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信》丹麦首映圆满落幕 震撼观众(图)

2019-09-22 22:36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丹麦电影学院策展人在最后一场的放映上讲话。
丹麦电影学院策展人在最后一场的放映上讲话。(图片来源:黄清/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9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采访报道)2019年9月21日周六当地时间21:00,为期10天在丹麦电影学院的专属影院最后一场的《求救信》放映圆满落幕。这部被丹麦各大主流媒体共同称赞的良心制作震撼了观众的心。

在中丹两国越来越多的贸易往来之际,很多丹麦民众只看到了中共宣传的国内形势如何大好,高楼大厦的繁华和大陆游客一掷千金的狂购西方奢侈品,但是《求救信》为他们展现了另外一个中国真实的角落。

丹麦人对于马三家此前并不了解,他们不相信在现代的中国,竟然还有一个如此迫害普通人的地方。正如影片中那位年长的四防所叙述的:孙毅(影片中的主人公)他不偷不抢,对社会没有伤害,不是罪犯,只是有个信仰(法轮功),就被政府好似日本人当年对待国人那样残酷的对待。四防忍不住眼泪,继续叙述:我不想去回忆那段时间,现在是中国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

他所叙述的对待,是在马三家劳教所,孙毅被一天24小时的吊挂,这样的酷刑持续了一年多。孙毅是一位外表文弱的书生,他在马三家被分到每天从凌晨4点开始劳工、一直到晚上23、24点(有时会通宵达旦)才能睡觉的八大队,这里做着为西方的万圣节而专有的骷髅头装饰。 孙毅在这里萌发了把马三家真实的奴役劳工的情况通过求救信的方式告诉给收到此信的西方人。

于是,在孙毅发出的20多封信中,有一封信落到了美国俄勒冈42岁的女子朱莉·基思(Julie Keith)的手中。与其它信件石沉大海的遭遇不同,朱莉把这封信公开了,希望得到周围世界的关注。于是,奇迹也有此发生,俄勒冈当地报纸做了头版报导,美国联邦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下属的国土安全部门开始启动调查;《纽约时报》和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等媒体的大幅度报导。

在21日丹麦电影学院最后一场《求救信》的放映后,有一场45分钟对中国问题的讨论会,聚焦了当下香港民众的持续民主抗议活动。因独立调查中共对丹麦各方面渗透的名为“China behind the scenes”的Radio24syv电台记者托马斯・佛特(Thomas Foght)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部电影出乎意料的好!主人公很朴实的叙述,就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中国的灰暗真实角落。他那么平实的讲述了自己在马三家的遭遇,却让我们这些坐在这里的观众如坐针毡,受到良心的拷问:我们为此做过什么,或我们即将如何行动?”

“我做过一系列中共对丹麦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渗透的调查报导,我接触采访的丹麦政要,只要他们一做到大臣那一级别的位置,就对中国发生的这些真实的人权问题不敢发声,因为害怕中共因此会报复,比如对正在中国经商的企业和个人采取什么报复行动。我因为做中共大使馆干预丹麦皇家剧院上演神韵演出的报导而采访前丹麦外交大臣,我不管采取什么email和电话的方式,都找不到他,直到一个星期后他的新闻顾问才回绝我的采访,因此可以看到丹麦政府目前对中国人权问题的两难困境。”

当提到当下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香港民主抗议,托马斯・佛特(Thomas Foght)说:”丹麦人的心都在香港民众的这一边,并且希望他们成功。但是丹麦政要和媒体对此报导的态度都是小心翼翼,深怕不当言论会引发中共方面的报复。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一些敢于对中国人权发声的丹麦国会议员在中国海关甚至遭到采样唾液(收集DNA?)的待遇。中国的人脸识别太可怕了,因此我深深理解为什么香港人上街戴口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哥本哈根大学中文系教授也被电影《求救信》深深震撼,她说:"我是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我也要经常与中共官员接触,因此我不能暴露我是谁。这部电影在丹麦影评届获得如此高的评价是公正的,因为它完全没有夸张,非常真实。正因为这种真实,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我们作为西方人日常不能体会的那种制度带给人带来的恐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