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北京很害怕 反送中是“制度革命”(图)

2019-09-12 21:23 作者: 王维中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著名时事评论员陶杰(左一)认为今次运动中,和理非与勇武派配合得相当好,如同到家的一阴一阳。(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著名时事评论员陶杰(左一)认为今次运动中,和理非与勇武派配合得相当好,如同到家的一阴一阳。(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看中国2019年9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王维中采访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持续三个月之久仍未有消退的迹象。著名时事评论员陶杰反送中运动是“制度革命”,现在北京很害怕。他还认为今次运动的胜算较高,与2014年雨伞运动不同的是,和理非勇武派配合得相当好。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会响应“罢课不罢学”,举行主题“被时代选中的香港人——‘反送中’运动何去何从”论坛,邀请时事评论员陶杰及刘锐绍,联同客席主持时事评论员桑普,一同讨论“反送中”运动的走向以及香港前景。

陶杰认为,今次反送中运动与其说是“时代革命”不如说是“制度革命”:“行政长官的代表性及立法会等等,已经到了下一代要大清算的时候。”

他又说,从一个很简单的港人在台湾事件,演变成香港这20多年来制度的缺失问题,从住房、土地,到港人自治高度自治、普选问题,以及在梁振英时代积累恶化的问题,轮到由林郑月娥去承受:“这个从社会科学角度来讲都会发生的,即使没有陈同佳,也会由一个偶发的爆炸点发生。”

陶杰指,北京做为社会科学的专家应对能力很强,但因为制度的演变无法应对新的挑战,于是其应对的方式令这场运动急速恶化:“包括他委任的林郑、各级官员以及整班同路人管理危机的能力质素和品格,于是令一号风球变三号,三号变九号,然后便十号风球。”

因此他强调今次引起反送中运动的责任完全在特首林郑月娥以及背后统战的利益集团身上:“一手造成,一手引起,一手恶化。他们没有办法和能力去处理。”

他说现在北京很害怕,因为有外国参与,美国国会关系法正酝酿出来,也是令本次反送中运动的成功率高了,如五大诉求已经成功争取撤回修订,这在过去是没有的。

他解释今次与03年反23条不同,当年北京没有出面,但今次“是北京自己讲明五大诉求不能退让,将自己的国力及气势压进去,但现在崩了一条,令现在年轻人觉得既然冲破了一道门,内城的其它们也可以冲破。”

身为主持的桑普表示,今次光复香港的运动,民意已很清楚,但现在要看北京的对策,一是可能继续让国安公安潜伏在警队暴力执法,二是考虑推行紧急法宣布戒严,三是出动中国军队。他担忧北京承诺一些事,是否会分化和理非与勇武派。

陶杰观察今次反送中运动中,和理非与勇武派配合得相当好:“总结这三个月来看,我觉得勇武与和理非并无冲突,一长一短,一阴一阳,一刚一柔,这个很合乎中国道家太极的理念。与2014年不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付出代价牺牲,和理非的人不愿和勇武割席,这个新的战略搞到对方没办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