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乱世有种责任 八十后黄绮婷拚区选(组图)

2019-11-19 09:54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是2015年伞运9.28那天、87枚催泪弹‘煽惑’我出来的,真是要‘多谢’689这位先生了(梁振英)。”——土瓜湾南区议会候选人黄绮婷。
“是2015年伞运9.28那天、87枚催泪弹‘煽惑’我出来的,真是要‘多谢’689这位先生了(梁振英)。”——土瓜湾南区议会候选人黄绮婷。(图片来源: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1月19日讯】八十后黄绮婷(ET)从2015年雨伞运动开始走上街头,继而关注自己所居住的社区。她发现,原来自己所身处的社区、自以为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并非安乐,当中隐藏着许多社会问题和隐忧。未来社区会变成什么样?自己安居的家园会否还是一片“乐土”?下一代能否在这个社区继续健康快乐地成长?

ET坦言,伞运的87枚催泪弹催醒她的政治觉悟。当发现民生与政治息息相关时,当发现自己身处的社区需要自己救时,她毅然从文员转型从政。2015年出战观塘区,时下则在立法会任民主派议员的行政主任。近期的“反送中”运动爆发,数千枚催泪弹更加催生了她的政治勇气和承担。

踢走建制派 自己社区自己救

“你居住的社区,必须自己社区自己救。因为你熟悉当区的交通、幼儿托儿、公园、卫生、买餸等等,全部都关自己事。所以,自己街坊应该出来关心自己地区的区议会。如果每一个街坊都愿意行出来,踢走建制派,我们民主的声音就有机会散播去社区。”

2015年伞运后,黄绮婷已开始在土瓜湾区进行地区性的义务工作,2017年她索性由夫家所居住的观塘区举家搬迁九龙城,去年又将家安置在即将出战的土瓜湾南区。她说,关心这个社区就必须完全融入其中,将自己的生活圈子都搬来这里。孩子入读小一,她亦将小学网络都转移至土南区。

“凭借过去4年对该区的了解,以后孩子亦将在这个社区就读六年小学,期间我都会服务这个社区。”ET非虚名为社区,实际上过去四年,她举办过各种社区活动,漂书、漂衣、漂玩具、转赠月饼、电影播放、小型嘉年华、Jam歌,同街坊互动,亦有家居探访、探访老人院、包粽、母亲节等活动,同时亦有政治性议题,包括2017年特首选举搞公民提名活动等。

2016年立法会选举期间,ET作为当时的民主派候选议员助理,而帮手做洗楼、洗铺等地区宣传工作。ET相信,过去四年的深耕细作,已经令许多街坊了解到民生同政治之间息息相连的关系,从而开始关心政治。

建制派浪费公帑 只起大白象工程

ET相信,“自己在这个区四年的人情味和脉络,令街坊知道当区有民主派的地区组织和义工,可以令其同社区有一种扣连的关系,让选民和街坊相信我们可以在未来影响到社区,而愿意投出一票。”

她说,眼见过去的时间里,建制派不断浪费公帑,起大白象基建,而非实质改善民生问题。几十万起一个避雨亭,再几十万几建一间非民生所需的休憩公园。“其实旧的好多凳和采光度、光板仍然很新,为什么要浪费几十万公帑再去重设一个新的休庭公园呢?但新的休庭公园采光度不足,凳子被间开一格格,除了浪费公帑,也都不会令街坊和市民坐得更加舒服。”

她认为,建制派只会浪费公帑,做些锦上添花之事,而非实质民生所需。且从未得到市民的咨询和授权。事实上,街坊最想要的可能是无障碍有盖通道,或者是在当区多一些公共空间,三角公园等。

ET例举丽华大厦对出本是一个休憩空间,土瓜湾站对出本身亦是一个休憩公园,但几年来,“我们眼巴巴看见重建工程,抢夺了我们的公共空间,同时也都无拨放一些相对的公共空间给街坊,将我们旧区的街坊全部搬走移去新市镇,但有无关顾到其实旧街坊好想原区安置?全部违背市民原意,不做与民生有关的工作。”

她透露,兴建沙中线土瓜湾站,里面有许多缩根、短桩、沉降等多重隐患。而之前该区的隐形建制派不去想办法解决问题,为街坊争取赔偿,而是选择在关键时刻“华丽转身离开交通议会,做一个逃兵。”

“我自己居住在土南区,就是要自己社区自己救。”ET呼吁街坊,“拣一个可以代表民意的人出来,去改善我们的社区,由区议会开始。”

“我自己居住在土南区,就是要自己社区自己救。”
黄绮婷:“我自己居住在土南区,就是要自己社区自己救。”(图片来源: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数年议会工作经验 相信自己会做好

ET时下在立法会里面,任职许智峯议员助理和行政主任。“当我涉猎这个工作的时候,我好清楚议会里面的资源文件,可以令我们更加了解议会里面到底政府的公帑是怎样拨款使用的。甚至里面会否有一些潜建的条例或者恶法,并非市民想要,我们必须收集更多街坊民意,将声音带入议会。”

她说,当初送中恶法要推行的时候,大家都是议会内外一致地在抵挡。而当200万人的民意走上街头的时候,在九龙城区议会里面,议员却完全不允许讨论此条例的合理性。“这是不是土瓜湾街坊的心意呢?他无咨询过我们,却不需要讨论?”ET质疑现任区议员。

她说,民主派在社区里面就是要搜集街坊的意见,带入区议会。而社会的声音一定是多元而非单一。“现在我们看到的全部都是假咨询而令民意一面倒,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政府部门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漠视民意,所以才激发出这么多民不聊生的状态,或者这么多市民走上街头,去反对这个政府、反对多种恶法、反对影响我们民生的政策。”

她认为,时下政府缩减市民医疗福利、缩减长者综援,而土瓜湾南区则有很多长者,全部靠推车仔卖纸皮维生。“我们的‘墟市政策’就是让我们的妇女、这个区的居民,以小修小补将现有的手作能力去自力更生而非靠综援生活。”她认为,政府从未为基层市民或该区街坊着想,从建设性的政策上改善当区市民生活,反而一面倒打压市民,试图赶走拾荒者、长者、以及墟市。

“一个议会应该要听街坊的意见,怎样做好卫生等配套措施的同时,也要关心居民的民生所需,辅助街坊怎样推动社区劳动力,包括长者,其实他们都很愿意出来工作。”她说,政府应在政策上鼓励和帮助社区居民自力更生,而这些政策却都同区议会、同议会资源拨款有关。

“所以我们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一定要行出来去改变我们的议会,改善我们的社会。”黄绮婷希望从土南区开始改变。出战土瓜湾南区的候选人还有林博、李轩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