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与台湾的政治命运不同(组图)

2019-10-20 08:00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网民14日晚举行“集气大会”,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10月20日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众议院通过,无论参议院是否批准通过,都很难改变北京让香港“二次回归”的既定策略。北京与香港之间,继续谈判的基础是基本信任,这一基础目前已经荡然无存。香港反对派开出的价码已远远超过北京的容忍底线,要赢只能具备超过北京的“实力”。就此时此刻香港形势而论,北京的“实力”就是政权的强压制力,香港政治反对派的“实力”就是街头抗争(包括暴力抗争),以及美国压力与国际舆论支持,二者的虚实强弱,不需要多说。

除香港本土之外,最关心香港命运的当然是台湾,考校香港局势走向,有利于台湾下一步行动。

香港反送中终局已定

香港抗争最大的公约数是双普选,立法会选举与行政长官选举都以一人一票普选投票选出。运动期间出现的光复香港、香港独立与成立香港临时政府,并非主流。本次反送中与2014年的占中运动相比,最大的特点是和理非与激进派(称“勇武派”)之间互相支持。和理非认为,只要激进派施加的压力一大,中国政府最后就可能软化态度,做些让步。但激进派的行动恰好成了本次运动的“短板”,决定了双方对峙的强度。在613大游行之后,北京确曾一度软化态度,暂缓修例。但随着反抗者的暴力日益升级,港警的镇压也逐步严厉。尽管勇武派中有大量非成年人参与,当局抓捕起来毫无顾忌。

美国众议院15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外交部表示强烈愤慨,警告美国中方将采取有力反制措施。所谓“反制措施”,暗的是指在中美贸易谈判协定中不给美方想要的条件,明的则是指对香港反抗者镇压升级。外界一直都猜测北京会派军队镇压香港,这一猜测忽视了北京近年对内镇压力量的倾力强化。自1989年六四屠城发生之后,中共开始了武警部队的建设,专门用于对内镇压。香港警力不足之时,武警换上港警服装进驻香港执勤是完全可能之事,只是外部不易获得证据而已。

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就算辣手治港,实施二次回归、让国企大量兼并港资,在香港推行所谓“公私合营2.0版”(中共接管大陆后曾没收外国资本,对民族资本强制实行公私合营,谓之1.0版),美国、联合国都没有武力介入的法理依据——中国政府也决不会给外界这一借口。

在目前这种政治氛围中,美国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非不可能。只要该法案仍然保留对香港人权状态实施年度审议后再决定是否取消特别关税区地位,恐怕等到年度审议生效之时,香港的问题已经如美国总统川普10月11日所言,已经自行解决(take of itself)。正好我在《习近平“悔棋”与华府的政治牌局》中所分析的那样,围绕法案牌桌的有四位牌手,关系错综复杂,牌局后果也极其复杂:法案支持反对派,直接打击香港经济,受损的是香港商界中产;北京利益间接受损,其反应极有可能是辣手治港,国际道义谴责很难制止。


10月12日,反紧急法游行(李天正/看中国)

香港与台湾各自凭恃不同

香港反送中抗争无疑极大地影响了台湾政情,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2020台湾大选。这是中共非常痛恨却无可奈何之事。

但台湾问题不同于香港,因此,香港的抗争给台湾的是激励,但台湾却必须采用其他途径完成自己的政治使命。

一、台湾与香港的国际法理地位不同。香港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区政府,而台湾虽然始终被说成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事实上却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人要求的双普选就算实现,也改变不了香港的国籍属性,甚至也摆脱不了香港经济对大陆的高度依赖。台湾有完整的选举制度,拥有自己的军队与外交系统,与香港经济对大陆的高度依存相比,台湾的经济体系相对独立。因此,陆港关系是中国的内政,陆台关系却非北京口中的内政,而是国际事务,尤其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

二、美国对台湾关系法与香港政策法完全不同,这决定了美国对两地的政治义务完全不同。1979年1月1日,美国总统卡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同时,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首次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为了安抚台湾,美国国会发动并最终于4月10日通过《台湾关系法》,取代因断交终止的中华民国与美国共同防御条约,确立了在非官方关系基础上,美国与台湾维持各个层面的关系。该法最重要的内容是在维护台海安全方面,除了提供美国继续对台军售的法源,明确表明美国对任何以非和平方式决定台湾前途视同威胁西太平洋和平安定,当台湾人民安全遭受威胁而危及美国利益时,将引起美国“严重关切”,美国会采取“适当行动”。所谓“适当行动”保持了“战略模糊”的弹性解释空间。

1996年台海爆发危机时,美国派遣两艘航母战斗群部署台湾海峡外海,牵制中国大陆军事行动,被视为是“适当行动”的体现。今年3月31日,中国大陆两架战机穿越台海中线,白宫安全顾问波顿警告说“台湾关系法和美国的承诺清楚明确。”

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关系法》承诺,香港回归中国后继续享受贸易优惠,承认香港特区护照,并允许香港采购敏感技术。根据《香港关系法》第202条(美国法典-外交第5722条),美国总统如认为香港自治情况不足以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统有权签发行政命令中止此法;如美国总统认为香港恢复自治,可恢复此法。

从香港2014年占中运动发生以后,美国国会跨党派议员多番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被认为是《香港关系法》的强化版。该法案2017年版本载明,在指定任何给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法律和协议前,美国国务卿需向国会确认“香港享有充分的自治”。除此之外,国务卿每年都要向国会报告“涉及美国利益”的香港情况。但是,在奥巴马当政期间,这一提案从未在国会通过,直到今年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发生后,美国参众两院两党议员才一致通过修法。

上述两部法案本身已经说明:美国对台湾的保护是种政治责任;美国对香港则是照顾性的施惠,取消贸易优惠只是对北京政府的间接打击。二者区别甚大,《台湾关系法》一直是美中台三角关系的限制,也是北京无法拔除的眼中钉;而《香港关系法》却无此地位,如非美国国内政治争斗白热化,很可能就像奥巴马时期那样存而不论。

台湾的任务:保护民主为表,维护独立是实

台湾的独立政治地位,决定台湾对大陆的抗争远比香港容易。香港现阶段的斗争目标,是以一国两制的承诺落到实处为标的;台湾的斗争目标则是保护本土民主制度不受侵蚀,主要斗争对象是“内鬼”,防止中共红色渗透,防止代理人利用台湾选举操控台湾政治。台湾争取美国支持的口号当然是保护台湾民主,但实质则是保护台湾的事实独立。如果说香港反送中的终局极有可能是北京强制下的“二次回归”(详情请见拙文《“二次回归”是陆港的共同噩梦》),但台湾则肯定达成目标,只要台湾人珍视手中的选票,为自己选出一位能够守护台湾民主独立的领导者,就又赢得了几年时间。

更重要的是:台湾需要明白自身在美国地缘政治中的地位。美国支持香港固然出于道义,但也有长期的战略考量,最近访问香港的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在推特上转发他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采访片段,写了如下一段文字:“共产党执政的北京正试图让NBA和美国企业成为他们宣传的一部分。是时候说出真相了。中国想要碾压香港——然后支配他们的邻居,最终主导整个国际体系。我们必须站出来说不。”

只要台湾人明白自己的位势,严防红色渗透,台湾就不会成为香港。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