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示范给谁看?起底幕后的中共图谋(组图)

2019-08-23 18:10 作者: 金唐、李若兰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深圳可能取代香港吗?我们一起来分析。(图片来源:Fotolia)

【看中国2019年8月22日讯】8月18日,香港170万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反送中”和平集会令全世界关注,也迎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美国以及欧洲政界的全力呼吁与正义压力的配合下,中共将武力镇压香港的策略紧急转向为“软硬兼施”,高调宣布深圳市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中共到底在打什么算盘?“送中法案”与中共的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计划有什么关联?深圳可能取代香港吗?我们一起来分析。

“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高调出台

中共在8月18日公布深圳市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将深圳市原先的定位“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深圳要在2025年前,在经济实力、发展质量跻身全球城市前列,并在2035年成为全国典范,城市的综合经济竞争力在世界领先。到本世纪中叶(2049年),建成代表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国家经济特区,成为竞争力、影响力卓著的创新引领型全球城市。” 

与之配套呼应的是中共之前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即要把香港、澳门、深圳、广州、佛山、东莞、惠州、中山、珠海、江门和肇庆纳入“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涉及7000-9000万人口。据中共预计,五年内粤港澳大湾区的产值将达两万一千亿美元,会超越东京湾区、纽约大都会区和三藩市湾区三大湾区,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湾区。

在中美贸易战、香港抗议浪潮、全球施压的外部重重压力下,以及经济萎靡GDP创27年新低的内部经济危机之下,中共不得已改变强硬姿态,选择将深圳作为马前卒力图“杀出一条血路”。战术改变的背后,中共在谋划什么,顾虑什么?

扶植深圳削弱香港中共转变打法的背后

1.中共与论战登场放卫星望梅止渴

我们首先看到,危局之下中共的“精神胜利法”在隆重登场:中共拿出一贯拿手的“舆论战”、“宣传战”,给14亿中国人放了一颗大“卫星”,勾画出深圳将成为“创新引领型全球城市”以及打造“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湾区”这一空洞的蓝图,望梅止渴的意图不言自明。

随着8月18日宣布深圳市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中共马上开动全部宣传机器为14亿民众洗脑: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以及各网络媒体、国际被渗透媒体齐声高歌赞美深圳的机遇无限,微信朋友圈内更是一片欢腾,似乎严峻的中国经济问题一下子随之解决了,与深圳有关的个股也纷纷涨停。与香港一江之隔的深圳人,更是沈浸在盲目的憧憬与乐观之中,纷纷转发各种利好预期,《深圳终于等到了最好的定位》《深圳,最后的王者》《深圳涨停》这类网文吸引了大量眼球。

《华尔街日报》热点文章《在毗邻香港的深圳,人们对抗议者几无同情》就点出了深圳人令人痛心的冷漠与麻木:“周日,在大批香港居民冒着倾盆大雨上街游行之时,隔壁深圳人的普遍认识是,边境的另一边正在发生动乱。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这里的人们支持示威者,而他们对于示威者诉求的了解也十分有限。”


香港民众表达诉求,难获深圳民众支持。(图片来源: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中共的“舆论战”“宣传战”不仅针对大陆,而且在香港也展开了媒体攻势,中共控制的媒体上,《深圳再启大发展港人醒醒吧》这样论调的文章占据了主要版面,力图动摇和分化港人立场、削弱港人和平抗争的意志。

2.备胎战略启动进一步掏空香港的障眼法

我们同时需要清醒的看到,中共推出深圳备胎战略,摆出甩开香港扶植深圳的背后用意,实际是与武力镇压完全一致的---继续牢牢控制香港、充分利用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与自由港优势,为中共的权贵家族盗取并转移资金服务;为“一带一路”的扩张战略、为大湾区的发展输送资金、输送人才、输送借壳盗取的技术而服务。深圳备胎战略,本质是进一步掏空香港的图谋,是中共维护权贵家族利益的障眼法。

据郭文贵的自媒体披露,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是中共22年来精心策划、对香港掺沙子、对香港优势进行稀释的国家计划。该计划早在习近平任国家主席之前就已进行。据他披露,韩正之所以管港澳,是因为在2012年南普陀会议上定下了“说法”,由韩正代表江家、上海帮的利益。此外,林郑月娥、郑若骅、卢伟聪、李家超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都是江系上海帮人马。

另据报导,江泽民家族在海外实质控制的“盗国财富”至少在1万亿美元以上,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而这些盗取的资金主要就是从香港洗白并转移到世界各地的,包括投资到美国几大基金和几大科技公司。所以,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一直亲自镇守香港,以确保江家盗取财富的通道一路畅通。

香港政治学者方志恒今年在香港《明报》的分析文章中指出:“中国在香港有巨大的利益,香港一直以来是中国的外汇来源,是中国突破西方禁运,漂白投资的所在。中国希望将香港转型为“红色中国前哨”。中国要保留“一国两制”的躯壳,掏空香港自治,以确保“一国两制”的香港得到北京“充分利用”。北京强硬打压香港民主运动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因为任何将香港推向民主的改革,都会阻碍北京建立“红色中国前哨”的计划。”


