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港府拟再引紧急法召“特务警察”(图)


香港如今已是警察国家,更传港府研究再次引用《紧急法》或者《公安条例》第40条,让任何有愿意者担任“特务警察”;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更呼吁聘用“大陆退休军警”。
香港如今已是警察国家,更传港府研究再次引用《紧急法》或者《公安条例》第40条,让任何有愿意者担任“特务警察”;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更呼吁聘用“大陆退休军警”。(图片来源:CNA)

【看中国2019年10月15日讯】昨日港媒消息表示,港府研究再次引用《紧急法》,或者《公安条例》第40条,让行政长官能随时藉命令授权警务处处长委任任何有愿意者担任“特务警察”。

港媒:港府拟再引紧急法召“特务警察

综合报导,虽然香港警队有大约三万人,但是实际上可以上前线处理暴乱的大约近一万人,其中还要轮班。而香港街头抗争持续四个月了,对警队人手造成巨大压力。

有监于招募、培训新人需时,难以应付如今本已紧张的状况,港府研究正接委任消防处、入境处、海关和惩教署等部队的自愿人士,以“特别任务警察”身分,执行警务处处长发出之工作指令,相关工作属非前线,比如押解等工作。

报道称,要推行上述构思,可遁两个方向,其一为再次引用《紧急法》,其二为引用《公安条例》第40条:行政长官授权他人委任特务警察的权力;行政长官可随时藉命令授权警务处处长,以书面方式委任任何愿意担任特务警察的人为特务警察,任期由行政长官在该命令中指明。

而被委任为“特务警察”期间,有关人士的职责、权力、保障以及豁免权与警察相同。报道又称,政府想进一步向其他纪律部队临时“借兵”,是因为他们本身已受过训练,同时也有执法经验,甚至有相关装备。比如惩教署人员本身有防暴队、海关人员可佩枪等,有能力协助警方执行非前线抗暴力的工作。

报道又称,各大纪律部队管理层都体谅警队的现状,但由于各纪律部队有各自工种工作,他们需考虑不同因素和影响,待政府再提供更多参考资料与进一步指示,而大前提是“不可夹硬来,要同事自愿转做”。

对此,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14日在例行记者会表示,过去4个月没有引用过相关条例,但任何可以帮助港警有效执法的措施,均应该考虑及值得研究,并不会排除任何情况。

网友痛批,“又用紧急法……”、“政府似乎想进一步把公众仇警推向仇公务员,林郑其心可诛”、“警民冲突的次数和强度将会更高。林郑政府一心要将香港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何君尧火上加油 吁港警增加人力:聘大陆退休军警

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14日主张,现在香港警队“止暴制乱”如果人力不足,警务处长可依“警队条例”增加临时警务人员,不限人数与国籍,还能聘用大陆退休军警。

何君尧称,依据“警队条例”第24条,警务处长可以聘用临时警察,其人数没有限制,待遇跟普通警察一样,而且不限定是具有香港永久居留权的居民。比如,香港马会聘用非洲裔保安人员;而香港地铁近日也聘用尼泊尔人。

然而外界普遍怀疑大量中共军警混入香港警队。近日有香港警察爆料,每次有大型示威活动,自己和一些同事就“被放假”,怀疑身份被中共军队盗用。(详报导:全球聚焦 假港警蒙面执恶法 真港警被放假)9月8日也曾有网民实录港警讲普通话在地铁站向路人乱射催泪弹:

 

“光头警长”疯语录:香港实施宵禁、记者须政府发照

反送中运动延烧,期间有“光头警长”之称的香港警务处机动部队警署警长刘泽基,就因为拿枪瞄准民众的照片,意外被大陆网友追捧,甚至受邀参加中共建政活动。

刘泽基14日在微博上表示,香港应实施宵禁,令示威者“走出来便是犯法”;并将连登及民阵列作恐怖组织,冻结资金“直接炒家”;记者也须由政府发照、登记,并称“政治就是心狠手辣,不够狠怎能达到目的”。

此番言论让港民看了直摇头,网友则表示,“封建脑”、“警察才是恐怖组织”、“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让它们这些畜X在中国社群内给自己爽吧”。

美参议员警告:香港恐成警察国家

香港14日晚有大批民众在商业区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香港人权民主法案集气大会”,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法案最快本周就会于众议院进行审议表决。

一旦此法案通过实施,美方未来能够以中方遏制香港人权自由为理由,检讨“香港政策法”,最终取消香港在进出口、乃至金融领域之特殊地位,令仰赖香港作为外资和技术窗口的中国遭受巨大冲击。另外,法案也要求美国总统每年都点名、制裁香港侵害人权人士。

支持此法案的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13日在造访香港期间就亲眼目睹民众街头抗议的实况。他14日飞返华府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香港局势“十分危急”。

霍利表示,将在国会传递以下讯息:“香港局势有往警察国家方向倾斜的危险,香港的代议制政府及一国两制模式皆岌岌可危。”

潘东凯:港警全面沦陷 问题根源来自中共

香港中文大学女学生吴傲雪日前称,她于拘留期间遭港警性暴力对待,并且透露有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岭遭受性侵。

身为中大校友的香港作家及时事评论员的潘东凯对这件事特别痛心。“总是说我们的受害者说话不尽不实,警察这么说,政权也这么说,但是现在人家脱了口罩,把身分也暴露给你了,你却在这里恐吓人。”

潘东凯痛斥港警全面沦陷,律政司也几乎如此,“就像721元朗事件,那些打人的黑帮或者撞人的出租车司机,律政司都不予拘捕起诉,这就是选择性检控,就是律政司部门的沦陷。另外就是警队,警队本身在名义上是执法,实际上他们有一种垄断性的国家暴力,这是压迫性的国家机器。民主自由社会里的警队是维持治安、服务市民的,但是在一个极权制度下的警队,它就是一个武装力量,是去震慑市民的。”

潘东凯表示,而这一切问题的根源来自中共,中共前党魁毛泽东曾说,枪杆子里出政权,还说党指挥枪。所以港警是一个垄断的、可以行使暴力的机构,一定要由共产党来指挥。所以,在过去的十年八年中,他们是在慢慢的渗透香港警队。

潘东凯还说,问题看似错综复杂,其实源头来自一处,那就是中共一党专政的问题,“中共的存在是对人类的最大威胁,是人类生存的威胁。所以,我们要用人的力量去消灭这个组织,这事关人类的存亡,也就是说,如果你无法消灭中共,人类就会毁灭。”

潘东凯认为,“很多人捂着良心去说假话,是因为担心饭碗啊,但是如果连李嘉诚先生都被大陆的很多媒体大肆攻击和抹黑,那我们是不是真的需要害怕谋生问题呢?”

潘东凯强调,中央政府认为香港的问题是民生问题,其实他们错了。“我们这次反送中运动被抓捕的人,有很多都是‘人生胜利组’,是吧,民航机师也有、博士生也有,全部是读到一流的中学,读到名校、读到大学,就是说,为什么他们还要走出来呢?就是说我们不可以为了物质而放弃我们的灵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