热的经济增长才是一种较优的状态,否则又容易形成泡沫。但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格雷德认为美联储的高利率政策过度遏制了经济增长,“稳定货币最终是一场幻象”,是各产品价格有升有降、各群体利益有获益有受损形成的“统计学诡计”,低通胀的维持需要的是众多产品价格的下降、产业的持续受伤,“美联储一心一意的胜利是代价极高的胜利”。

代价包括高利率带来美元的持续升值,使得美国在国际贸易中居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工业品和农产品出口都深受打击,甚至1986年美国变成了农产品的纯进口国(好处是拉美国家增加了对美国的出口、降低了进口,有利于它们偿还美国银行的贷款),美国公司也纷纷将生产移至海外。

克莱斯勒的李・艾科卡批判强势美元造成的损失,导致(1983-1985年间)“14万人破产、300万个工作机会流向海外、10万农民失去自己的土地”。

代价还包括收入差距的扩大,债权人、有利息收入的人受益,而债务人、工资收入者受损。美国人宁愿借钱消费也不愿生活水平下降,企业不得不借新还旧维持经营,所以在高利率下债务水平依然快速增长,仅1983年和1984年国内债务就增长超过25%,超过美联储的目标值,但美联储无力控制这种“全民借债的狂欢”。

这部分是由于国会1980年通过的金融自由化法案剥夺了美联储控制债务扩张的能力。里根时代追求的是自由市场和更少的政府介入,虽然沃尔克劝说国会放慢金融自由化进程,但他也不打算挑战美联储选民的正统思想,也不想变成重塑金融法规的第一拥护者。

货币政策目标总是有取有舍,难以十全十美,照顾所有利益。沃尔克的光芒下,也并非没有阴影,甚至有些后果还持续发酵。

格雷德写道:“这家中央银行的自身目标就是传递一种男人的责任感:即不受群情激愤所左右并做出艰难且不得人心的抉择。面对公众的质疑和辱骂,他们要够坚强、够从容。要避免可能会影响判断或暴露弱点的情绪激动和多愁善感。据一位密友的描述,保罗・沃尔克所面对的社会困境压力要比任何人都强烈,但其个人性格决定他不会对任何人透漏半个字。随着经济衰退的拖拖拉拉和经济破坏的持续深入,这位美联储主席在公众面前的形象越发高大,成为一个令人敬畏、不动感情、不轻易屈服、神秘莫测且学识渊博的人。

他似乎并不关心围绕在其周围且毫无意义的华盛顿政治压力,但似乎也不在乎美国平民百姓的痛苦呐喊。在公共舞台上,沃尔克就像是一个严厉的父亲,他会对犯错误的小孩施以惩罚。当孩子开始大哭或抵抗时,他会耐心地做出解释,解释那些孩子不能完全理解的原因以及从长远来看什么是对孩子有利的。他的行为方式有些冷漠,他的坚持不懈似平远远高于周围那些软弱的灵魂。

20年前,国会议员赖特・帕特曼曾抱怨美联储就像是‘爸爸做主的家庭’。沃尔克的确履行着这样的责任,他正是为家庭制定纪律教条的父亲。这样的职责绝非是一个比喻。许多货币经济学家实际上也会这样看待美联储,他们将其看做是所有人的家长,是必须偶尔用疼痛来惩罚孩子的负责任的成年人。”

“这位主席驾驶美国经济之车来到悬崖边缘,然后又能及时调转方向。他的行动如此敏捷,以至于许多人在他调转车头后几个月仍未发现这一点。到那时为止,美国经济开始真正呈现复苏,保罗・沃尔克也不再是被攻击的对象,这位美联储主席立刻变成了勇敢、杰出的货币管理人而受到众人的拥护。”

1983年沃尔克4年任期届满,里根总统犹豫要不要换一个美联储主席,里根的团队“想让美联储主席变成自己的人,一个不要在不当时机紧缩货币的人”。全国房屋建筑协会对沃尔克制造的破坏性经济衰退也记忆犹新,因此力劝总统任命一个更加温和的中央银行领导人。但据一个针对702名金融市场高管的调查,77%的人同意沃尔克连任。里根最后不得不再次任命沃尔克。

不过,“铁腕式的中央银行家”(伯南克语)沃尔克只连任了一届,一共当了8年美联储主席。1987年里根任命了格林斯潘,他因善于与人达成一致而享有实用主义者的声名,“里根内阁满意的是这位新任美联储主席会更具灵活性和适应性,不会像上任主席那样顽固不化”。沃尔克曾向朋友坦承他很失望总统没有让他二次连任。

沃尔克卸任后声誉日隆,被誉为“美国经济活力之父”、“最伟大的美联储主席”。而格林斯潘当了19年美联储主席。他给了大家“格林斯潘看跌期权”,让金融机构更激进地扩张,宽松的美联储主席总是更受市场欢迎,随后发生金融危机又使很多人认为格林斯潘的政策才是根源。有人说格林斯潘的余生“将在嘲讽和毁誉中度过,极力为自己辩护没有造成史上最大的金融灾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