香港政治学者方志恒认为,香港一直以来是中国的外汇来源。(图片来源: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仔细研究《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可以看出,中共意图通过互通互联、人口迁移、思想教育控制等方式,继续控制和掏空香港的手段:

其一、互联互通。包括基础设施互联,港珠澳大桥已建成通车;金融互联互通,深港通、沪港通、沪伦通已经开通;再利用深圳和大湾区的技术积累和产业优势,最终把金融平台全部打通,这样中共获取外汇资金就更加容易。其二,从1997年起至今,已有总共有约150万大陆人定居香港,给香港的财政、教育、医疗、出行等造成空前的负担和压力。未来大湾区7000万人里,香港只占750万人,可以想见香港传统优势被稀释和盗取起来将易如反掌。此外,中共正在推动从教育和思想改造港人及其后代入手,从“根子”上解决“一国两制”问题:包括提倡学简体中文、学普通话,把香港的教科书改为广东省的教科书等。

中共猛打深圳牌之际,一带一路计划的情形又如何呢?

3.“一带一路”后继乏力 中共转移公众注意力

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因为“债务陷阱”和“新殖民主义”而被西方国家广为诟病和反对,又面临地缘政治与外汇断流的压力,已经面临停滞,阴影重重,大张旗鼓的宣传少了。这样,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概念,就提到了台面上,成为中共用来装饰门面的新抓手。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全球投资追踪机构(CGIT)发布的报告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国各类海外平均投资为275亿美元,是2018年同期平均水平的一半,更是2017年高峰期的四分之一。此外,作为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其在第三世界国际的建筑合同也已经下降。


“一带一路”后继乏力 中共转移公众注意力。(图片来源:Maxim Pavlov/Adobe Stock)

4.数字货币试验田 人民币要脱钩美元

除了掏空香港、转换公众注意力之外,中共选择在深圳建示范区还有一个金融战略考虑,就是推出数字货币,实现大湾区金融互通,改变人民币受制于美元的被动局面,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为中共下一步的野心扩张铺路。

8月20日,中国官媒新华网推出文章《深圳获准尝鲜数字货币试点推出宜早不宜迟》,强调中共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也就是将深圳作为中国数字货币的试验田。同时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历时已久,2018年就已经在深圳成立了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率先试点。

最关键的意图隐藏在这几句报导中:“人民币数字货币的推出将极大地促进跨境贸易,包括跨境贸易融资的发展。”同时,另有不少官方媒体报导,中国央行将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正式应用的中央银行,尤其是将早于FACEBOOK计划推出的数字货币LIBRA。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意欲何为?

“深圳人先是特区人,后来是大湾区人,如今又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人。”8月18日,新闻一出,有深圳市民这样评论道。

确实,中共公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个名称与以往的提法明显不同,刻意突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八个字。意欲何为?

其实,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目的,是为了强调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中共挑动“城市斗城市”----深圳与香港形成暗中较量的背后,正是要进行两种制度的较量。因为中共是独裁政权,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只能依靠经济的持续增长和武力镇压来维系。一旦经济出现大的问题,中共的执政基础就将不稳。设立先行示范区,实际上是拿中国目前最有经济活力的城市深圳,倾全国之力来拔高,好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样板来对比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向中国14亿人继续兜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谎言。

维护中共执政合法性的背后的真相,则是为了保证中共权贵家族的巨额财富与特权能够在他们的官二代、黑二代们手中传下去,“千秋万代”的延续下去。中共权贵阶层实际上绑架着中国14亿人来为自己的家族利益服务。

江家代言人韩正重权在握

此外,大家不难发现,随着“先行示范区”的出台,“粤港澳大湾区”的不断升温,韩正越来越显示出实权在握的姿态。

据中共官方报导显示,韩正为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分管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等。他不仅是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而且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组长,还是“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于韩正是中共上海帮江派利益代言人,他有如此多的重任在肩,显示出江派依然在中共幕后操控政局。有传言称,正是由于韩正的强烈反对,今年5月中美之间才没有达成贸易协议。

用深圳取代香港的几个不可能

香港拥有英国建立的西方法律制度,能够直接对接西方的法律体系、货币体系、清算结算系统;香港的信息、资金、人员的流动都是自由的;香港有成熟的民主法制体系;香港更具有与以上优势所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与自由贸易政策,以及与国际接轨的语言生活环境。

香港的优势恰恰是深圳的劣势。我们相信,只要在中共的管控之下,深圳的网际网络信息不可能自由,防火墙不可能推倒,货币兑换不可能自由,外汇进出不可能自由,言论更不可能自由。即使深圳不断抛出优惠政策,若干不可能叠加在一起,国际机构的资本大量直接流入深圳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此,深圳要想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根本不可能。

中国官方2017/18年度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大陆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外来直接投资(FDI)中,990亿是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来投资的80%。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