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借酒谋私案查180人 检察长辞官贩酒(图)


由于茅台的巨大利润空间,当地不少官员沉迷于“卖酒经商”,甚至辞职“炒酒”。
由于茅台的巨大利润空间,当地不少官员沉迷于“卖酒经商”,甚至辞职“炒酒”。(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维基百科CC BY SA)

【看中国2019年8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茅台酒厂(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案已被提起公诉,据悉贵州已处理借酒谋私180人。官媒披露,袁仁国执掌茅台集团期间,妻子、儿女、堂弟、远房侄子等,甚至家中保姆、司机,都在袁仁国的帮助下以酒谋私获得巨额利益。仁怀市原检察长获得茅台酒经营权后,更辞官当起“酒贩子”。

《中国纪检监察报》近日披露了与袁仁国相关的茅台酒厂借酒谋私案内情。

原茅台董事长袁仁国2018年5月被停职,今年5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法办,他被以受贿罪名起诉。

官方此前曾通报称,袁仁国搞政治攀附,大搞权权、权钱、权色、钱色交易;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审查。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等。

1956年出生的袁仁国是贵州仁怀人,他于1991年出任贵州茅台酒厂副厂长,1998年出任茅台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2011年出任茅台董事长一职,至2018年卸任,同年出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袁仁国执掌茅台期间,奉行“我的地盘就应该我说了算”,把茅台酒各项审批权牢牢抓在手中,使其成为自家的摇钱树,批专卖店收钱、批经销商收钱、拆分经营权收钱、批条卖酒收钱。

除自己收钱外,袁仁国还放任家人、亲戚及身边人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牟利,其妻子、儿女、堂弟、远房侄子等,甚至家中保母、司机,都在袁仁国的帮助下以酒谋私获得巨额利益。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生产“国酒”茅台、市值超过万亿元人民币。长期以中国“国酒”自居的贵州茅台,已经不是买来自己喝的、是买来炒的!但更是买来行贿的。近些年常被用在官场送礼、贿赂上。加之袁仁国一手运作之下,茅台酒经营权成为巨额敛财手段。高官权贵对茅台趋之若鹜。

官媒提及,袁仁国长期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攀附权贵、搞政治投机的工具,为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和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等高官及其亲属,违规获得茅台酒经营权提供帮助。为了得到王晓光的庇护,袁仁国为王晓光及其亲属批了四家茅台酒专卖店,并经常主动为其增加销售指标。袁仁国打算帮助弟弟调入药监系统工作,就给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董穗生办理了茅台酒专卖店。

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涉受贿、贪污、内幕交易,涉案金额超过5亿元。《廉政了望》杂志曾曝光王晓光的“卖酒往事”,称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老婆将家中价值数十万的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

当局调查发现,与袁仁国有关的“关系店”信息高达数百条。茅台酒厂所在地的仁怀市,参与茅台酒经营的124名干部中,不少人利用亲戚、裙带关系,通过袁仁国或其妻获取经营权。

据悉,由于茅台的巨大利润空间,当地不少官员沉迷于“卖酒经商”,甚至辞职“炒酒”。其中,仁怀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刘某某帮助袁仁国亲属逃避处罚,获得茅台酒经营权后,就辞去检察长职务,当起“酒贩子”。

贵州当局称,共查处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167宗、处理180人。

据悉,在袁仁国案之后,茅台集团6月30已停用“国酒茅台”商标,更名为“贵州茅台”。位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的茅台酒厂,工人6月29日就拆除大门上的“国酒”字样,厂内有关“国酒”宣传标语亦拆除完毕,网上店铺、官网等已全部更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