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信》丹麥首映圓滿落幕 震撼觀眾(圖)

2019-09-22 22:36 作者: 黃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丹麥電影學院策展人在最後一場的放映上講話。
丹麥電影學院策展人在最後一場的放映上講話。(圖片來源:黃清/看中國)

【看中国2019年9月22日讯】(看中國記者黃清採訪報道)2019年9月21日週六當地時間21:00,為期10天在丹麥電影學院的專屬影院最後一場的《求救信》放映圓滿落幕。這部被丹麥各大主流媒體共同稱讚的良心製作震撼了觀眾的心。

在中丹兩國越來越多的貿易往來之際,很多丹麥民眾只看到了中共宣傳的國內形勢如何大好,高樓大廈的繁華和大陸遊客一擲千金的狂購西方奢侈品,但是《求救信》為他們展現了另外一個中國真實的角落。

丹麥人對於馬三家此前並不了解,他們不相信在現代的中國,竟然還有一個如此迫害普通人的地方。正如影片中那位年長的四防所敘述的:孫毅(影片中的主人公)他不偷不搶,對社會沒有傷害,不是罪犯,只是有個信仰(法輪功),就被政府好似日本人當年對待國人那樣殘酷的對待。四防忍不住眼淚,繼續敘述:我不想去回憶那段時間,現在是中國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同胞。

他所敘述的對待,是在馬三家勞教所,孫毅被一天24小時的吊掛,這樣的酷刑持續了一年多。孫毅是一位外表文弱的書生,他在馬三家被分到每天從凌晨4點開始勞工、一直到晚上23、24點(有時會通宵達旦)才能睡覺的八大隊,這裡做著為西方的萬聖節而專有的骷髏頭裝飾。 孫毅在這裡萌發了把馬三家真實的奴役勞工的情況通過求救信的方式告訴給收到此信的西方人。

於是,在孫毅發出的20多封信中,有一封信落到了美國俄勒岡42歲的女子朱莉·基思(Julie Keith)的手中。與其它信件石沉大海的遭遇不同,朱莉把這封信公開了,希望得到周圍世界的關注。於是,奇蹟也有此發生,俄勒岡當地報紙做了頭版報導,美國聯邦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下屬的國土安全部門開始啟動調查;《紐約時報》和美國有線電視網(CNN)等媒體的大幅度報導。

在21日丹麥電影學院最後一場《求救信》的放映後,有一場45分鐘對中國問題的討論會,聚焦了當下香港民眾的持續民主抗議活動。因獨立調查中共对丹麦各方面渗透的名為“China behind the scenes”的Radio24syv电台记者托马斯・佛特(Thomas Foght)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這部電影出乎意料的好!主人公很樸實的敘述,就為我們呈現了一個中國的灰暗真實角落。他那麼平實的講述了自己在馬三家的遭遇,卻讓我們這些坐在這裡的觀眾如坐針氈,受到良心的拷問:我們為此做過什麼,或我們即將如何行動?”

“我做過一系列中共對丹麥政治、經濟和文化等方面滲透的調查報導,我接觸採訪的丹麥政要,只要他們一做到大臣那一級別的位置,就對中國發生的這些真實的人權問題不敢發聲,因為害怕中共因此會報復,比如對正在中國經商的企業和個人採取什麼報復行動。我因為做中共大使館干預丹麥皇家劇院上演神韻演出的報導而採訪前丹麥外交大臣,我不管採取什麼email和電話的方式,都找不到他,直到一個星期後他的新聞顧問才回絕我的採訪,因此可以看到丹麥政府目前對中國人權問題的兩難困境。”

當提到當下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香港民主抗議,托马斯・佛特(Thomas Foght)說:”丹麥人的心都在香港民眾的這一邊,並且希望他們成功。但是丹麥政要和媒體對此報導的態度都是小心翼翼,深怕不當言論會引發中共方面的報復。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一些敢於對中國人權發聲的丹麥國會議員在中國海關甚至遭到採樣唾液(收集DNA?)的待遇。中國的人臉識別太可怕了,因此我深深理解為什麼香港人上街戴口罩。”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哥本哈根大學中文系教授也被電影《求救信》深深震撼,她說:"我是專門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我也要經常與中共官員接觸,因此我不能暴露我是誰。這部電影在丹麥影評屆獲得如此高的評價是公正的,因為它完全沒有誇張,非常真實。正因為這種真實,讓我們深切感受到了我們作為西方人日常不能體會的那種制度帶給人帶來的恐懼。”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